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拉的传奇一生(下)

“对朋友来说,没有比苏拉更好的人;对敌人来说,没有比苏拉更恶的人。”

——路奇乌斯?科尔涅利乌斯?苏拉?菲利克斯写给自己的墓志铭

苏拉率领军队东征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再次踏上首都的土地,要到六年之后了。

公元前87年,苏拉东渡希腊,而留守罗马的秦纳,开始了自己的独裁统治。

一、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苏拉前脚带着兵马刚到希腊,秦纳在罗马就“叛变”了。作者盐野七生推断秦纳这么快背信弃义,有可能他一直都是马略的支持者,只是人家掩饰得好罢了,没被苏拉发现和清剿。

总之,苏拉一走,秦纳就给马略“平反”,这也直接导致了马略重返罗马大开杀戒,让罗马损失了一大波人才。

秦纳做得另外一件事是对在希腊打仗的苏拉给予了“解除职务、驱逐出境”的处分。也就是说,苏拉还在前线打着仗呢,宫里那位圣人就下了圣旨说苏拉什么也不是了。跟着苏拉一起倒霉的还有他那三万五千人的军队,一下子失去了罗马正规军的名分。

苏拉因为自己的轻信,一下子陷入了被孤立的境地,名分没就没了,问题是,这么多张嘴都等着吃饭呢啊,秦纳这招釜底抽薪,完全就是断了苏拉的后路啊。

这要换成是一般人,不崩溃也得暴跳如雷不知所措,或者干脆拉着部队打回去,可苏拉之所以是苏拉,就是因为他不是个一般人。

面对这样的险境,他第一反应是如何扭转局势。

经过分析后,他很快就得出了“要想扭转局面必须先把敌人消灭掉”的结论,他东征本就是为了攘除外敌,现在要做得,跟一开始并没有变化。

于是,憋着一口恶气,苏拉选择了隐忍不发,开始着手准备收拾本都国王。

二、劫掠神庙,贩卖努力,苏拉用两年收拾完了本都军

当时本都国的大本营在小亚细亚,要攻下小亚细亚,得先拿下爱情海的制海权。但是,苏拉没有海军。

于是登陆希腊的第一年,苏拉就派心腹卢库鲁斯去筹办海军,他自己则把心思花在了筹措军费上。

苏拉看上了希腊的神庙。当时希腊有众多著名的神庙,虽然谈不上富可敌国,但财富也是非常可观的。

他派人给希腊神庙的神职人员送去信笺,信中说他想借用一下神庙中的金银财宝,日后一定归还。

其实当时雅典的立场是比较尴尬的,他们本来是罗马的盟国,但是现在却跟着本都国一起造了反,已经登陆希腊的苏拉就是派军队直接没收神庙的财产也不是说不过去。

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先礼后兵,而且最后也确实偿还了这些“借”来的财富。

有了军费,虽然海军还没有着落,但苏拉也还是决定与本都军一战了。

两军第一次交战是在本都国的主场盖罗涅亚,本都军步兵10万、骑兵1万,还有重甲战车,而苏拉的罗马军只有2.5万重装步兵和5000骑兵。

甫一开战,苏拉就利用己方军队灵活的优势,一马当先,亲率骑兵冲入敌阵。本都军看着威武雄壮,但灵活性太差,十多万人愣是被苏拉杀了个片甲不留。

最后打扫战场,本都军10万人或战死或被俘,而苏拉军中只战死了12个人。

对比一下,实在是战场上的神迹。

本都国王吃了败仗也是火大,换了个主帅又派出了8万人马。两军对垒,苏拉再次大获全胜。

有趣的是,苏拉应该是看出了本都军的不堪一击,这次对战并没有大开杀戒,而是下令以活捉为主。于是,8万本都军被杀了1.5万,剩下全被苏拉抓了起来,当奴隶给卖掉充当军费了。

