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的传奇故事和世界末日的来临

本文参加亚搏娱乐网站七大主题征文S2,主题:校园传奇人物。

01

从我见到他开始,就管他叫胖子,说起来,我都忘记胖子叫什么名字了,但是我还依稀记得他的样子,国字脸,留着往左倾斜的刘海,肚子胖胖的看起来像发福的中年人,他走路的时候双手总插着口袋,吹着口哨,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我总是觉得这几年时间过得太快,变化也太快,记忆里的事情开始对不上时间,印象里熟悉的脸庞也记不清名字来。

我忽然能够明白为什么王家卫讲述故事的时候那么在意起时间。

2012年8月29号,我遇见胖子,他一个人坐在教室右手边的角落里,不停地和别人搭话。

我之所以记得这个亲切的日子,是因为那一天我躲避不了一个女孩,至少我看到她以后内心不住地波澜。

那是高一刚开学的日子,我们班是重点班,可是却没有一点学习的氛围。

午后无聊的时光,大部分人都在搞和学习无关的事,小声地讲话啦,看闲书啦,睡觉啦等等。

我站在讲台上,有点理解大家的心情又非常无何奈何,心想着老班(班主任昵称)随时都有可能过来。

“枪打出头鸟”,我径直走到胖子身边,那时他聊得很激动,都搭着肩和别人说笑起来。

我走过去,他也刚好看到我,有点不高兴地回到座位上,我心想他很识趣不是吗?于是搭着他敦实的肩膀和他说:“胖子,别讲话了,我等下要管纪律,被抓到了就不留情面的。”他也很配合地回了句:“没问题,班长!”

后来他真的没说话了,只是一个人安静地写些什么,然后就趴在桌子上睡起觉来。

班级的纪律方面,最让人讨厌的就是讲话,其他的看书睡觉你都有可能混过去,可是讲话在教室外面就能听到。

从早上老班钦点我当班长开始,我就不停地在抓讲话,不停地被各科老师叫到办公室骂。

“还是重点班,上课的纪律平行班都比不上。”

“你当什么班长啊,你们班吵成什么样了?”

“。。。。。。”

我就跟孙子一样给他们背锅,要是平常心里早就窝了一团火,可是那天我心情很好。

因为我一抬头就能看见她转身和别人小声搭话,齐刘海,眉目清秀,格子衬衫下白净的皮肤,这女孩在午后昏黄的光线下显得多么漂亮。

我告诉我自己不能有其他非分之想,而且你还是班长要带个好头,可是我却无法回避我的内心——只要有机会我就想看看她,没有机会就看看窗外的黄昏和碧绿的树木,我想着她的模样和夏末的晚霞,还能在躁动的教室里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

我希望黄昏永远都不要落下去,那一刻除此之外其他的事情和我再也没有关系,就这一节自习课吧,让自己欢愉一把。于是我偷偷拿出座位表,右手还在牛仔裤上抓了一把汗,偷偷看了一眼她裸露在外白色的脚脖子,然后记下了她的名字:王卓柔。

熄灯后的夏夜格外的热,寝室里两把陈旧的破风扇真是无病呻吟。

我们班住校的男生有20个,都在A栋四楼左手两间大寝室加一个小寝室里,小寝室住四个人,正对着楼道,放在二楼的话就是宿管的休息室。

到校的第一个夜晚,大家都睡不着,于是通通聚集在我们寝室聊天讲话。

我想着说,每人交5块钱然后明天出去买寝室的公共用品,扫把刷子清洁剂什么的,于是就跟着大家商量。

“班长你是不是姓王啊?”暗夜里一伙人中有个声音问我。

“对呀?”

“我们班主任叫什么?”“好像叫王德国!”

我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劲,就径直走到那个声音前问他:“有什么问题吗?”

“你是不是老班的亲戚?”胖子当着大家的面质问我,四周变得静悄悄的,看来都很想知道!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不是的话那他干嘛选你,班长都是大家投票选的。”

“我有什么办法啊,你以为我想当,可能他觉得我帅一点!”

