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ca88手机版余沧海虽处心积虑欲得到「辟邪剑法」,辟邪剑法果然是厉害得很了

余沧海

余沧海,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的人物,乃当今正教中十位最强的好手之一,青城派掌门松风观观主。觊觎林家七十二路「辟邪剑法」,藉由儿子余人彦被林平之一剑刺死之罪名,驱使青城派众弟子将福威镖局灭门,余沧海为了为自己的儿子报仇,使用这「摧心掌」杀了大量镖师。余沧海虽处心积虑欲得到「辟邪剑法」,甚至将林震南夫妇虐待致死,始终没有拿到真正的剑谱。最後「辟邪剑法」真正传人林平之修习真「辟邪剑法」,余沧海及其门下多数弟子被为报灭门大仇的林平之以「辟邪剑法」所杀。

长青子

长青子,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人物,四川青城派掌门,余沧海的师父,号称「三峡以西剑法第一」。年轻时因不服福威镖局林远图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曾找林远图较量,但败在辟邪剑法之下。

1名字含义

余沧海名字含义有三:

指大海。《法言·吾子》:“浮沧海而知江河之恶沱也,况枯泽乎!”“东临碣石,以观沧海。”——《乐府诗集·曹操·步出夏门行》

我国古代对东海的别称。《初学记》卷六:“东海之别有渤澥,故东海共称渤海,又通谓之沧海。”

神话传说中仙人居住的岛名。《十洲记》:“沧海岛在北海中;地方三千里,去岸二十一万里,四面绕岛,各广五千里,水皆苍色,仙人谓之沧海。”

《赤壁赋》中有“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句,意为天地之大,沧海不过一粟。余沧海意指“我是沧海之一粟”,作者用大海里的一颗粟米自比,说明人是何其的渺小。青城派掌门人心胸狭窄却自命为“沧海”,金庸显然是用此名进行反讽了。

1绝学

◆「松风剑法」:

青城派绝学,如松之劲,如风之迅。

◆「摧心掌」:

一门十分残酷和厉害的掌,中掌的人死后会没有伤痕,全身冰冷,不会流血,心脏却会被震得碎裂。

2武功

松风剑法

青城派绝学,如松之劲,如风之迅。

摧心掌

一门十分残酷和厉害的掌,中掌的人死後会没有伤痕,全身冰冷,不会流血,心脏却会被震得碎裂。

2具体事件

劳德诺又道:“当时我问师父:‘林家这辟邪剑法威力很大么?青城派为甚么这样用心修习?’师父不答,闭眼沉思半晌,才道:‘德诺,你入我门之前,已在江湖上闯荡多年,可曾听得武林之中,对福威镖局总镖头林震南的武功,如何评论?’我道:‘武林中朋友们说,林震南手面阔,交朋友够义气,大家都买他的帐,不去动他的镖。至于手底下真实功夫怎样,我不大清楚。’师父道:‘是了!福威镖局这些年来兴旺发达,倒是江湖上朋友给面子的居多。你可曾听说,余观主的师父长青子少年之时,曾栽在林远图的辟邪剑下?’我道:‘林……林远图?是林震南的父亲?’师父道:‘不,林远图是林震南的祖父,福威镖局是他一手创办的。当年林远图以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开创镖局,当真是打遍黑道无敌手。其时白道上英雄见他太过威风,也有去找他比试武艺的,长青子便因此而在他辟邪剑法下输了几招。’我道:‘如此说来,辟邪剑法果然是厉害得很了?’师父道:‘长青子输招之事,双方都守口如瓶,因此武林中都不知道。长青子前辈和你师祖是好朋友,曾对你师祖说起过,他自认这是他毕生的奇耻大辱,但自忖敌不过林远图,此仇终于难报。你师祖曾和他拆解辟邪剑法,想助他找出这剑法中的破绽,然而这七十二路剑法看似平平无奇,中间却藏有许多旁人猜测不透的奥妙,突然之间会变得迅速无比。两人钻研了数月,一直没破解的把握。那时我刚入师门,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少年,在旁斟茶侍候,看得熟了,你一试演,便知道这是辟邪剑法。唉,岁月如流,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林平之自被青城派弟子打得毫无招架之功,对家传武功早已信心全失,只盼另投明师,再报此仇,此刻听得劳德诺说起自己曾祖林远图的威风,不由得精神大振,心道:“原来我家的辟邪剑法果然非同小可,当年青城派和华山派的首脑人物尚且敌不过。然则爹爹怎么又斗不过青城派的后生小子?多半是爹爹没学到这剑法的奥妙厉害之处。”

