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女人心(中)恶灵之花

? ? ? ? ? ? ? ? ? ? 一:虚鸣山庄

虚鸣山庄的斫琴师尹子卿大师突然邀请芳去做客,她的徒弟掬月打来电话,芳带上了我。

一路上,芳告诉我一些关于尹子卿大师和他身边人的事。

“虚鸣山庄”的“虚鸣”二字,源于“孤桐秘虚鸣,朴素传幽真”。

尹子卿大师一生风骨,酷爱古琴,斫琴技艺精湛,绝世无双,请他斫琴,若遇得知音可分文不取,否则,重金难求。

斫琴山庄的镇庄之宝就是尹子卿亲手做的“虚鸣”——神游太虚,绝世而鸣!

芳的古琴名为“幽真”——曲径通幽,返璞归真!其名也取于“孤桐秘虚鸣,朴素传幽真”,大师亲斫亲送,分文未取。

尹子卿大师一生斫得六把好琴,第一虚鸣,第二幽真。其余皆散落民间,不知去向。

大师有一儿一女,儿子尹然得他真传,抚斫皆备。女儿尹冰留学意大利,喜欢雕刻。妻子因病去世已久。

掬月是大师收留的弟子,也是他的得意门生。

她十五岁时,跑到虚鸣山庄玩耍,不慎落入碧潭,追来的母亲为了救他,一时情急,跳下去救她,因不会游泳,也被水溺死了,她幸好抓住潭岸枯枝,捡回一条命。

母亲死在虚鸣山庄的潭中,尹子卿大师决定给她一笔丰厚的抚恤金,但她拒绝了,她说母亲是她唯一的亲人,母亲死了,已经无依无靠,愿留在山庄做个下人。

大师看她聪明乖巧,就收留了她。

她之前名叫王思华,有一晚,大师月下抚琴,她笑容可掬,与皓月相映,美丽动人,大师就给她取了这个名字——掬月。如今她在山庄已经八年了。

很快我们也到了虚鸣山庄。

“这就是碧潭”,芳指着碧潭说,“掬月的母亲就死在潭里”。

我听了这句话,突然觉得碧潭有些阴森,到了别墅,迎接我们的就是掬月,只见她:

微微一笑,明眸含情,皓齿莹莹,面若桃花,肤如凝脂,楚楚动人;走起路来,若柳扶风,长发翩翩,步履轻盈,灵动自然;一身水墨长裙,古韵十足,淡雅端庄,妙美无比。

我悄悄对芳说:“虚鸣山庄,不但藏好琴,还藏美人!”

? ? ? ? ? ? ? ? ? ? 二:掬月抚琴

跟着掬月,来到别墅后院雅阁“墨染”,“墨染”设计精妙,分“琴阁”和“茶品”两室,中间用水晶帘隔开,透过琴阁古式圆窗,可看到假山瀑布,还能听到流水声,墨染周围绿竹环绕,在此抚琴,自然成趣,堪称完美。

我们见到了尹子卿大师时,他正在抚琴,见到我们,立刻起身迎来,沏茶倒水,十分随和。

同时叫掬月去抚琴,为我们缓解一下“舟车劳顿”,很是体贴。

掬月弹的是《高山流水》,芳和大师正在交谈,我便静静听曲。隔着水晶帘看掬月,更是妙美,心中不觉惊讶:

太美了,人美,技美……

“叶,你觉得掬月弹的琴怎么样?”大师突然问我。

我有丝丝怯意,以微笑回复他,并没有说话。

? “芳经常说你与众不同,又有独特的审美眼光,今天你要直言不讳哦。”大师很率真地说。

“非常诱人,但是隐约觉得音不够清,心不够静,驾驭曲子的欲念太强,反而过犹不及,老师见笑了。”我说出了我的直觉。

大师听完我的话,闭着眼睛微微笑笑,点点头,又问芳。

“叶说得没错,掬月的心性,若无法改变,这琴音也是无法改变的,要有质的飞跃,必须改变心境。”芳很坦然地说。

“是呀,跟了我八年,做事周周全全,妥妥帖帖,分寸把握得极好,就是这琴音,总去不掉那部分微弱的浊质,我也是难解深意呀!”大师叹了口气。

“哪有事事完美的,爸爸,我就觉得掬月的琴技已经很好了。”尹然突然出现,接上了大师的话又看看芳说:“芳姐,您来了,这位是?”