接着便一片嘘声,然后就是我依次收着寝费,众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有没有人玩DNF?”

“早就过时了,现在都流行英雄联盟。”

“那现在还有没有人看网络小说,唐家三少天蚕土豆他们的?“

“。。。。。。”

“你们觉得谁是我们班的班花啊?”我不得不承认胖子是个非常会带节奏的人。

“生活委员何晓莉吧,就是小了点。”“这个年纪的能有多大?”

“何晓莉那个女的,我老是看她在照镜子。”

“我觉得李佳昕不错,笑起来很漂亮。”“你呀,就喜欢陈梅梅。”

“操你妈你才喜欢她啊!”

“哈哈哈。。。”

在这欢乐的氛围里,说实话我很怕大家提到王卓柔,但又怕大家遗忘了她不认可她;当然,何晓莉最终没什么争议地被选出来了,接着胖子还想选班草,我看时间也已经很晚,明天六点半还要起早,便催促大家去睡了。

走的时候,胖子在我耳边悄声说:“班花配班草,生活委员配班长。”

“配你个鬼!”

02

第二天早上,我们毫无意外地集体迟到了。

迟到了没什么关系,可谁叫我是班长,心想完了,怎么都罪加一等。

众人站在走廊上,垂头丧气,昏昏沉沉,胖子却整个人把身子靠在阳台上,双手摊开毫不在意地跟我聊着天。

“今天晚上选班草,我带头挺你。”

“今天晚上早点睡,不然明天又起不来!”

“你们在干什么?”老班走过来,一副和所有讨厌不爱学习的中年老师差不多的模样,脸上怒气还未消。

“你迟到还有理由讲话了?”他一巴掌打在胖子脸上,却突然像打醒了我。

“你真好意思讲话,重点班的学生,你看看谁像你一样?”连忙又是一巴掌,还狠狠地用皮鞋踢了他一脚。

此刻教室里读书声琅琅,我心里却害怕地顾及起颜面来,“当班长第二天就要被班主任打了吗?”

“谁跟你讲的话?”胖子没有出声,然后班主任回头看了我一眼便严肃地走了。

想掩饰都没办法,因为站在他对面的只有我一个人。我看着胖子通红的脸和他不屑的模样,突然又是同情又很愧疚。

早上第一节课上完后,二楼的男厕所人就多得不行,资源配置有限,我只好转去一楼僻静的公共厕所里,却正好看见胖子在抽烟。

抽烟这种事,初中就已经司空见惯了,他左手插着裤袋,正对着窗户,和一帮人吞云吐雾起来,完全没发现我。

“听说今年就世界末日了。”

“神经病,你这么大了还相信这种事。”

“哈哈哈。。。”

“是真的,雅玛人的预言,2012年12月21日世界末日,前几个预测都准了,还有专家认证。”

“。。。。。。”

我一边嘘嘘一边觉得好笑,胖子怎么整天跟这帮傻蛋玩起来,幼稚得要死。

小镇年轻人的未来,就是高考上大学,然后留在城市里不回来了;考不上的就要出去打工,总之就是不要回来了。

想什么世界末日,都他妈是很遥远的事啦~

那段时间,我一直想方设法怎样和王卓柔搭讪,借东西好像不太合适,找她身边亲近的人先下手还行得通。

我想着那个简单的公式,“在三角形里面,角A=角B,角B=角C,所以角A=角C。”

总之我心里就是想在别人还没发现这个宝藏之前捷足先登,至少做个好朋友是可以的吧!

我盯着座位表,王卓柔身后搭话的那个女生叫徐菲,短头发米白色T恤,我在背后盯着她心想就是你了。

午休时趁王卓柔还在睡觉,我便悄悄走过去,拍了拍徐菲肩膀。

“小班?”

“嘘!”我示意她去走廊说话。

“干什么,我等一下还要睡觉。”

“睡你个大头鬼啦,带你出去玩要不要?”