只听劳德诺道:“我问师父:‘长青子前辈后来报了此仇没有?’师父道:‘比武输招,其实也算不得是甚么仇怨。何况那时候林远图早已成名多年,是武林中众所钦服的前辈英雄,长青子却是个刚出道的小道士。后生小子输在前辈手下,又算得了甚么?你师祖劝解了他一番,此事也不再提了。后来长青子在三十六岁上便即逝世,说不定心中放不开此事,以此郁郁而终。事隔数十年,余沧海忽然率领群弟子一起练那辟邪剑法,那是甚么缘故?德诺,你想那是甚么缘故?’“我说:‘瞧着松风观中众人练剑情形,人人神色郑重,难道余观主是要大举去找福威镖局的晦气,以报上代之仇?’师父点头道:‘我也这么想。长青子胸襟极狭,自视又高,输在林远图剑底这件事,一定令他耿耿于怀,多半临死时对余沧海有甚么遗命。林远图比长青子先死,余沧海要报师仇,只有去找林远图的儿子林仲雄,但不知如何,直挨到今日才动手。余沧海城府甚深,谋定后动,这一次青城派与福威镖局可要有一场大斗了。’“我问师父:‘你老人家看来,这场争斗谁胜谁败?’师父笑道:‘余沧海的武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造诣已在长青子之上。林震南的功夫外人虽不知底细,却多半及不上乃祖。一进一退,再加上青城派在暗而福威镖局在明,还没动上手,福威镖局已输了七成。倘若林震南事先得知讯息,邀得洛阳金刀王元霸相助,那么还可斗上一斗。德诺,你想不想去瞧瞧热闹?’我自是欣然奉命。师父便教了我几招青城派的得意剑法,以作防身之用。”陆大有道:“咦,师父怎地会使青城派剑法?啊,是了,当年长青子跟咱们祖师爷爷拆招,要用青城派剑法对付辟邪剑法,师父在旁边都见到了。”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3影视形象

形象简介

身份:青城派掌门人

职业:武术家

籍贯:四川

家人:儿子余人彦【因调戏“良家妇女”而被林平之在令狐冲的协助下杀死】

徒弟:英雄豪杰

简介

(遵循电视剧而非小说):