据说,苏拉此举,不仅活跃了当地的奴隶交易市场,还带动了当地的经济繁荣。苏拉连打两次胜仗,本该是士气大振,但这时候,秦纳又派出了一支军队东征,而这支军队要征伐的是谁,不言而喻。

腹背受敌的苏拉也是十分苦恼,与他有同样困境的是本都国王。

本都国王思来想去决定谈判,先是派去了使者摸底,苏拉给了对方一个很严苛的条件。本都国王虽然郁闷,但其实打心眼儿里还是觉得苏拉已经是丧家犬,于是,他耍了点小聪明,将第二次的谈判地点选在了自己的地盘上,想着给苏拉一个下马威,好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

但事实证明,本都国王跟苏拉根本就不是一个段位上的。相较于本都国王的兴师动众与珠光宝气,苏拉谈判的时候只带了亲兵前往,儒雅瘦削的苏拉到了谈判会场开口第一句就是:“你是按照我提出的条件来讲和的吗?”

虽然不是主场,对面还是个大黑塔,苏拉却一点儿都没让对方沾着便宜,最后,本都国王同意了全部条款,签署了停战协定,退出小亚细亚,灰溜溜地滚回了自己的地盘。

苏拉成功征服了本都国王,军事力量大增,接下来,可以与秦纳好好儿谈谈了。

三、稳扎稳打,沉得住气,苏拉步步为营重回罗马

苏拉现在要做得第一件事儿,就是解决掉秦纳派来剿灭自己的罗马正规军。

其实这个时候的苏拉,兵力是明显多于正规军的,但是,苏拉没有选择在境外打内战,而是采取了和平演变的形式。

他将自己的军队驻扎在正规军驻地附近,优哉游哉开始挖战壕。正规军从首都开拔到此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且之前的军队领导还发生了骚乱,正职将军被副职给杀了,现在掌管军队的,是原来的副将。可想而知,这支远离故土的军队是如何离心离德了。

两军离得这么近,苏拉打起了感情牌,很快正规军那边开始出现逃营现象,等大领导发现的时候,他手底下的人已经全跑到苏拉那边去了。

苏拉还特意将准备好的回罗马的小船给这位副将送去,最后这位副将终是无颜面苟活于世,自杀身亡。

秦纳当年对苏拉釜底抽薪,苏拉今日还给了他。一万多正规军被苏拉收入囊中,而他的心越发冷硬起来。

苏拉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攻心而后以逸待劳,无论是对付本都国王、外派的罗马正规军,还是对付远在罗马的秦纳,他都采取了心理压迫的方法。

军事实力大增后,苏拉并没有急着打回罗马,而是驻扎在了小亚细亚,恢复这里被本都国破坏掉的各种秩序。整顿完后,他率军住到了雅典,对外宣称是在这里修养自己的痛风病顺便学习雅典文化,但实际情况是,他这么做不过是为了威慑东边的本都国和罗马的秦纳。

苏拉给罗马元老院去了一封信,信中这样写道:“考虑到我在希腊和小亚细亚的功绩,公民大会把我认定为国家公敌还将我流放国外的处分决定是令人无法接受的。因同样的借口将很多无辜的人杀害,也是极其无理的。我将与我忠实的部下一道,坚决铲除这些不公现象!”

这相当于是在给秦纳下战书:“臭小子你给老子等着!”同时也是在向元老院施压:“你看看你们都干得点儿啥事儿!”

秦纳在这样的双重压力下,乱了阵脚,本来可以在罗马以逸待劳等着苏拉,但他偏偏决定出征。

但秦纳显然不是苏拉,他带兵的水平跟苏拉差了不是一点儿,军队还没出征,公元前84年末,他就在混乱的军队中因为意外丢了性命,终年不足50岁。

秦纳一死,开春后苏拉就率领军队挥师罗马。

他的军队几乎是所向披靡,再加上一路上不断有秦纳的反对派加入,一路走一路捡,就像是《我的团长我的团》一样,队伍跟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等到与罗马正规军遭遇时,苏拉已经有7.5万军力了。