“她是叶,我的好朋友。”芳看着尹然,很高兴地说。

“哦,你就是叶,和芳姐每次打电话,她都会提到你。”尹然率真地说出,跑过来热情地握住我的手说:“芳姐经常说你很厉害,你的眼睛有毒的,穿透力极强,快让我看看。”说完,真的盯着我的眼睛看,我有些不好意思,但觉得这个大男孩真的很可爱。

大家被他的举动逗得哈哈大笑。

“我要和掬月结婚了,到时候,你们一定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哦。”尹然又很直接地说出。

我看看尹老师,他脸上闪现出一丝的疑惑,随即,又微笑了一下说:“对对对,你们一定要来。”

尹然说完,跑到琴阁拉起掬月,过来跟我们道声别,就走了,要带掬月去看他新斫的琴。

? ? ? ? ? ? ? ? ? ? 三:细思极恐

? 我们在大师家住了一晚,大师这次特邀芳来,是想让芳听听他谱的新曲。这是为儿子结婚而作的新曲,两人琢磨了许久,还是不满意,芳只能调侃说:“师父,既然这样,不如就让婚礼推迟些。”

我也感受到了大师的疑惑,也隐约觉得,这与掬月有关,芳看我疑惑,悄悄跟我说:“大师的心结,不在曲上,而在心里。”

第二天吃完早餐,我们刚准备出去走走,管家刘叔进来,递给大师一个密封文件袋,大师叫住了我和芳,一起去了他的书房。

这是一份关于掬月的密件,刘叔告诉我们:

“一岁时,掬月被人遗弃在灵山孤儿院门口。

两岁时,被王定夫妇收养。住在一百公里外的灵山村。

十岁时,养父出车祸身亡,得到一笔抚恤金,母女俩靠此生活。

十三岁时,参加学校游泳比赛,获得年级第一。

十四岁才搬到我们山庄旁的村子。

十五岁时,来到虚鸣山庄。

? 十六岁时,在圣美美容院,做了处女膜修复。

我们去了她老家,邻居透露,她父亲死后,她就经常受到村里的恶霸李大奎欺凌,母女俩估计是软弱无力,受不了欺负,后来,她们就在一个夜晚悄悄离开村子。

母女俩住在我们隔壁村子里也才半年,她母亲就死在了碧潭,她也因此进了虚鸣山庄。

那个恶霸李大奎,前年死了,车祸,车主是开货车的叫李成功,李成功本来身无分文,就是个赌鬼,但是那次很爽快,赔了八十万,事情就解决了。

之后,我们又去找李成功,但是怎么也找不到,妻儿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说是去年六月份突然不见的,报了警,也没有任何结果。”

李大奎车祸,李成功失踪,这些事情,与掬月有关吗 ?细思极恐,我们都愕然了!

我们从昏迷中醒来时,浑身酸软,有气无力,无法动弹。

看看芳,依旧昏迷,我叫了几声,她才醒过来。

掬月正神情自若的喝着茶。看着大家挣扎便说:“不用煞费苦心了,你们都中了我的迷神香,十二小时内,有气无力。我知道你们在调查我,所以,我早有准备。还好,你们几个都聚在这里,不用我一个一个费心思。”

又指指已经准备好的一根香说:“等我点燃这根离魂香,你们就会静静死去,法医鉴定也最多查出你们煤气中毒而死,我的设计堪称完美。”

“掬月,这都是为什么?”大师不解地问。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查我?这些年不是都很好吗?”掬月突然很激动地说。

“我只是想多了解你一些,因为你的琴技一直突破不了,想打开你的心结,你马上要和尹儿结婚了,这是我想送你最宝贵的礼物。”大师语重心长的说。

“你就是不该查我,我恨你?”掬月有些激动,眼泪流了出来,继续说:“我花了多少心思快换来的完美人生,不能被你们毁了!”