余沧海,青城派掌门人,因其子余人彦被福建福威镖局林震南之子林平之杀害而以此为借口将福威镖局灭门,企图得到林家祖传的辟邪剑谱。曾与木高峰、令狐冲、岳不群等多人交手,几乎连连战败——与木高峰打斗中,下身侏儒被木高峰飞镖袭击受伤,不得已溜之大吉(余沧海若没有了下身侏儒配合作战,如同废人一样);与岳不群交战中,本有优势,因铁索白袍袖未缠住岳不群身体而是缠住了岳不群的君子剑,不得已逃脱(此场战斗中余沧海与侏儒有进行分身攻击);只有与令狐冲的交战中,令狐冲受到其一记摧心掌而落败,余沧海非光明地取胜。此后,在各大中小场合,如刘正风的金盆洗手仪式,“正派”中人围攻少林寺,五岳并派仪式上都有或多或少的露脸。其中,在少林寺险些被任我行夺走性命,幸而少林寺方证大师出面救护才得以保全性命。终于,在五岳并派后,被已练成“辟邪剑法”的林平之携其妻岳灵珊一路追杀,令狐冲率任盈盈和恒山派尼姑一干人等以观看林平之“辟邪剑法”套路为由尾随余沧海一伙,并表示两不相帮(其实若按道德伦理讲,令狐冲应该帮助余沧海,但是无奈林平之的妻子是与自己共创“冲灵剑法”的小师妹岳灵珊,只好出此求全之策)。一路上余沧海弟子被林平之屠宰得寥寥无几,终于在一个小茶馆伙同木高峰与林平之进行了终极对决。木高峰手持竹杖掀翻桌子,林平之轻巧闪过,恼羞成怒的木高峰再次使出飞镖,却被林平之劈成两半,险些伤到自己。木高峰又祭出竹杖,被林平之劈为两截,余沧海看到已无战斗力的木高峰,起身飞出茶馆引林平之到茶馆外,变脸喷烟轰炸林平之,林平之皆轻松闪过,且打得余沧海步步后退,木高峰想逃走,被林平之一道剑气劈了下来。余沧
海在后退的过程中道帽扎在木高峰的竹杖上,不得已弃掉道帽,披头散发与林平之一决生死。林平之早就奇怪余沧海道袍之下有何隐情,顺势使剑劈向余沧海下身,道袍破裂,余沧海解体,侏儒出现,闪到林平之身后使出“无影幻脚”,但是自身力道不够,林平之毫发无伤,余沧海甩出铁索白袍袖缠住林平之,并使出“青城飞脸”攻击,飞出去的脸皮都被林平之迎击击中。林平之顺势向后一刺,刺中侏儒腹部,侏儒提示余沧海攻击林平之前身,余沧海鼓足劲道飞了最后一张脸,露出本脸,击中林平之前胸,林平之顺势向后闪去,将侏儒撞死在一缸中。没有了下肢的余沧海就是废人一个,步步后退,以大腿当脚,被打得连滚带爬,最后,长袖只砍得剩下一根细线,林平之就势一踩细线,余沧海就被扯到了十米开外(应该是撞到了什么而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此时木高峰自知命不久矣,干脆玉石俱焚,扑向林平之,将其左腿的肉咬了下来,死死不放,林平之用剑刺他的驼峰,却不知他驼峰内藏有毒水袋,此刻,余沧海摒住最后一口气,从后方飞身而上,欲掐死林平之(与小说的双臂尽断,将林平之
脸部咬下一块肉有出入),林平之正好刺中毒水袋,毒水喷了出来,毒瞎林平之双眼,林平之抓狂,用臂肘打得余沧海面部“血肉开花”,将两人扔出十米开外,木高峰因被传了数剑而死,余沧海也精疲力竭而亡,毕生机关算尽,始终没有得到“辟邪剑谱”。林平之大仇得报。

武功介绍(依照电视剧而非小说):

