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对,亦错【第二季】(七)

7.狼群

“嘿。”

昊因转过头:“还有事吗?”

“你的戒指。”伊一扬手,一个亮晶晶的东西朝昊因飞去。

他一把抓住戒指。

“他是个鳏夫。”

“他不是。”

“对,他们还没有结婚。”昊因把戒指小心翼翼的戴在手上,“她走了,他的心被她带走了。”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那我走了。”昊因刚走两步,又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姐姐说过你。”

“我没有害死她,那不是我……”伊疯狂的摇着头。

她抬起头,才发现昊因已经走远了。

“她本来有活下去的机会,但她选择了死亡。”


天官坐在水边,脚尖有一下没一下的弹着水花。

“蒹霞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你什么意思?”天官抬起头,昊因正看着前方的芦苇。

“没什么。”

“你都知道什么?”

“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我都知道。”昊因朝他怀里一扔,“戒指给你。”

天官接住戒指:“你们长的……真有几分相似呢。”

“汪天官,她真是看走了眼。”昊因突然恶狠狠的瞪着天官,“你是个男人!五年了,你还沉浸在情中无法自拔,你还能干什么!”

天官埋下头,沉默的像一尊雕塑。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昊因重新看向前方。

“你够了没有!”积攒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的悲情与怨恨在一瞬间爆发出来,汇聚在汪天官的十根手指上。他狠狠掐住昊因的脖子,意图掐死他。

昊因眼中闪过一颗流星,他一脚把汪天官踹开,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汪天官爬起来摆开架势,似是又要扑上来。

“呦嗷——”不知何时,天已经晚了。

狼嗥孤月,唤群之相。

月光照在锃亮的狼毛上,远远看去,亮的发白。

在狼群之中,有一个高大的身影。不同于月光造成的浮华之白,这匹狼白的通透,白的彻底,从头到尾,一尘不染。

“鶄,鵸,还是鵭?”昊因毫不在意的打了个响指。

“他们三个……都死了。”天官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可我是阴阳眼。”

“你……你是阴阳眼?!”天官激动的抓住他的肩膀,不停的摇。

“对对对,怎么了?”昊因被摇的头晕眼花。

“我,我想见见她。”

“不可能。”昊因一甩头,“没有这种事。”

天官失望的放下胳膊。

“我是白狼。”白狼,准确说是白狼的魂魄走到昊因面前,甜美的声音配上高大的身躯,竟巧妙的契合。

“狼群能看见你吗?”

“能。”白狼肯定的点点头。

“你现在,是不死之身了。”

“你知道我只能停留一段时间。”白狼嘴角的微笑渐渐消失了,“下周,我就要走了。”

“托生,还是消散?”

“托生。”

“也是下周,她会消散。我已经看不见她了。”

“我想去来世等着她。”

“你的选择。”

在天官眼里,只是昊因一个人在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罢了。但眼见,就一定为实吗?

“她说了什么?”天官急迫的问昊因。

“她要去来世等我们了。”

“什么时候?”

“下周。”

“如果我不是那个胆小鬼,或许,我也能在来世等着我的那个她吧。”

“但你就是那个胆小鬼,来不及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