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骨科病房日记(4)


2018年2月1日,晴

上午的病房依旧热闹,由老阿姨、胖阿姨和胡阿婆组成的八卦三人组又聊起了各种小道消息,而寒雨、田小帅和小郭也兴致勃勃谈论着他们喜爱的话题。不过,没有人再提到小娟,大家都对她昨日的举动摸不着头脑,不敢轻举妄动了。

张姐今天轮休,照顾病人的担子便落在了小李护士身上。小李依旧是那么害羞,尤其是在几个男生面前,一句话都不敢多说。骨科病人大多不能下地,大小便都是在床上解决,每到这个时候,小李便会红着脸跑出病房。

“哦呦,小姑娘这样不行额,以后哪能照顾病人?”胖阿姨见小李又跑了出去,轻轻摇了摇头。

“时间长了就好了嘛!”老阿姨却是不以为然,“小姑娘还不到二十岁呢。”

病人们正然闲聊着,病房的门忽然打了开来,小李和护士长推着一辆床车,来到了一床边上。众人瞬间都停了下来,一起朝新的病友看去。这是一位五十上下的老先生,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只是沉着脸,一言不发。

病人的家属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士,不知和病人是什么关系。众人七手八脚,把老先生抬到了床上,接着纷纷走出了病房。胡阿婆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赶紧从座位上站起,也快步跟了出去。

“这个病人是陆教授,物理学家呢!”不一会儿,胡阿婆便跑了回来,向大家介绍着她刚刚打探来的消息,“伊刚刚车祸,左腿胫腓骨骨折,估计至少要住两、三个礼拜了。”

与此同时,之前出现的那位家属正追赶着刘主任,在过道里匆匆走着,“您就帮帮忙嘛,我也是没有办法。”

“这位家属,你不要总跟着我。我跟你说了,病人的手术我们已经安排骨科宋主任来做,肯定不会有问题的。至于他情绪上的事情,我们医院也没有什么办法。”刘主任一边说,一边大步朝前走着。

“可是,他现在心情这么差,肯定对治疗有影响啊。最好日常有人能多安慰一下他,我们家属不能一直守在医院里呀。”那个中年妇女仍然紧跟不放。

刘主任并没有答话,只是轻轻摇了摇头。眼看来到医生办公室前,刘主任忽然停住了脚步。一个头上光光的男子正站在办公室门口,笑着朝刘主任招着手。刘主任一愣,马上便认出了来人。此人正是校办的王副处长,而医院则是学校附属,两人曾打过多次交道。

“哎呀,王处长,你怎么来了?”刘主任抛下病人家属,快步迎了上去。

“刘主任,你好,你好!我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那个王处长和刘主任寒暄着,猛地一抬头,看到了后面跟的那个中年妇女,“诶,陆老师,你怎么也在啊?”

刘主任一愣,没想到他们两个竟然相识,不禁有些尴尬。原来,刚刚住院的陆教授就在本校物理系工作,与王处长和刘主任也算是同校的同事了。此番王处长到访,正是为了陆教授的事情而来。那个中年妇女是陆教授的妹妹,虽然被称为陆老师,实际却是一家公司的财务主管。

“快进来坐!”一番简单的介绍,刘主任此时才搞明白,原来大家所为的竟是同一件事情。刘主任脸上略显难堪,连忙把两位客人让进了办公室。

“陆教授可是重量级的人物,这次车祸校长都亲自过问了。这不,特地让我过来跟你打个招呼。”王处长快言快语,直接把来意讲了出来,“陆教授现在伤势如何啊?我听说他情绪很差啊?”

“陆教授是左腿胫腓骨骨折,算不上什么大伤。手术已经安排了骨科宋主任亲自主刀,不会有大问题的。至于他的情绪,我们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刘主任说着摇了摇头,把头转向了陆老师。

“这个我知道的!”陆老师赶紧把话接了过去,“我哥哥本来有一个儿子,后来离了婚,儿子判给了老婆,现在他们都在国外,很久没联系了。哥哥还有一个非常得意的学生小朱,从本科带到研究生,就当亲儿子一样看待的。没想到这次车祸,小朱竟然去世了。”

“你说那个研究生啊?我倒不知道他和陆教授还有这层关系!”王处长一边说,一边摇着头,语气了充满了惋惜,“多亏那个小朱,当时一把把陆教授推开,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学校准备为小朱上报见义勇为模范呢,可惜了这个孩子……”

办公室里一阵沉默,过了片刻,还是王处长打破了僵局,“唉,心病是最难治的,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确让人伤心啊。刘主任,现在陆教授的心病我们知道了,还需要医院方面更多的照顾啊。”

“没问题,没问题,我一定妥善安排!”刘主任连忙点着头。

送走了王处长和陆老师,刘主任却是犯了难。既然是校长特地关照的事情,确实不能怠慢,可这种心病却不是医术可以治愈的。刘主任把护士长、胡阿婆和小李召集到了一起,研究下一步的对策。

四个人商量了半天,却没有什么结果。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刚刚离去的陆老师却腾腾跑了回来,“刘主任,刘主任!”陆老师匆匆跑进医生办公室,竟然连门都忘记了敲。

“哎呀,陆老师啊!”刘主任此时与初见陆老师时大不相同,早已换成了一副笑脸,“怎么,拉下什么东西了?”