① 松风剑法:青城绝学,如松之劲,如风之迅。


摧心掌:借助铁索白袍袖,用内力将手心逼出鬼眼,五指心逼出暗点,从鬼眼发出冲击波,属远程攻击绝学。③
袖里乾坤:发动铁索白袍袖,缠住敌人,抑制敌人活动。


无影幻脚:实为余沧海下身侏儒所使。组合攻击有一定威力,侏儒自己攻击则威力甚小。

⑤ 蛇形狸翻之术:移形大法,扰乱敌人心智。


青城飞脸:变脸后将脸部脸谱用内力弹飞出去,攻击敌人,单张攻击效果差,但可以用数量代替质量。

⑦ 青城鬼烟:配合变脸,发出烟雾轰炸。

⑧ 其他:“青”字九打,“城”字十八破,蓝砂手,青蜂钉等。

内功心法:青城身法等。

各版本扮演者

1983年香港TVB周润发主演版电视剧 余沧海——骆应钧

1996年香港TVB吕颂贤主演版电视剧 余沧海——关菁

2000年台湾中视任贤齐主演版电视剧 余沧海——潘虹

2001年大陆央视李亚鹏版 余沧海——彭登怀

2013年大陆央视霍建华版 余沧海——李耀敬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书中描述

劳德诺又道:”当时我问师父:‘林家这辟邪剑法威力很大么?青城派为甚么这样用心修习?’师父不答,闭眼沉思半晌,才道:‘德诺,你入我门之前,已在江湖上闯荡多年,可曾听得武林之中,对福威镖局总镖头林震南的武功,如何评论?’我道:‘武林中朋友们说,林震南手面阔,交朋友够义气,大家都买他的帐,不去动他的镖。至于手底下真实功夫怎样,我不大清楚。’师父道:‘是了!福威镖局这些年来兴旺发达,倒是江湖上朋友给面子的居多。你可曾听说,余观主的师父长青子少年之时,曾栽在林远图的辟邪剑下?’我道:‘林……林远图?是林震南的父亲?’师父道:‘不,林远图是林震南的祖父,福威镖局是他一手创办的。当年林远图以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开创镖局,当真是打遍黑道无敌手。其时白道上英雄见他太过威风,也有去找他比试武艺的,长青子便因此而在他辟邪剑法下输了几招。’我道:‘如此说来,辟邪剑法果然是厉害得很了?’师父道:‘长青子输招之事,双方都守口如瓶,因此武林中都不知道。长青子前辈和你师祖是好朋友,曾对你师祖说起过,他自认这是他毕生的奇耻大辱,但自忖敌不过林远图,此仇终于难报。你师祖曾和他拆解辟邪剑法,想助他找出这剑法中的破绽,然而这七十二路剑法看似平平无奇,中间却藏有许多旁人猜测不透的奥妙,突然之间会变得迅速无比。两人钻研了数月,一直没破解的把握。那时我刚入师门,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少年,在旁斟茶侍候,看得熟了,你一试演,便知道这是辟邪剑法。唉,岁月如流,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

只听劳德诺道:“我问师父:”长行子前辈后来报了此仇没有,”师父道:‘比武输招,其实也算不得是甚么仇怨。何况那时候林远图早已成名多年,是武林中众所钦服的前辈英雄,长青子却是个刚出道的小道士。后生小子输在前辈手下,又算得了甚么?你师祖劝解了他一番,此事也不再提了。

后来长青子在三十六岁上便即逝世,说不定心中放不开此事,以此郁郁而终。

师父点头道:‘我也这么想。长青子胸襟极狭,自视又高,输在林远图剑底这件事,一定令他耿耿于怀,多半临死时对余沧海有甚么遗命。林远图比长青子先死,余沧海要报帅仇,只有去找林远图的儿子林仲雄,但不知如何,直挨到今日才动下,余沧海城府甚深,谋定后动,这一次青城派与福威镖局可要有一场大斗了。’“我问师父:“你老人家行来,这场争斗谁胜谁败?”师父笑道。‘余沧海的武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造诣已在长青子之上。林震南的功夫外人虽不知底细,却多半及不上乃祖。一进一退,再加上青城派在暗而福威镖局在明,还没动上手,福威镖局已输了七成。倘若林震南事先得知讯息,邀得浴阳金刀王元霸相助,那么还可斗上一斗。德诺,你想不想去瞧瞧热闹?”我自是欣然奉命。师父便教了我几招青城派的得意剑法,以作防身之用。”

陆大有道:“咦,师父怎地会使青城派剑法?啊,是了,当年长青子跟咱们祖师爷爷拆招,要用青城派剑法对付辟邪剑法,师父在旁边都见到了。”

只听劳德诺又道:“当天晚上,我和小师妹又上福威镖局去察看,只见余观主率领了侯人英、洪人雄等十多个大弟子都已到了。我们怕给青城派的人发觉,站得远远的瞧热闹,眼见他们将局中的镖头和趟子手一个个杀了,镖局派出去求援的众镖头,也都给他们治死了,一具具尸首都送了回来,下的手可也真狠毒。当时我想,青城派上代长青子和林远图比剑而败,余观主要报此仇,只须去和林震南父子比剑,胜了他们,也就是了,却何以下手如此狠毒?那定是为了给余人彦报仇。可是他们偏偏放过了林震南夫妻和林平之三人不杀,只是将他们逼出镖局。林家三口和镖局人众前脚出了镖局,余观主后脚就进去,大模大样的往大厅正中太师椅上一坐,这福威镖局算是教他青城派给占了啦。”

施戴子仍是不解,搔头道:“他们明明会使这路剑法,又去找这剑谱作甚?真是奇哉怪也!”劳德诺道:“四弟你倒想想,林远图当年既能打败长青子,剑法自是极高明的了。可是长青子当时记在心中而传下来的辟邪剑法固然平平无奇,而余观主今日亲眼目睹,林氏父子的武功更殊不足道。这中间一定有甚么不对头的了。”施戴子问道:“甚么不对头?”劳德诺道:“那自然是林家的辟邪剑法之中,另有一套决窍,剑法招式虽然不过如此,威力却极强大,这套诀窍,林震南就没学到。”