“真的?”

“废话,以后你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我说着便带她到了办公室。

早上便跟老班说好男生寝室买公共物品的事,便拿着他的条子准备离校,结果被胖子逮个正着。

没办法,胖子就跟狗皮膏药一样,在我的世界里无处不在。

“死胖子,小班又没说带你出去,不要脸。”

“你再说我就把你捏回去,信不信?”他递过来一根烟,被我拒绝后便独自叼起来。

“班长,等一下我自己回去,你们去买东西!”

在外面的世界胖子根本就不属于我管,我只好和徐菲看着他单背着双肩包吹着口哨在我们面前离去。

“小班以后不要带他出来了!”

“没什么,他和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03

我指望着从徐菲身上打听些什么,譬如说她的爱好啊,个性啦。

我就用了个想多了解同学们的情况这样的借口向她询问情况,结果她也不知道什么。

“王卓柔她就不喜欢数学,然后在食堂的时候不吃肉咯!”

“你们女生那边有人早恋嘛?”

“你想早恋啊,快跟我说喜欢谁,我帮你追去。”

“男生这边都还好,不知道女生那边怎么样?”

“嗯,好像吧,何晓莉有男朋友唉,高二的。我在寝室听她们在谈论。”

我趴在桌子上想着和她的这些对话,“不喜欢数学,不吃肉。”实在想不出什么关键信息,这不是跟每个女孩都一样嘛?

晚自习,老班跟我和何晓莉一起商量着选其他班干部的事情,因为九月一号就要正式开学了。那时候我在心里想着无论如何要先把徐菲拉过来,就帮她索要了班长助理的职位。最后一些课代表,都交接给平常和我关系还算不错的同学,偏偏是纪律委员不知道选谁。

“说实话,我们班没有纪律好的。”

“既然这样,我觉得就选胖子吧,以毒攻毒。”老班望了一眼趴在桌子上还在傻乎乎睡觉的胖子,最后竟然同意了我的说法。

回寝室后,胖子开心得不知道怎么谢我,就当着男生的面宣布:“徐菲是班长的,你们谁都不能动,不然我第一个跟他过不去。”

我觉得胖子真的很好笑,可是男生们却起哄了。

“班长牛逼!”

“班长表白,大家帮他们制造机会。”

“。。。。。。”

“谁说我喜欢她了?”这话我只能跟胖子说。

“一口一个小班小班,啧啧啧。”

正式开学便是军训了,那几天,没什么事,晚自习大家都在校园里乱玩。

“真是话还是大冒险?”

“到底谁是卧底?”

“班长过来玩啊!”胖子在一堆人里叫我。

“小班一起玩嘛。”我没有想到王卓柔居然喊我,一旁的徐菲还拉着她。

“输了可是要真心话大冒险的!”

我知道,无非就是喜欢谁钟意谁这么幼稚庸俗的问题吧,可是我却想听到王卓柔的答案。

第一盘,我想是大家故意设置的陷阱,毫无意外我输了。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啊?”

“小班喜欢谁啊?”

“是不是徐菲。”王卓柔在一旁提醒道,徐菲却很想堵住她的嘴。

“对呀!”这一刻我被绑架了,别无他法只能这样回答,我突然觉得其实人都是庸俗的。

“哇,一见钟情!!!”“哈哈,徐菲的脸红了。”

“表白表白。。。”

在这欢快热闹的氛围下,我偷偷看了一眼对面的王卓柔,在消沉昏黄的路灯下还是很美。

“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了,如果是这样,那我就去表白,跟全世界澄清我喜欢她。”

寝室熄灯后,学生会的来查寝,实际上是找胖子拿烟抽,一群人到了顶楼的阳台上抽烟的抽烟、玩手机的玩手机,我跟着他们去吹风。

月光轻淡地照射下来,入秋的晚风像生锈的栏杆一样冰凉,校园四周死一般寂静。

“班长你喜欢徐菲?”

