便是要把教育、知识变成空气一样,教育怎能不动

教育的新生

小先生与民众教育

 

 

宇宙是在动,世界是在动,人生是在动,教育怎能不动?并且是要动得不歇,一歇就灭!怎样动?向着哪儿动?

今天贵馆民众教育服务人员训练班举行开学典礼,行知能躬逢其盛,参与大典,心里觉到非常快活。刚才冯先生及两位来宾,已说了许多我心里所要说的意思,现在行知再简单的说几句。

我们要想寻得教育之动向,首先就要认识传统教育与生活教育之对立。一方面是生活教育向传统教育进攻;又一方面是传统教育向生活教育应战。在这空前的战场上徘徊的、缓冲的、时左时右的是改良教育。教育的动向就在这战场的前线上去找。

近来我对“民教”二个字有点感情。教育在从前甚至现在是被少数有钱人把它当做私有财产占住了,就如同占取金钱一样,非但把它占有,而且还要存在银行的铁柜里牢牢保护,不轻易传给别人。我以为“民众教育”的根本意义,就是教人把知识广散给大众,不是像占取金钱一样,把它封锁在少数人的脑袋里,把头弄得大大的。干民众教育,便是要把教育、知识变成空气一样,弥漫于宇宙,洗荡于乾坤,普及众生,人人有得呼吸。空气是不要钱买的,人人可以自由呼吸,教育也就不能以金钱做买卖,人人可以自由享受。把教育当作商品做买卖,只被少数有钱人霸占,使大多数人像坐牢一般受限在一个“愚者之群”的圈子里,这绝对不行,我们极力要否认。有了空气人才活,没有空气人便活不成。空气是人人需要,人人不可少。教育也是人人需要,人人不可少。新鲜空气是有益于人的,教育也必不能仅是些泥灰污浊气,给人以害生。所以把教育、知识化作新鲜空气,普遍的广及于大众,人人可以按其需要,自由呼吸,因而增加大众以新的生命活力,我以为这便是民众教育最主要的意思。不过挂着民众教育的招牌,不见得就会把知识变成空气,必得要有办法才行。在我看来,这办法便只有运用小先生,小先生便能把知识变成空气。

传统教育者是为办教育而办教育,教育与生活分离。改良一下,我们就遇着“教育生活化”和“教育即生活”的口号。生活教育者承认“生活即教育”。好生活就是好教育,坏生活就是坏教育,前进的生活就是前进的教育,倒退的生活就是倒退的教育。生活里起了变化,才算是起了教育的变化。我们主张以生活改造生活,真正的教育作用是使生活与生活摩擦。

小先生出世尚未到一年,而它的怀胎,却远在十数年以前。小先生最重要的几位接生婆,除我以外,你们的主任冯先生也是一个。今春“一·二八”宝山普及教育动员令,便是冯先生发的(《生活教育》第一期画报,很希望大家一看)。每村小先生发令旗一面。普及教育,把知识变做空气!

为教育而办教育,在组织方面便是为学校而办学校,学校与社会中间是造了一道高墙。改良者主张半开门,使“学校社会化”。他们把社会里的东西,挑选几样,缩小一下搬进学校里去,“学校即社会”就成了一句时髦的格言。这样,一只小鸟笼是扩大而成为兆丰花园里的大鸟笼。但它总归是一只鸟笼,不是鸟世界。生活教育者主张把墙拆去。我们承认“社会即学校”。这种学校是以青天为顶,大地为底,二十八宿为围墙,人人都是先生都是学生都是同学。不运用社会的力量,便是无能的教育;不了解社会的需求,便是盲目的教育。倘使我们认定社会就是一个伟大无比的学校;就会自然而然地去运用社会的力量,以应济社会的需求。

小先生为什么能把知识变成空气一样的容易普遍呢?因为小先生便是小学生,他早上学了两个字,晚上便可以把这两个字拿去教人,此刻学了一件知识或技能,彼时即可以把这一件知识或一种技能去教别人,他不像大先生一样要领薪水。所以我们可以不花经费把教育普及出去。

为学校而办学校,它的方法必是注重在教训。给教训的是先生,受教训的是学生。改良一下,便成为教学——教学生学。先生教而不做,学生学而不做,有何用处?于是“教学做合一”之理论乃应运而起。事该怎样做便该怎样学,该怎样学便该怎样教。教而不做,不能算是教;学而不做,不能算是学。教与学都以做为中心,在做上教的是先生,在做上学的是学生。