“李大奎是你叫李成功杀的吗?”刘叔不解地问。

“不错,他该死,可惜我一直没有足够的能力,所以才让他多活了整整五年。”掬月阴冷地笑笑。

“李成功呢,他怎么失踪了?”刘叔又问。

“他不是失踪了,是死了。他贪得无厌,真该死,我顾他杀了李大奎,给了他一百万,去年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突然找到我,他还要挟我,所以我杀了他,从他再次出现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只能杀了他,否则后患无穷,那天我把他骗到后山,答应给他钱,用香迷晕了,把他活埋了,他就埋在后山。这些贪得无厌的人,就该死,就该活埋。”掬月阴冷地笑笑,居然说得轻描淡写。

“那么,你是承认,你杀了人?”刘叔又问。

“承认又怎么样,今天你们都得死。因为,知道我秘密的人都得死。”掬月很淡定地坐回去,喝了一口茶。

“掬月,你过去是很不幸,但不能影响到你的现在,不要再这样了,好吗?我一直把你当我的女儿一样,不管发生什么,你仍然是我的女儿。”大师突然泪流说出。

“师父,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在努力做你的女儿,可是你们为什么要调查我,是你们毁了我。”掬月又很激动地说。

“掬月,自首去吧,不要再抗拒了,其实你也很幸福的,你有师父,还有尹然,他们都很爱你的。”芳挣扎着跟掬月说。

“对,掬月,去自首,你永远是我们的家人。”大师也央求的说。

“不要白费心机了,我的未来必须一尘不染!”掬月突然戴上橡胶面具,点燃早已经准备好的离魂香。

? ? ? ? ? ? ? ? ? ? 四:执迷不悟

? 掬月点燃了离魂香,正准备离开,警察冲了进来,控制住了她,芳和大师站了起来。

“你们都在欺骗我,师傅,你也骗我,你不是说你爱我的吗?你不是说你把我当女儿吗?”掬月非常激动甚至有些发疯。

“你永远是我的女儿,不管怎样!”大师似乎一下子老了许多,老泪纵横,不再看掬月。

“掬月,你忘了吗,我才是师傅最得意的制香高手。师父这次请我来,其实是叫我来帮忙的。昨晚我趁你睡着,迷昏了你,潜入卧室,发现你既然制了这么毒的香,我全换了,现在这根,不过就是很普通的青香。进书房前,我就和师父服下了解香丹,所以,我们根本没有中毒。”芳淡定地说完,给我和刘叔也服下了解香丹。

“掬月,你师父一生从不怀疑人,不然早就查清你的底细了,他认为能进入他生命的人,都是有缘人。他叫我查你,其实也只是想要在你结婚前,打开你的心结,让你快乐。”刘叔也含泪痛苦地说。

“亲生父母遗弃我,连养父也死了,我和妈妈备受欺凌,只能选择逃离魔窟,我足足观察虚鸣山庄半年,从选择跳下碧潭的那一刻起,我就想好了,我的人生将由我做主,这些年,我处处小心,以为胜券在握,没想到,输在琴技上,我那么地努力了,还是输了。走吧,我认命!”掬月痛苦的说出。

当警察押解着她要走时,我突然上前问道: “掬月,你十三岁游泳比赛年级第一,你是会游泳的,你妈妈真的是为救你而死的吗?”

掬月回过头,诡异地笑笑说: “她不死,师父会同情我?会收留我吗?我能进山庄吗?你猜猜,她是怎么跳下去的!”说完仇视地看我们一眼就走了。

这是一颗早早就被恶魔吞噬了的心!

“如果她一生面对的都是阳光,也许她也是一缕阳光。”尹然失魂落魄地说。

“黑暗深处才更能看到光明,看不到,是因为内心本来黑暗!”尹子卿淡淡地说了一句。

原创:跑者静宇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各位老师同学大家下午好,今天我为大家演讲的题目是《其实人间值得》! 身边经常有人感叹着:“...
    一个小周周95阅读 130评论 0赞 0
  • 建设最美家庭 2019年8月26日 3区2群6组5号姓名:李艳丽 《领悟利益他人就是圆满自己》 其实 ...
    生命的化妆师阅读 40评论 0赞 1
  • 雪落下来 雪从天空纷纷扬扬落下来 仿佛一个叫雪的女子,抚摸着我憔悴的脸庞 那么温暖 雪呀 今天早晨我推开门窗 你扑...
    魏芒阅读 24评论 0赞 1
  • 阴,有风。 昨天被十一手指甲划了好长一道,今天奶爸趁着十一熟睡赶紧把指甲给他剪了,还好没有自己划自己的脸了。 可能...
    二十八亩甜阅读 1评论 0赞 1
  • 姓名:周文蓉 公司:海南蔚蓝时代实业有限公司 组别:365期学员 谦虚一组塾生 【日精进打卡第273天】 【知~学...
    周文蓉阅读 14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