“我开玩笑的,高中毛都没长齐,谈什么恋爱。”

“那我去追她咯!”

“喜欢就去追呗,顾及那么多干嘛!”

胖子告诉我,他跟徐菲初中就是同学,还看过她和别人谈恋爱;本来上高中就没戏了,可是他硬是靠关系转来重点班,为此经常被父母耻笑。

“那个男的,分手一天之后就跟其他女的搂搂抱抱,我他妈的就直接拿起一块砖头砸过去,头流血就进医院了。”

“那你这么冲动干嘛?想想其实也很正常的,现在的爱情就跟廉价的香烟一样,是用来装帅耍酷的。”

“然后一群人在晚上熄灯后就过来找我,因为他在学校是负责带烟的,结果进医院了搞得大家没烟抽。我就跟他们说,我帮你们带。”

胖子一边给他们带烟一边偷偷地以翻倍的价格卖给其他人烟,不然他就要亏钱。

我突然想劝一下胖子,“其实你喜欢她不一定现在就要追的,高中之后还有大学,大学之后还要面对现实生活,这么着急谈恋爱干嘛?”

“今天多少号来了?”

“九月七号咯?”

“2012年12月21号就是世界末日了,到时候大家都会死的,我可不希望自己遗憾孤独地死去。”

04

我还在想着王卓柔,我无法克制不让自己去想她。

到现在,我也只能偷偷地看她了,虽然我祈祷着有一天我们能光明正大地对视,那么她就会明白我眼里的爱意和真心。我趴在桌子上,望着她的白格子衬衣,薄薄的白衬衣里透出的白色内衣和皮肤,还有她浅蓝色牛仔裤下裸露的脚脖子,漂亮的脚脖子下隐隐露出粉色的袜子,穿着一双白色的运动球鞋,鞋尖有点点脏,而我多么希望帮她擦干净。

真的会有世界末日嘛?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去成全胖子,成全这个世界的真情和实意。我滥用职权把胖子和徐菲绑在了一起,让他们一起上课,一起打扫卫生。

“小班,我不想跟死胖子坐一起,初中跟他同班就烦得要死!”

“没办法,你是班长助理,要帮一下他,不然他这个纪律委员白给了。”

“他跟我表白了。”

我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们打扫卫生休息的时候,他在我旁边跟我说你不喜欢我,然后跟我表白了。”

“那你觉得他怎么样?”

“这种人真是恶心得要死!”

我望着教室里的胖子,他吹着口哨看着我和徐菲在走廊上聊天,然后不停地冲我眨眼,又继续在本子上写着什么东西。

很快,班上的人都开始隔离起胖子,传说他在带头抢班长的女朋友。

最先开始的是在寝室里,胖子睡觉前习惯抽一根烟。

“别在寝室抽烟!”

“寝室这么大,妨碍你了?”

“当然没有妨碍,追人家女朋友也没妨碍。”

"你说什么?"

胖子走过去,把他从床上拉起来,然后直接给了一巴掌。

这还没完,隔天中午在寝室,直接叫了一群人围住他,准备打架。

我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打过一场了,我看着被胖子打得脸都肿了的同学,觉得他太过分了。

"每人一包烟,再打一次。"

我看着胖子带来的那群人,十足古惑仔的模样,有点恐慌,因为我知道班上也许没人会帮我,看好戏的就不知会有多少,但是我必须这样做。

我径直朝胖子走过去。

"没必要那么狠吧!"

"是他不给我面子,我也不想。"

"那现在不是扯平了?"

