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对,亦错【第二季】(八)

8.吕篝雄

“到前面来,我不喜欢背对着人说话。”伊的神色平静的像水一般。

“他让我问你为什么还不回去。”

“吕篝雄,同僚一场,帮我个忙吧。”

“什么?”被唤作吕篝雄的男子撩了撩额前长的挡眼睛的刘海。

“完成她的......最后一个愿望。”

“但她......”

“你忘了是谁救了你!”

他沉默了。

如果不是她念在旧情,他怕是早就成了光闪的剑下亡魂。

“辛立峰走的时候留了一手。但谁想到她留了更多。”

“伊,我答应你。”


寺笙一个人往山顶走着。

越是走,她越感觉不对劲。

太安静了,蛙叫虫声,水流蝉鸣,此刻,万籁俱寂。

心弦始终紧绷着,等着那划破静寂的声音崩断。

“歘!”一支冷箭向她的后脑勺射去。

寺笙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一支箭。她本以为会是一把灵巧的飞刀或飞镖。

箭杆长直细,难以抓握。

她下意识的摸向胸前的古表,却只摸到了坑洼不平的表面。

就在这时,一道影子急闪而过,一把推开了寺笙,箭插在他的肩胛骨上。

寺笙仍处于极度惊吓中,不住的颤抖。

“你......你没事吧?”

“没事。”吕篝雄笑着摆摆手。

“要我......帮你把箭拔出来吗?”寺笙发抖的手指指着箭。

“不用。”他低头看了看染血的肩膀,“箭拔出来流血更多,我就活不了了。”

寺笙的脸瞬间发红。所幸天色已晚,他没有看见。

“你是......”

“地质队员。”他站起来,没有受伤的左手拍着身上的尘土。

“这支箭是谁射的?”

“看箭的造型和放箭的技法,应该是个老手。至于她的名字......我想是墨白樱。”

寺笙倒吸一口冷气。

墨白樱是谁?杀手榜上排名第二,仅次于伊。

“我送你回去吧,她应该还在附近。”

“不不不,”寺笙连忙推脱,“你受伤了,我怎么好意思耽搁你的时间呢?”

“不要紧的。”他微微一笑,轻轻搂住寺笙的腰,一步一个台阶的走上去。他的胳膊搂的恰到好处,既不显得过于亲密又能护住寺笙免得她不小心掉下去。

寺笙的脸红的更厉害了。就算有夜幕遮掩,也免不了她的尴尬。

“那个,我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小小姓名,何足挂齿。”他转过头看着寺笙的眼睛。

“你真像我梦中的女孩。”

寺笙低下头,不敢看他。

“墨白樱......是职业杀手,对吗?”

“不是,”吕篝雄看了看地面,“她不受雇于任何人,完全是为了释放兽性而杀人。”

“那她这次......为什么会找到我?”

“因为你太美了,美的让她一眼就看见了。”他附在寺笙耳边,轻轻地说。

路不长,他们很快就到了寺笙家门口。

“今天的事谢谢你了。”寺笙扶着门框,“你也早点休息吧。”

“慢着,”吕篝雄把住门,他的上半身探进去,嘴巴贴在寺笙耳朵旁边,用小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