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以痛吻我,我回命运微笑


残缺就是孤独,寻求弥补就是要摆脱孤独。当一个孤独寻找另一个孤独时,便有了爱的欲望——史铁生


“滴滴。”是一条清晰的消息提示音,一向对红点敏感的她,不喜欢有没看的信息,顺手点开。

“尊敬的丁玲老师,你好。首先,感谢您的投稿。您投稿的散文《听,雪落的声音》,被本刊采用,希望以后继续支持本刊。”

不是梦吧!投稿真的通过了。丁玲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揉了揉眼睛,再看,是的,没错,投稿被采用了。

她高兴地跳起来,然后重重摔在地上,高兴让她忽略了疼痛,她多年的坚持和付出终于有了回报,最重要的是证明了,她不是一个废人。

1.自幼身体残疾,却更珍惜自然。

丁玲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她的出生,曾让父母眉开眼笑,且充满希望。

待到一岁半,还不会走路的丁玲,让父母的笑容渐渐消失。他们四处求医,希望证明,她只是比其他孩子走路晚一些而已。

无奈,看一次医生,让他们失望加剧一层,为给她治病,也让家庭不堪重负,最后,看不到一丝希望的父母放弃了为她的求医之路,后来,她的弟妹也相继出生。

不知是治疗的效果,还是看到弟妹们又跑又跳,在她六岁时,竟然学会了走路,虽然走姿很难看,需要弯着腰,手扶腿才能走。但是,她已经很满足,毕竟,她是用自己的脚在走。

虽然走得很慢,丁玲可以自己走出屋子,走到田间,去呼吸新鲜的空气,走到小树林,听小鸟婉转动听的歌声,听风吹过田野的声音。有时,极度的享受会使她忘了回家的时间。

2.她上学了,却变得敏感又自卑。

她一天天长大,父母却又有了心事,同龄的孩子都上学了,他们想让她也去上学。

可是,她腿不好,走路慢,上学要提前出门,即使这样,有时还是会迟到。而有时的迟到,是因为不想上学,把时间都消磨在了路上。

源于她走路的姿势,个别同学别样的目光和偷偷的窃笑,甚至有的人在她的背后模仿,轰然的笑像一根根无形的刺扎在她心上,她甚至产生了辍学的念头。

虽说没辍学,但是她变得性格孤僻,不喜跟同学交流,同时也失去了学习的热情,成绩直线下降。

好不容易,捱到初中毕业,她辍学了。身体的残疾使她干不了体力活,父母忙着地里的农活,弟妹上学,她一个人无所事事,被深深的孤独包围着。

太闷了,她就到村后的小山上,在那里,能看到小村子的全貌,她望着村子发呆。看村子里家家户户屋顶的炊烟,看邻家的小狗撒着欢儿追赶一只老母鸡。

3.突发奇想,用文字记录生活。

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一年,有一天,看着树被风吹得来回摇曳,那在花间舞动的蝴蝶,那追逐鲜花的蜜蜂,丁玲产生了记录下来的冲动。

从那天开始,她开始写日记。写满一本日记后,琐碎的记录已经不足以表达她内心的世界。于是,她开始尝试写散文和小说,并开始偷偷给当地报刊杂志投稿。

然而,投出的稿件,每次都被退回。退稿一次,就被打击一次,一度怀疑,自己真的是个废人,什么都做不成。

父母看她沉溺于写,且又看不到希望,为了给她换一个环境,就托人在一家玩具厂为她找了份工作。

离开小山村,让她开了眼界,知道外面的世界很大,且五彩缤纷。看到的更多以后,她更想写了,她要用她手中的笔记下她看到的一切。

4.生活让她成熟,她不再逆来顺受。

打工的生活,让她看到了更多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有的同事面善心恶,当面给你笑脸,回过头就搬弄是非,给主管说,领导也真是,一样发工资,干嘛招个残疾人。

遇到这种人,她不再逆来顺受。

“我身体有残疾,但是我心没有残疾,不会背后嚼舌根,我腿有残疾,我手是健康的,不然,咱俩比一比,看谁的产量更高。”丁玲跟那人叫板,那人自知理亏,灰溜溜地不再说话。

自此,她明白了人善也不能被人欺。当然,还是好人多,多数同事会无私帮助,如打水呀!买生活用品呀!总之,凡用的着走路的地方,大家都会尽量帮助她。

大家的帮助,为她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她有了更多的业余时间,用来看书,码字。

同一个宿舍的姐妹们,知道了她喜欢写东西,都支持和鼓励她,并说,写吧!说不定以后你是个作家呢!

然而,她知道,作家,离她太遥远了。

5.人的肉体可以残缺,但是不妨碍有趣灵魂的产生。

而一位作家,让她的思想发生了质的改变,他就是史铁生。

史铁生是一位高位截瘫病人,在正当芳华的年龄患病,从欢蹦乱跳,到永久卧床导致生无所恋。期间生与死在反复拉据,最终,母亲的去世让他醒悟,他用手里的笔,诠释生命、美好、死亡。

与史铁生相比,丁玲感觉自己已经幸运很多,虽然自己走得很艰难,至少能走路,可以不拖累家人,可以自食其力地活着。

她想,史铁生可以做到,难道我不能做到吗?何况,现在网络上的写作平台那么多,机会应该很多!

于是,她放平心态,哪怕成不了作家,抒发自己的情怀也未尝不可。或许真是应了那句话,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同时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没有心理压力,她自由发挥,写作更加得心应手。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的第一篇散文被发表。

丁玲的自强不息,或许是第二个史铁生,人的肉体可以不健全,但是不妨碍他有一颗有趣的灵魂。

如史铁生所说:“我微笑着唱生活的歌谣,倘若生命只求得两点一线的一帆风顺,那生命也就失去了它的意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