"你不是觉得自己很屌嘛,就别叫班长帮你出头,这次算你运气好,下次就不一定了。"

胖子自知理亏,便带人离开了。

回到教室,胖子叫我别多管这种闲事,否则他也保不了我。

我以为这件事情就过去了。也许没发生这样的事,我始终相信胖子还可以像正常的学生,高考然后上大学,最终跟徐菲在一起。

那是下午一节无聊得不能再无聊的物理课了,上完就准备去食堂吃饭的,像我们这种处在发育期的少年,肚子其实早就饿了。

正思索着吃什么,门口突然就出现了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一米六的个看起来气势汹汹,还穿着自以为很时髦的红色外套,踏了双黑色的高跟鞋,手里紧紧地捏着包红色的烟。

她扫视整个教室,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儿子正趴在桌子上睡觉。

"老师对不起,我找个学生。"

所有人的目光很自然被这声音吸引过去,我却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走到胖子面前,揪住他的耳朵,然后把他拖到教室门口打了起来,胖子一开始整个人还是懵的,结果才发现自己老妈当着全班人的面在打他。

"来学校卖烟,上课还在睡觉啊!"

"家里走那么多关系把你弄到这里,花了多少钱,你还不好好读书,丢我们的脸。"

然后她走到胖子的座位,一把推倒了堆在桌面上十几公分的课本,接着乱翻了下他的教科书,到处空白。

最后是书包,里面一条一条的红双喜被她妈妈丢出来,最里面还有个蓝色的笔记本,以为是用来摘抄的,刚要打开,结果被胖子抢回去了。

"你拿来,拿不拿来?今天我就要看看你在学校干什么,上课睡觉,书上全是空白,书包里都是烟,你再看看其他同学,谁像你一样?"

她死死地夺走了胖子的笔记本,夺走他在学校最后的一丝尊严。

随便翻上一页,大声地念出来:"别人总是看不顺插在裤兜里走路的人,实际上却不知道那是他们身上最后一丝仅存的余温。"

又翻了一页,"我已经无路可走了,真的会有世界末日吗?徐菲我爱你,希望我们俩个一起死,感谢班长成全!"

"我希望。。。"

胖子忽然抢走她妈妈手里的笔记本,所幸是成功了,只不过被撕烂了几页。然后他拿起书包,直直地离开。

多么沉默、急速、果敢和决然。

05

胖子被带回家反醒一个月,还在星期一升国旗时被年级主任点名批评,要记一次大过,留校察看。

"还在笔记本上写什么世界末日,说什么我爱你,一起死,感谢成全!"

操场上的学生哈哈大笑。

"现在是21世纪了,科技都不知道多发达了,还有这样的同学相信什么世界末日,还在崇拜迷信。"

"当然网上也经常有些这样的谣传,我在这里向大家保证,地球绝不会毁灭,所以别担心这些。好好学习,考上大学,以后的人生才有一条好的出路。"

我想此刻最伤心最无助最觉得无地自容的人应该是徐菲了。

可是她没有理过我,或者说根本没有理过任何人,我有必要找她谈谈。

下了晚自习,我在人群中叫住徐菲,谁想她根本不理我,我只好跑到她前面拦住她,然后等人都走完了。

南方的秋夜忽然凉了起来,这时候不穿外套都有点瑟瑟发抖,我把校服脱给徐菲,她却只是抓在手上。

“。。。。。。”

沉默良久,我很想说些什么,只是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连问一句"你没事吧"都开不了口。

"等下就熄灯了,我还要回去洗澡,洗衣服。麻烦你让开!"

徐菲低着头想走,也趁机想还外套给我,我一把抓住她的袖子。

“做我女朋友好吗?”

许久,她没有说话,我终于感觉到了秋夜的凉意,便顺势把她抱住,然后轻轻地去拭她的眼泪。

没了胖子以后的日子很不好过,因为谁都知道他是被出卖的。

到处都有要抽烟的学生,他们或是下课躲在满是垃圾和脏脚印的一楼公共厕所里吸烟,顺便闻着让人恶心的臭味;或是睡前躲在寝室堆满杂物的楼顶上过过烟瘾,像下水道里觅食的老鼠和蟑螂。

他们始终在找那个叛徒,稍有空闲,便把嫌疑者一个个拉来审问。

那段时间,是我们班最倒霉的时候,寝室里扣分,班级上扣分,卫生区也扣分,无论哪里都扣分。

老班气得胡子都炸了,多是因为文明班级会有奖金,而以往在重点班这都是手到擒来的小事。

他觉得是我们开始松懈,便连自习课都不让上,集体先整理好寝室,打扫好卫生。

“连平常的生活都搞不好,还学什么习?”