有人说,小先生要有相当程度才行,我敢保证说,六岁小孩便可以做小先生,这是有着铁打的事实。当然,小先生遇到的困难非常多,我现在正要写小先生的八十一难。《西游记》上唐僧取经,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关,幸而有三个徒弟费了很大的力量把他一个个的解除了,有的是猪八戒帮助解除的,有的是沙僧帮助解除的,而帮唐僧解难关最多的要算孙悟空。现在小先生普及教育,正犹如唐僧向西天去取佛经一样,要经过八十一道难关。我们做个猪八戒也好,做个沙僧也好,做孙悟空更好,总动员去帮助小先生解除一难又一难,把教育变成新鲜空气普及出去,以增加大众的新兴力量。

教训藏在书里,先生是教死书,死教书,教书死;学生是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改良家觉得不对,提倡半工半读,做的工与读的书无关,又多了一个死;做死工,死做工,做工死。工学团乃被迫而兴。工是做工,学是科学,团是集团。它的目的是“工以养生”,“学以明生”,“团以保生”。团不是一个机关,是力之凝结,力之集中,力之组织,力之共同发挥。

用小先生普及教育,还有四点比大先生好的地方:

教死书、读书死便不许发问,这时期是没有问题。改良派嫌它呆板,便有讨论问题之提议。课堂里因为有了高谈阔论,觉得有些生气。但是坐而言不能起而行,有何益处?问题到了生活教育者的手里是必须解决了才放手。问题是在生活里发现,问题是在生活里研究,问题是在生活里解决。

第一,中国最难普及的是女子教育。乡下十七八岁大姑娘,或是二十几岁的大嫂子,一位年青的男先生去教,乡下人是看不惯,不欢迎你去教的,即有较开通肯受教了,不多时,谣言来了,女学生不敢上学了,甚至把学堂封掉了,男先生失败了。女先生去教固然是很好,可是女先生太少了,而且女先生大都是些少奶奶、小姐,肯下乡的真是难得。有勇气下乡的怕蛇,怕鬼,怕小偷,又吓跑了。如果是男校长请女教员,那又有困难问题。夫妻学校最好,可是又太凤毛麟角,少之又少了。现在小先生来了,女子教育就如雪团见太阳,一见冰消,问题一笔解决。广东百侯中学有三百小先生,教二千多民众,其中女人就有一千五百人之多,由此可见小先生,对普及女子教育问题解决之一斑。

没有问题是心力都不劳。书呆子不但不劳力而且不劳心。进一步是:教人劳心。改良的生产教育者是在提倡教少爷小姐生产,他们挂的招牌是教劳心者劳力。费了许多工具玩了一会儿,得到一张文凭,少爷小姐们到底不去生产物品而去生产小孩。结果是加倍的消耗。生活教育者所主张的“在劳力上劳心”,是要贯彻到底,不得中途而废。

第二,有人说,中华民族现在是衰老了。我推究其原因虽多,但有一个原因,便是被人教老了。六岁小孩子,大人就教他要“少年老成”,而这小孩子也就无形中涂上两个八字胡须,做个小老夫子了。我有一个大学毕业的学生,他到一个女子中学去当教员,可是年纪太轻了,很不为人敬重。后来教员不当,找了一件别的事做,便养成一嘴胡子来,本来是个美少年,一变而为美髯公,因此很受人敬重而做了许多年的事。所以中华民族衰老,便是社会教人变老,教小孩子做小老翁。用小先生教人便不同了,大人跟小孩学,无形中得到一种少年精神,个个变为老少年。本来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这样一来,朝气必格外勃勃。前天在上海西区小学开小先生会,有一位小先生教一个八十三岁老太婆。又有一位孩子,教其德国母亲认中国字,写的故事均非常生动有趣。南京有一个丁广生小先生,教他父亲。他父亲有一天用笔画一个乌龟,画一角菱角。小先生不懂,问他父亲什么缘故。他父亲告诉他说:“我画着玩的,这意思是说:菱角怕乌龟,乌龟爱菱角。”后来丁广生便把这几个字写出来教他,父亲读得非常有趣。前天下午两点半钟,我未吃午饭,正想出去买两块烧饼充饥时,忽接西桥小先生来的信,我便坐在门外一个竹椅上拆开来看:有一位小先生教他六十二岁的祖母。他的祖母能读能认不能写字,小先生便代祖母口里说的意思写信给我,精神非常好,我看得饭也忘记吃了。在这许多故事中,可以看出中华民族可以因小先生而转老还童,而得一种新兴的少年精神。

心力都不劳,是必须接受现成知识方可。先在学校里把现成的知识装满了,才进到社会里去行动。王阳明先生所说的“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便是这种教育的写照。他说的“即知即行”和“知行合一”是代表进一步的思想。生活教育者根本推翻这个理论。我们所提出的是:“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行动是老子,知识是儿子,创造是孙子。有行动之勇敢,才有真知的收获。