青城派一举挑了福威镖局之事,江湖上早已传得沸沸扬扬。长青子早年败在林远图剑下之事,武林中并不知情,人人都说青城派志在劫夺林家辟邪剑法的剑谱。令狐冲正因听了这传闻,才在问雁楼头以此引得罗人杰俯身过来,挺剑杀却。木高峰也已得知讯息,此刻听得眼前这假驼子是“福威镖局的林平之”,而跟见余沧海一听到他自报姓名,便忙不迭的将洪人雄长剑格开,神情紧张,看来确是想着落在这年轻人身上得到辟邪剑谱。

劳德诺道:“小师妹,林师弟,这桩祸事,倒不是由于林师弟打抱不平而杀了余沧海的孽子,完全因余沧海觊觎林师弟的家传辟邪剑谱而起。当年青城派掌门长青子败在林师弟曾祖远图公的辟邪剑法之下,那时就已种下祸胎了。”

冲虚叹道:“其实以老道之所知,与剑道中浩如烟海的学问相比,实只太仓一粟而已。将来也不知是否得有机缘拜见风老前辈,向他老人家请教疑难。”向令狐冲道:”今日林家的辟邪剑法平平无奇,而林远图前辈曾以此剑法威震江湖,却又绝不虚假。当年青城派掌门长青子,号称‘三峡以西剑法第一’,却也败在林前辈手下。今日青城派的剑法,可就比福威镖局的辟邪剑法强得太多,其中一定别有原因。这个道理,老道已想了很久,其实,天下学剑之士,人人都曾想过这个道理。”

书中描述

林震南一听之下,一阵寒意从背脊上直透下来,本想儿子误杀之人若是青城派的寻常弟子,那么挽出武林中大有面子之人出来调解说项,向对方道歉赔罪,或许尚有转圆余地,原来此人竟是松风观观主余沧海的亲生爱子,那么除了一拼死活之外,便无第二条路好走了。他长剑一摆,仰天打了个哈哈,说道:“好笑,于少侠说笑话了。”于人豪白眼一翻,傲然道:“我说甚么笑话?”林震南道:“久仰余观主武术通神,家教谨严,江湖上无不敬佩。但犬子误杀之人,却是在酒肆之中调戏良家少女的无赖,既为犬子所杀,武功平庸也就可想而知。似这等人,岂能是余观主的公子,却不是于少侠说笑么?”

林平之只听得额头冷汗涔涔而下,寻思:“原来青城派早就深谋远虑,同时攻我总局和各省分局。倒不是因我杀了那姓余的而起祸。我即使不杀这姓余的恶徒,他们一样要对我镖局下手。余沧海还亲自到了福州,怪不得那摧心掌如此厉害。但不知我镖局甚么地方得罪了青城派,他们竟敢下手如此狠毒?”一时自咎之情虽然略减,气愤之意却更直涌上来,若不是自知武功不及对方,真欲破窗而入,刃此二獠。但听得房内水响,两人正自洗脚。

陆大有突然赞道:“了不起,二师哥,你好胆色啊!叫我就不敢赤手空拳的去迎战青城派掌门、松风观观主余沧海。”

事隔数十年,余沧海忽然率领群弟子一起练那辟邪剑法,那是甚么缘故?德诺,你想那是甚么缘故?’“我说:”瞧着松风观中众人练剑情形,人人神色郑重,难道余观主是要大举去找福威镖局的晦气,以报上代之仇?”

师父点头道:‘我也这么想。长青子胸襟极狭,自视又高,输在林远图剑底这件事,一定令他耿耿于怀,多半临死时对余沧海有甚么遗命。林远图比长青子先死,余沧海要报帅仇,只有去找林远图的儿子林仲雄,但不知如何,直挨到今日才动下,余沧海城府甚深,谋定后动,这一次青城派与福威镖局可要有一场大斗了。’“我问师父:“你老人家行来,这场争斗谁胜谁败?”师父笑道。‘余沧海的武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造诣已在长青子之上。林震南的功夫外人虽不知底细,却多半及不上乃祖。一进一退,再加上青城派在暗而福威镖局在明,还没动上手,福威镖局已输了七成。倘若林震南事先得知讯息,邀得浴阳金刀王元霸相助,那么还可斗上一斗。德诺,你想不想去瞧瞧热闹?”我自是欣然奉命。师父便教了我几招青城派的得意剑法,以作防身之用。”

劳德诺笑道:“别瞧那林少镖头武功稀松平常,给咱们小师妹做徒儿也还不配,倒是颇有骨气。余沧海那不成材的小儿子余人彦瞎了眼睛,向小师妹动手动脚,口出调笑之言,那林公子居然伸手来抱打不平……”

陆大有道:“他青城派想接手开镖局了,余沧海要做总镖头!”众人都是哈哈一笑。

五弟子高根明道:“二师哥,这次余沧海亲自出马,你看是不是有点儿小题大作?”