这场战争是苏拉有生之年也是罗马历史上第二次自己人打自己的首都,惨烈的战争进行了两年,于公元前82年11月1日罗马城下之战为标志,宣告结束。

苏拉获胜。

时隔六年后,苏拉重回罗马,这可能是苏拉这辈子走过得最长的、回家的路了。接下里,就该好好整理一下这个自己离开了太久的家了。

四、横扫政敌,自封独裁官,却在权力顶峰之时选择了退隐

重回罗马的苏拉已经五十六岁了,距离他走到生命尽头,还有不到四年的时间。

他先是对政敌进行了肃清。

马略被掘尸,尸骨被扔进了台伯河。

绘制“处罚者名录”,发布悬赏密告,收拾了近4700人。

这份处罚者名录上有一个特殊的名字,盖乌斯?尤里乌斯?凯撒,秦纳的女婿,也就是后来的凯撒大帝。苏拉那会儿已经看出来凯撒绝对不是个善茬,铁了心要弄死凯撒,但求情的人实在太多,于是苏拉退而求其次,要求凯撒必须跟秦纳的女儿离婚。凯撒不同意,趁着混乱逃出了罗马,自此浪迹天涯。

肃清政敌后,苏拉以10万大军为后盾,点拨了一下元老院,元老院将他选举为了无限期独裁官,苏拉真正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力,开始了自己的改革。

盐野七生评论认为,苏拉骨子里是个保守的人,他虽然行得是独裁之事,但想实现的却是重新恢复共和制的荣光。

重新掌权的苏拉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在盐野七生看来,不过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修修补补,根本不足以解决罗马骨子里存在的问题,也无法阻止历史洪流之大势。

而就在罗马人认为苏拉将无限期统治这个国家的时候,苏拉却在公民大会上忽然宣布自己卸任独裁官职务。

盐野七生之所以认为苏拉是维护共和体制的,我想也是源于苏拉的这一举动。而且苏拉的主动卸任,也获得了许多历史学家的高度赞誉,称之为“不执著于权力的廉洁行为”。

如果换成是影视剧,苏拉卸任这天的情形应该会给到一个长镜头:身着白色长袍的苏拉缓缓走下高台,两旁的人自动分开一条通道供他通过。他的二十四名亲卫站在台上,目送自己的主人离开。人群从开始的寂静,到逐渐嗡嗡声起,忽然有一人高声指责苏拉在独裁官任上的不当行为。苏拉停下脚步,回头轻飘飘看了那人一眼,又转身离去,而刚刚有点喧闹的人群,又立马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所向之处,是苏拉渐渐走远的瘦削却挺拔的背影。

苏拉退隐后就离开了罗马,住到了库玛的海边别墅里,每日里除了与第五任妻子相濡以沫外,便是招待那些来自希腊的历史学家和哲学家,有时候甚至会有喜剧演员和诗人。

58岁的苏拉似乎又回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他已将肩上的重任卸下,也将那副冰冷的面具卸下,后人如何,历史又如何,他已不再关心了。

公元前78年,在隐居两年后,苏拉去世。去世的前两天,他吐血不止,却一直坚持写完了回忆录的最后一章。

苏拉留下了非常简单的遗嘱,将家人托付给了心腹卢库鲁斯。也许是考虑到了马略的下场,苏拉在遗嘱中要求将自己火葬。

罗马为苏拉举行了盛大的国葬,这个在罗马历史上有着重要影响力的男人,逐渐消失在了熊熊燃烧的火焰中。

但他并未死去,因为他一直被铭记。

苏拉的一生几乎可以说完美的,虽然不测总是伴随着他,他却总能化险为夷,所以他归结为这是自己的运气。但一个人哪里来那么多好运气呢?他这样的一生,不过还是源于自己的胸襟、才华与人品。

苏拉已死,但罗马的历史还会继续。而在苏拉第二次罗马战争中出现的一个年轻人,将成为下一段罗马史的执掌者。

他,就是,庞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