这时候我才知道胖子在我们班的重要性,原来他早已在学生会和社团上打点好了关系。

“真的会有世界末日?”

“到时候死了怎么办?”

“好耶,那样就不用读书了。”

平静的校园生活开始人心惶惶,到处都在议论世界末日,到处都在抓所谓的叛徒。

胖子走了之后天气一直在变冷,有时候还下雨,南方的秋雨像恋人缠绵的感情一样始终剪不断。

“胖子的事,不是我举报的,怎么说我也不是那种人。”

“我知道,你脸好点了吧?”

“小事,可是那群人总是怀疑我。食堂、厕所和寝室到处堵我,要我带烟。”

“好,到时候我帮你说说。”

胖子不在的日子里,我只好暂代胖子的角色继续存在。

由于我是班长,时常要离校出去买些班级的学习用品和寝室的日用品,顺便也可以帮他们带烟。

就这样,我认识了四班的班长陈易落,他和我的任务差不多,于是我们时常结伴出去。

每次离校后,他都跟我说有点在潜逃的感觉,然后自顾地点上一根烟。

“你不觉得嘛?其他的同学还被困在教室里读书自习,而我们却可以走出来,在这座城市里游荡。”

“但是你只有两个小时。”

“一根烟的时间就够了,该死的高中,他妈的高考,一个月只有两天的假。”

无论如何,我已经习惯了,而且,我们也必须要去习惯。

“你相信有世界末日吗?”

“相信啊!”

“世界末日了你干嘛?”

“反正我不会孤独遗憾地死去。”

我们俩个穿着单薄的外套,单背着双肩包,默默地路过这车如流水的街道,然后乖乖地返回牢笼。

06

我和徐菲恋爱了,时常要在一起,而徐菲也舍不得王卓柔,就这样我们三个人常常走在一起。

路上偶尔遇到陈易落,我们四个人便走在一起。

然后呢?

然后十一月到来了,胖子不知不觉就回来了,王卓柔也和陈易落恋爱了。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陈易落,一米七五的个头。看起来斯文整洁,笑的时候还会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真适合啊!”胖子一口就说出了我心中所想。

“班长你要好好照顾徐菲。”

“那你呢,举报的人找到没有?”

“无所谓,我都回来了,其他的事交给我。”

深秋的夜晚好像冬天一样,教室里每个人的手和脚都结了冰。

我趴在桌子上注视着王卓柔,她不停地做着习题不停地跺着脚,像只赛跑的兔子一样可爱极了。

我们四个人常常一起约会,在操场左边的角落里,有几栋破旧的老房子,废弃在那里常年没有人住。

我和徐菲在一旁的树下拥抱取暖,说着情话,然后接吻。

我也就看着他们拥抱接吻,然后心跳加速,血液不停地涌起。

“2012年11月21号,为什么一切都没变化呢?世界末日提前来临吧。我操你妈的,我想和王卓柔一起死去!”我真的不该这样想。

“你怎么不带货了?”

“胖子回来啦,本来就是他的事。”

“还是你来带,万一他又被人举报了怎么办?”

“叫胖子带吧,万一小班被举报了怎么办?”

“你呀,就是会护着自己男朋友。”

“还说我,你不是?我跟你说陈易落。。。”王卓柔连忙去捂徐菲的嘴。

十二月快要到来,接连都是长长的阴沉的天空,仿佛预示着什么,大家都被弄得无心学习。

“我要把我的愿望写在笔记本上,说不定后人还会看到遗物。”

“那我就要控诉家长和老师,控诉学校控诉高考。”

“明天会出太阳吗?洗的衣服鞋子好久都没干,都没得换了。”

晚自习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这时候胖子站起来管纪律。

“都不是纪律委员了管什么管?”

