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将军李广

卫青和霍去病的功绩当然让匈奴人胆寒,所以他们在败亡的路上凄凉高唱:亡我祁连山,使我牛羊不蕃息;失我胭脂山,使我妇女无颜色!但他们真正佩服的,却是李广。战国时,骑兵与兵车混杂,而秦国地处西北,良马冠绝中土,所以六国难以争锋。当时让强秦有些头疼的邻居,是与匈奴杂处、也善骑兵的赵国。

匈奴人向来自负骑射之技,不想汉代的李广比他们还弓马娴熟,数十次的短兵相接,几乎全落下风,所以“飞将军”的大名,是匈奴人叫响的。

李广可算是武林世家子弟,祖上是秦代名将李信,世代均研习骑射武功。与传说的奇人相似,李广也生有异象——双手过膝,所以李广能使更长的箭,拉更大的弓,并有"箭没石棱中"的例子。

李广虽为名将,却有江湖游侠般的风范。他带兵是“士卒不尽饮,广不近水;士卒不尽食,广不尝食”。平日也不约束手下,反而整日与他们赌酒赌射。李广还喜欢与匈奴斗勇斗狠,狭路相逢时,泰然不躲敌箭,待敌人冲到几十步外,才引弓施射,敌人无不应弦而倒。李广这种黑道老大的作风,给他带来了广泛的名声和威望,可是他的同事不无忧虑地跟皇帝说:李广武功,天下无双,但自负好勇,恐怕是活不长的。

但李广的武功使他数次历大难不死,一直到他65岁时自杀。

有一次,李广带百骑出巡,碰到了匈奴的大部队。兵士们都很惶恐,想疾驰回营。李广说:我们远离大营几十里,还不等我们跑一半的路,就被几千枝箭射杀光了,不如我们解鞍下马休息,他们必会怀疑有伏兵,不敢出击。匈奴果然中计,踌躇不前,只派出一善射的白马武士,靠近侦察。李广忽然上马前奔,一箭就将白马武士射下了马,匈奴大惊,更加不敢妄动。如此僵持到深夜,李广乘夜色遁去。

李广55岁时,曾受伤被俘。匈奴人震于他的大名,在两马间拖一张网,载李广去见单于。李广装作伤重昏迷,待到有一良马驰过身边,突然腾身跃上马背,推落骑者,抢了弓箭,急驰南返。追杀的匈奴还没有靠近,就被射杀了十数人,眼睁睁地看着李广逃脱。

李广虽负大名,但颇不得志。有一天,他问善于看相的术士王朔燕:“自从抗匈奴以来,因军功封侯的人已有几十个了,我自问功劳不在他们之下,为什么连一寸的封地都没有呢?是不是我的相貌上没这个命?”王朔燕说:“将军自问,有没有做过什么亏心的事?”李广想了想说:“我做陇西太守时,羌人造反,我招降诱杀了他们八百多人,至今犹觉得抱愧。”王朔燕叹道:“那就是了,灾祸莫大于杀已降的兵卒,当年白起坑杀四十万降卒,不得善终。将军别再想封侯的事了。”

李广65岁时,随大将军卫青参加史上著名的匈奴歼灭战。但李广不辞而战,最后又因迷路无法按时与主力汇合,按军律当斩。卫青本想保住这位三朝宿将的,命他写个申辩状,但李广像项羽一样,感到天命的可怖。“还是王朔燕说得对,我活到60多岁已算大幸,难道还要去受那些刀笔吏的折辱,争几年的残命吗?”说罢自刎而死,全军为之撼哭。

李广的儿子李敢也是名将,他因老父的惨死而迁怒卫青,身披孝衣去击伤了卫大将军。卫青的确不凡,不仅没有怪罪,还向汉武帝隐瞒这一犯上的事件。但卫青的外甥霍去病就没这样的气量了,他找了一个打猎的机会,假装错手,将李敢射杀了。

至于李广的孙子李陵,其悲剧就更广为人知,他的《答苏武书》,辞采悲怆,哀越千古,堪称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