第三,刚才我已经说过,过去甚至现在,教育是被少数有钱人把它当为私有财产占有。小先生一出来,“即知即传人”,立即把这种观念撕得粉碎,要知识公有,不在私占。要把教育化为“春风风人,夏雨雨人”一样,人人有得到沾施的机会。“天下为公”的基础,第一步便要知识公有,这一点小先生是可以帮助我们,一个钱也不要花的做到。

传授现成知识的结果是法古,黄金时代在已往。进一步是复兴的信念,可是要“复”则不能“兴”,要“兴”则不可“复”。比如地球运行是永远的前进,没有回头的可能。人只见春夏秋冬,周而复始,不知道它是跟着太阳以很大的速率向织女星飞跑,今年地球所走的路绝不是它去年所走的路。我们只能向前开辟创造,没有什么可复。时代的车轮是在我们手里,黄金时代是在前面,是在未来。努力创造啊!

第四,一般乡村小学要和学生家庭联络,很多困难,教师感觉孤立,学校感觉单调。利用小先生那便好了。小先生是一根根流动的电线,这一根根电线四方八面伸展到社会底层构成一幅生活教育网、文化网,把学校与家庭构成一体,彼此可以来往,可以交通。它把社会所发生的问题,所遇到的困难,带回学校,再把学校里的知识技能带回社会去。这样一来,如有一位教师,三十位小学生,而这三十位小学生便是三十位小同志,教师不再孤立,学校也不再和社会隔膜,而能真实地通出教育的电流,碰出教育的火花,发出教育的力量。训练班诸位同学,现在最要紧的一件事,便是“怎样把小先生的办法得到?”“怎样把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打成一片?”将来到一处办民众教育馆,最要紧的,便是要和当地的小学校联络,私塾联络,店铺里的能看报的掌柜联络,要发动他们都负起教人责任,即知即传人,共同普及教育。还有一点,办民众夜校,开学后学生只见少而不见多。我们也得要教学生去做先生教人。譬如有四十位学生,我们教他们每人回去教二个人,这样便一共有一百二十位学生了。这样成人做先生,我们不叫他“小先生”,叫他做“连环先生”或“传递先生”。因为他是要继续不断地循环着,学后去教人。最后我还有几句话要向诸位贡献。

现成的知识在最初是传家宝,连对女儿都要守秘密。后来,普通的知识是当作商品买。有钱、有闲、有脸的乃能得到这知识。那有特殊利害的知识仍为有权益所独占。生活教育者就要打破这知识的私有,天下为公是要建筑在普及教育上。

我们现在办民众教育必得要承认:

知识既是传家宝,最初得到这些宝贝的必是世家,必是士大夫。所以士之子常为士,士之子问了一问为农的道理便被骂为小人。在这种情形之下,教育知识为少数人所享受。改良者不满意,要把教育献给平民,便从士大夫的观点干起多数人的教育。近年来所举办的平民教育、民众教育,很少能跳出这个圈套。生活教育者是要教大众依着大众自己的志愿去干,不给知识分子玩把戏。真正觉悟的知识分子也不应该再耍这套猴子戏,教大众联合起来自己干,才是真正的大众教育。

农人最好的先生,不是我,也不是你,是农人自己队伍里最进步的农人!

知识既是传家宝,那么最初传这法宝的必是长辈。大人教小人是天经地义。后来大孩子做了先生的助手,班长、导生都是大孩教小孩的例子。但小先生一出来,这些都天翻地覆了。我们亲眼看见:小孩不但教小孩,而且教大孩,教青年,教老人,教一切知识落伍的前辈。教小孩联合大众起来自己干,才是真正的儿童教育。小先生能解决普及女子初步教育的困难。小先生能叫中华民族返老还童。小先生实行“即知即传人”是粉碎了知识私有,以树起“天下为公”万古不拔的基础。

工人最好的先生,不是我,也不是你,是工人自己队伍里最进步的工人!

小孩子最好的先生,不是我,也不是你,是小孩子队伍里最进步的小孩子!

我们现在最要紧的工作便是:

帮助进步的农人格外进步,由他们“联合自动”,领导全体农人一同进步!

帮助进步的工人格外进步,由他们“联合自动”,领导全体工人一同进步!

帮助进步的小孩子格外进步,由他们“联合自动”,领导全体小孩子及时代落伍的成人,一同进步!

                 (原载1934年12月1日《生活教育》第1卷第20期)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