“无路可走咯,世界末日来临了!”

“哈哈哈。。。”

“再说话,继续说啊!不想待着的就出去吹风,别打扰人家学习!”我只好替他出头。

胖子回来,一切都正常起来,但是却有什么东西变了。

熄灯后我们俩个蹲在楼顶上,一米高的围墙厚厚实实地挡住了风,却挡不住无处可逃的寒冷。

胖子点起一根烟,左手插在裤袋里,腿还有节奏地抖动着。

“我来带烟吧,方便一点。”

“陈易落和你说的?”

“怎么了?”

“操他妈的,就知道那家伙,迟早要他好看!”

“他举报你的?”

“不是,他把货垄断了,都算好了卖给别人。”

这意味着胖子要一直亏钱,被人把路给堵死了。

“怎么样,还撑得住吧?”

“没事,有些以前的老同学还是找我拿烟。”

良久的沉默,潮湿的地上熄灭了四五根烟头,我们望着黑暗而深邃的天空,残留的云层还没有走,我想明天也应该不会有太阳了。

世界就这样等到21号末日的那一天,黑暗降临以后,就再也不会有黎明了。

07

“小班,要是世界末日了怎么办?”

“我跟你一起死你愿意吗?”

反正大家都会死的,不过徐菲却因为这句话久久地抱着我,还跳起来亲了我一口。

“我不想离开你。”

“我们不会离开的。”

“胖子的事,是我举报的!”

“你说什么?”

“。。。就是,我觉得他很恶心,然后看见他书包里还藏着烟,就叫他别缠着我不然我就告诉教导主任他在学校里卖烟。”

“。。。。。。”

“我也不知道会这样的,而且他现在也回来了,也没对我怎么样。”我想走,徐菲却拉着我。

“你应该了解我的。”

“非要这样吗?”

“我本来就不喜欢你!”

我终于和徐菲分手,不再安慰她,还把胖子这傻蛋骂了一顿,他妈的友谊爱情全都是假的,我也是假的,真是让人恶心。

那段时间,我不再理他们,而是沉浸在王卓柔的想念当中,我多么希望抱着她,撩起她的刘海,然后吻下去。

“反正一切都会结束的,我要去表白,千万别遗憾孤独地死去。”

长达二十多天都是阴沉的天空,这几天越发的冷起来,天寒地冻,窗外也落满了无穷无尽的雪。

2012年12月21号,世界末日终于来临。

这一切的氛围使得那些原本不相信谣传的同学也开始为之动摇,学校不得不给大家上起了“思想哲学课”。

不过整个年级都没有心听课,大家狂欢得像庆祝毕业一样开始抛起了课本,终于解放了。

“我在这个夏天遇见你,于是所有的晚霞都变成了你的身影。”

“日子一天天在嘲笑我的可怜,现在却使你变得越发的美丽。”

“我希望黄昏永远都不要落下去,雪花还是落满了这个世界的天和地。”

“我希望我和你,没有孤独遗憾地在一起,然后在世界末日的来临下死去。”

看到动乱,学校只好强制采取措施把学生关在教室里不让出来,而我还在整合我写的情话。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没有理他,也不想理他,他却始终不依不饶。

“操你妈?”

“班长,我们去看世界末日吧!”

“去哪里?”

“去后山,爬上去天就黑了。”

“怎么去?”

“食堂那边有个废弃的仓库,那里容易爬出去,我买烟就是走的那儿。”

借着上厕所的晃子,我、胖子还有陈易落三个人偷偷溜走。

至于为什么胖子要叫上他,说是有些事情要商量。

食堂的大妈大叔们像平常一样还在忙碌,仿佛这个世界跟他们早已没了联系,来到仓库,果然如胖子所说围墙很矮。

“哇,真是犯罪潜逃啊~”陈易落一边抽着烟一边用手去触摸那些纷纷扬扬的雪花,这昏暗的世界真是美丽极了!