施戴子呆了半晌,突然伸掌在桌上大力一拍,站起身来,叫道:”这才明白了!原来余沧海要青城剑法在武林之中无人能敌!”

只见上首五张太师椅并列,四张倒是空的,只有靠东一张上坐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红脸道人,劳德诺知道这五张太师椅是为五岳剑派的五位掌门人而设,嵩山、恒山、华山、衡山四剑派掌门人都没到,那红脸道人是泰山派的掌门天门道人。两旁坐着十九位武林前辈,恒山派定逸师太,青城派余沧海,浙南雁荡山何三七都在其内。下首主位坐着个身穿酱色茧绸袍子、矮矮胖胖、犹如财主模样的中年人,正是主人刘正风。劳德诺先向主人刘正风行礼,再向天门道人拜倒,说道:“华山弟子劳德诺,叩见天门师伯。”

那人的眼光转向余沧海,说道:“是余师叔门下的一位师兄,当时我们都不识得,这尸首搬到了衡山城里之后,才有人识得,原来是罗人杰罗师兄……”

余沧海“啊”的一声,站了起来,惊道:“是人杰?尸首呢?”

只听得门外有人接口道:“在这里。”余沧海极沉得住气.虽然乍闻噩耗,死者又是本门“英雄豪杰”四大弟子之一的罗人杰,却仍然不动声色,说道:“烦劳贤侄,将尸首抬了进来。”门外有人应道:“是!”两个人抬着一块门板,走了进来。那两人一个是衡山派弟子,一个是青城派弟子。

只见门板上那尸体的腹部插着一柄利剑。这剑自死者小腹插入,斜刺而上。一柄三尺长剑,留在体外的不足一尺,显然剑尖已插到了死者的咽喉,这等自下而上的狠辣招数,武林中倒还真少见。余沧海喃喃的道:“令狐冲,哼,令狐冲,你……你好辣手。”

那泰山派弟子说道:“天柏师叔派人带了讯来,说道他还在搜查两名淫贼,最好这里的师伯、师叔们有一两位前去相助。”定逸和余沧海齐声道:“我去!”

余沧海只向她瞥了一眼,便不再看,一直凝视着罗人杰尸体上的那柄利剑,见剑柄上飘着青色丝穗,近剑柄处的锋刃之上,刻着“华山令狐冲”五个小字。他目光转处,见劳德诺腰间佩剑一模一样,也是飘着青色丝穗,突然间欺身近前,左手疾伸,向他双目插了过去,指风凌厉,刹那间指尖已触到他眼皮。

劳德诺大惊,急使一招“举火撩天”,高举双手去格。余沧海一声冷笑,左手转了个极小的圈子,已将他双手抓在掌中,跟着右手伸出,刷的一声,拔出了他腰间长剑。劳德诺双手入于彼掌,一挣之下,对方屹然不动,长剑的剑尖却已对准了自己胸口,惊呼:“不……不关我事!”

余沧海看那剑刃,见上面刻着“华山劳德诺”五字,字体大小,与另一柄剑上的全然相同。他手腕一沉,将剑尖指着劳德诺的小腹,阴森森的道:“这一剑斜刺而上,是贵派华山剑法的甚么招数?”

余沧海寻思:“致人杰于死这一招,长剑自小腹刺入,剑尖直至咽喉,难道令狐冲俯下身去,自下而上的反刺?他杀人之后,又为甚么不找出长剑,故意留下证据?莫非有意向青城派挑衅?”忽听得仪琳说道:“余师伯,令狐大哥这一招,多半不是华山剑法。”

余沧海转过身来,脸上犹似罩了一层寒霜,向定逸师太道:“师太,你倒听听令高徒的说话,她叫这恶贼作甚么?”

………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