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衰老与永恒(四)

今天天气不错。又逢周日。睁开眼睛之前先听到楼下的琴声,累趴了的我决定给自己放假,赖床不起。儿子推门叫过来一声他去星巴克了。哦,基本上这天他就不用我管了,如果发微信过来,一定是说微信钱包没钱了。我现在也就还有这么一点功用,再以后,这点用处也会慢慢消失。譬如女儿,上个月和我说,妈妈你不要给我打钱了。哦哦哦,新的里程碑,这样的日子,我一定要慢慢适应。

还好,我可以自己消磨时光。

想起很多年前父母陪我在上海住的日子。碰到好天气,年轻的我心里那个不安份啊!实在是无法形容的不安份,总觉得那年轻的自己在渐渐变老,大好光阴离我远去,而我还一事无成。

也不知道那时的我到底在赶着要做什么大事,一到周末,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偶尔还会对父母发脾气。母亲和我不一样,碰到像今天这样的好天气,她总是说,“这么好的天,要是我能种种菜就好了。”年轻的我无法理解母亲这般没有志向。

母亲说,“碰到好天,读书人可以读书;种田人嘛,那总归就是想种田呗。”

好了,我终于长大了。终于不去想那些莫名之远大志向了。我开始理解当年我的母亲。我只想静静感受时光滴答的声音,感受它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迹,唱歌写字,尽量做我爱做的事情。

于是,趁着《亚搏娱乐网站》似乎恢复原状啦,趁着好天,写下一些无用的东西,纯粹为了在我更老一点的时候,如果有那个时候,可以再细细回味,将来的我的从前。

这个美丽善良的少女,居然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这么好运呢?哪怕看着她的背影,看她渐渐高飞,我也是无比幸福的。2019年10月·迈阿密


上一篇:衰老与永恒《三》

20.

每天早上醒来时我都惊喜自己又开始了新的一天。上天啊!你居然又让我在清醒的意识中睁开我的双眼,哪怕是疲惫且带着黑眼圈的双眼。

这些年我在上海的日子里基本上只有儿子和我一起。睡前道晚安;清晨唤早安。那天我女儿回上海了,趁着娘儿仨在一起,我当着女儿的面对儿子说:

“如果哪天早晨你发现妈妈死在床上了,千万不要惊慌。妈妈的身体也不过是一个女人的身体。你就给我换上你最喜欢见到的妈妈穿的衣服。然后发微信给妈妈的哥哥,让他们来。再发微信告诉远方的姐姐,让她回来看妈妈最后一眼。”

儿子看着我,一幅严肃的样子,点头说好。女儿瞪大眼睛大吼:

“妈妈你怎么会这么胡说八道?!艾伦你怎么这样胡乱点头?”

我面带微笑说,“这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已经早已活过了古人的平均寿命,早已活过了很多人。我也已经养大了你们。我现在活下去的每一天都是上天给我的额外奖赏。我随便哪天走了,也不亏啊。”我说这话真的不是矫情。

谁知道啊?谁知道啊?母亲说,生命是谜,身体是谜,我定会离去,可谁知道我会怎样离去?何时离去?

虽然我和这世界所有呼吸着的生命一样:我并不想离去。

于是我和孩子们承诺,虽然我们并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我们并不知道我们的生命将在何时何地?结束,虽然我随时都可以走,但是我永远也不会去刻意伤害自己的生命,正如我永远也不会刻意去伤害别人的生命。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活着,延续我的生命。

但是生命不可知,神秘不可知。我不会幻想着什么永存。永存的只有此时这片刻的我,飞翔在万米高空,在永恒的无限变化的瞬间,在云端里,似一粒尘埃,随时都可能消亡。我的永存一定会随着那粒尘埃在云端消失,参与宇宙守恒,化为其它任何我无法控制也无法想象的物质。那就是唯一的永恒。

21.

我相信一个人一生的第一个记忆会给Ta?一辈子带来非常重要的影响。我的第一个记忆是我奶奶的死亡。那年我三岁。我只记得我的眼前一片红通通飞落的鞭炮纸屑和震耳欲聋的声音。可能打那时候起我就知道我将无比热爱我的生命。我热爱我的生命,我热爱我的每一口呼吸。年少轻狂时我一直也没觉得死亡有多可怕.......直到死亡慢慢靠近。然后发现人生是这样一场修行:我们将一辈子和死亡的影子拔河,和它共舞,和它漫步在一个平和的世界里。

我的一个某著名奢侈化妆品牌的大亨朋友和我说,化妆品市场行销的宗旨是在一个人的恐惧中寻找和唤起Ta心中的共鸣。

“你将与你内心深处的恐惧缠绵共舞。”

我们恐惧衰老,我们恐惧死亡。但是我说过了,除非我们选择去死,只能活着,且好好活着。我知道,只要我一息尚存,我的生命随时被死亡紧紧地裹着,不可分割。于是,我干脆选择,我将让自己余生的每一个日子都活在光影里,无论是在春花秋月下,或是在冬天的炉火前,还是在如夏天般炽烈的情感中,我将毫不畏惧地与我的衰老如痴如醉地共舞,直到我最后一刻的呼吸。

22.

我们用最贵的化妆品掩盖脸上和身上的瑕疵,掩盖那些无时不在向世人宣布的我们正在渐渐老去的痕迹。

谁不希望自己青春永在,永远性感迷人?

可是衰老本身和衰老所蕴含的内在不都是深情美丽的生命的元素,且性感迷人吗?

随意捡起一片枯黄的树叶,它似乎已经失去了生命的养分,它已经没有了任何光彩,它即将变为尘埃。它还美吗?它还有光彩吗?还会有蝴蝶来为它翩翩起舞吗?还会有人为它吟诗作赋吗?除了化作泥土,它的使命会是什么?

是否它的缠绵是为了哭诉生命曾有的美丽,是否它的离去就是为了孕育新的生命?

如果我没有衰老,我的儿女将只记得年轻时的我。甚至或许我并不会拥有儿女。

如果我没有衰老,我将永远不会懂得生命的意义,看到人生终极的光芒。

如果我没有衰老,我将不会看到并懂得渐渐衰老的苦痛。

如果我没有衰老,我其实就是那夭折的花朵。

如今我儿子的双肩已经扛得起苦难,我女儿的子宫已经可以孕育生命。我挚爱的母亲的双颊已经渐渐塌陷。她生命的烛光已经燃到了最后的火焰。我的双眼满是黑圈,我的手上已经开始有了浅浅的斑痕。我的皮肤已经开始松懈。我的记忆已经开始衰退。

这样的我和年轻时候的我相比还有什么优势?假如我不能更加豁达?更加宽容?更加努力?更加以智慧为明灯,点亮我未来走向死亡的路?

我知道我终将离去。我终将化为尘埃。我感恩时光对我无情的冶炼,此时的我依然能挺直腰板面对无情,此时的我顿时看到时光送来的最美丽性感的智慧之神。她将照亮我化为灰烬之路,让我坦然面对一切,面对至亲的亲人的离去,面对我自己的渐渐衰亡,面对这生最自然最完美的终结,让我回到我生命的初始,那从来不曾存在过的空无。

空无之中生命却依然在静静酝酿,酝酿下一个短暂的高潮。只是它将不属于我,它从来就没有属于过我,它只属于宇宙的永恒:周而复始,漆黑孕育光明。

(未完待续)

湘伟

零零碎碎写月2019年夏·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