雪天路滑,天气寒冷,我们只好小跑一会儿,休息一会儿,可是费了好些气力也爬不上这座平时一个多小时就可以登顶的山。

于是我们便停在半山腰上,俯看这座城市,寂静如淹死般的学校,整个世界被寒雪所冻结成冰,冷漠如车子行人。

“喂,回去吧!一根烟的时间用完了。”

“那就再来一根咯!”胖子递给陈易落,他没要,便自顾抽了起来,还帮我点了一根。

我们三个人坐在大理石上,坐了很久,雪已经停了,大家肚子都有点饿。

“世界末日呢?”

“消失了。”

“本来就不存在嘛,相信这些东西的人都他妈是傻逼。”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

胖子叼着烟到他跟前,陈易落便不说话了;然后他把烟丢掉,双方许久沉默。

“垄断的烟好卖吧,赚了不少钱?”

“。。。。。。”

“是呀,我当然知道,谈恋爱是要成本的嘛!”胖子又抽起了烟。

“那你要怎样?”

“跟我玩不是看我怎样,而是看你怎么做。”

然后胖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摊开念了出来:

”我爱着这个夏天,王卓柔。“

“我在这个夏天遇见你,于是所有的晚霞都变成了你的身影。”

“日子一天天在嘲笑我的可怜,现在却使你变得越发的美丽。”

“我希望黄昏永远都不要落下去,雪花还是落满了这个世界的天和地。”

“我希望我和你,没有孤独遗憾地在一起,然后在世界末日的来临下死去。”

”你说什么?“陈易落站了起来。

胖子看了一眼我,然后冲他说:”我喜欢王卓柔。“

”喜欢你妈的,操你妈,打死你!“

俩人很快便死死地扭打在了一起,而我却只能站在一旁看着,又恨又气又无助,然后发疯似的冲上去想拆开他俩。

”班长,你别管,帮我照顾好徐菲。“

”我和她分手了。“

”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分手呢?“慌乱中,只听沉闷地一声”呃“,陈易落忽然就捂着肚子倒地。

血开始慢慢从刀口到处渗透出来,浸染他灰黄色的外套,我想帮他按住,但是又有止不住的血涌出来,要死人了吗?再看看胖子手上的血迹和他无法镇静的表情,我便猛地往山下跑,一边跑一边慌忙地打110.。。。

”喂。。。是110吗?世界末日。。世界末日了。“

”我操他妈的,世界末日了!!!“

08

镜头闪回。

顶楼那个吹风的夜晚,秋风像栏杆一样冰凉。

”2012年12月21号过去了,还会有圣诞节,然后是元旦节,然后就要过年了。“

”过年了,真好呀!然后又有下一个12月21号,下下个12月21号。。。“我告诉胖子这些,觉得可笑起来。

”可是我们不同,我只能活到那时候。“

”什么?“

”那时候青春就结束了,2012年12月21号,我们再也没有未来!“


(全文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7,034评论 122赞 223
  • 多年以后再回首,不论你选择了安逸还是动荡,简单还是深刻,寻常还是离奇,愿你不憎恶当下的生活,仍有情可温有梦可做。 ...
    浅秋遗梦阅读 20评论 0赞 0
  • 前提纪要:本来打算慢慢写的,可是突然发现自己很散漫,拖延症又犯了。。。 你是否会不经意,或者毫无意识的,或者不由自...
    小世界在心里阅读 60评论 0赞 0
  • “双11”刚刚过完,网络上铺天盖地“双12”的广告又开始了,前者是“光棍节”,谁能来告诉姐,“双12”是个什...
    白简单阅读 78评论 0赞 0
  • 01 “我祝你不幸且痛苦” 美国联邦法院首席法官约翰·罗伯茨在他儿子的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题为《我祝你不幸且痛苦》...
    金小妞儿阅读 112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