“不是,不是!”陆老师用力摆着手,“你们医院是不是有一个护工,叫杨天乐?”

“啊?我不认识啊……”刘主任完全摸不到头脑,连连摇着头。他虽然是住院部的主任,可这么大的医院,又怎么可能认识所有的护工。“怎么了?他做了什么?”

“刚刚我提到的那个小朱,以前经常和我哥哥在一起,我也见过几次。我刚刚路上看到一个护工,冷眼一看,和小朱一样一样的!”陆老师此时似乎有些激动,“我看了一下他的胸牌,叫杨天乐,就急急忙忙来找你了。”

“我晓得额,我晓得额!”胡阿婆赶紧插进话来,“伊个小伙子是急诊额,刚刚从乡下来不久。伊有一个远方弟弟叫杨自逸,是急诊的实习护士。”

“杨自逸啊?是我同学呢!”平日里默默寡言的小李也插了一句。

“我刚从急诊调来,那个杨自逸我也知道,杨天乐倒没注意过。”刘主任点了点头,“陆老师,你的意思是,把杨天乐调过来,专门负责照顾陆教授?”

“嗯,我觉得,我哥哥要是见到他,也许心情会好些。”陆老师点了点头。

“等等……”一旁的护士长摆了摆手,“真的要是找个和小朱长得像的人,可能会有两种结果。一种是陆教授得到了安慰,心情会好起来。另一种反而会勾起他的伤心事,事情则会更糟啊。”

“我了解我哥哥,他心里有了事,很长时间都不会好起来的。”陆老师说道,“所以,即便有些风险,我觉得还是值得一试。要不我们先试探一下,刘主任,您看能不能先把人调来?”

不管在什么单位,跨科室和部门调人,都是一件忌讳的事情。不过,这次调的是护工,并不是医生,料想问题不大。况且,刘主任此时有了王处长和校长撑腰,操作起来料想不成问题。

一番商议后,便有了详细周密的计划。刘主任特地关照胡阿婆,这件事千万要守口如瓶,不能透露半点风声。胡阿婆虽然嘴快,但这是事关陆教授安危的大事,倒也不敢怠慢。

自从住进了医院,陆教授便静静躺在病床之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一辆床车被推进病房,把陆教授送去了手术室。现在的骨折手术基本都采用钢板或者支架,将折断的骨头固定好,待等痊愈后,再将钢板或支架拆去。

胫腓骨骨折不算什么大手术,对于骨科宋主任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不过这次是校长亲自过问,宋主任也不敢有半点马虎。手术整整持续了整整三个小时,到了傍晚的时分,陆教授才被推回了病房。

不知是因为性格坚毅还是心情压抑,陆教授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一声都没有哼过。即便是术后麻药慢慢失去作用,陆教授仍然是呆呆躺着床上,盯着天花板看个不停。

陆教授和小娟的事情都不便讨论,病房里似乎缺少了可以闲聊的话题。老阿姨和胖阿姨难得安静了下来,唯一喋喋不休的却变成了田小帅。小郭似乎发现田小帅聊天的目标只是寒雨,于是便识相地退了出来。

“今天太阳真不错,我下午一晒太阳,迷迷糊糊都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呢!”田小帅开启了新的话题。

“哦?我研究过梦,要不要帮你解一解?”寒雨微微一笑。

“好啊!”田小帅满脸得意,感觉自己的话题对上了寒雨的胃口,“我梦到……”

“你先等等……”寒雨摆了摆手,“我可事先告诉你,梦是心有所想,才会在梦中实现自己的愿望。不过,人们保护自我的潜意识会把梦伪装了起来,一旦破解,你心里在想什么,就完全暴露出来了。”

“不是吧……”田小帅皱了皱眉头,“解梦不都是闹着玩吗?”

“人家还觉得你们登山是闹着玩呢!可真的了解了其中的奥秘,就都不是闹着玩了。解梦也算是心理学的一部分,怎么样,还想让我解吗?”

“呃……”田小帅犹豫了一下,却当真不敢开口了。他心中的小秘密,目前还不能让寒雨知晓。



【目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