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故事」第一次换煤气罐

文/莫自闲


昨晚正坐在办公室里安静地看书,突然接到老婆大人的电话,电话一接通,那边就传来急促的声音:“咱家没煤气了,你看咋办吧?”

“那还能咋办?买呗。你联系一下,让卖煤气的给送过来。”当惯了甩手掌柜的我如此说到。

媳妇一听我这话,顿时就急了,赶紧补充到:“我打电话了,疫情期间,煤气罐只能送到北门口,无法送货入户。你看,能不能出去扛一下?”

我一拍脑门,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原来送煤气都是送货上门包安装的。谁也没料到,因为疫情原因,我们单位进出都需要大boss批准方才得以通行,连送煤气师傅也进不来了,看来只能我亲自出马了。

在送煤气罐的人还没来之前,我需要先回家将旧的煤气罐换下来,再送到北门口去。

一进家门,我便迅速开始翻箱倒柜,找出之前购买的工具箱,用起子慢慢将煤气罐上软管的卡扣卸下来,然后再将软管从煤气罐的出气口拔出。媳妇一看我卸卡扣,这急性子又犯了,火急火燎地说到:“你干啥呢?从那头(接炊具一侧)拔掉不就行了。”

“你是不是傻?我从那头拔掉了,难道还要抱个软管去换煤气罐吗?”看着媳妇着急的样子,我神补刀一句。这个当惯了大小姐的女人,除了结婚之后当了几年老妈子之外,其它生活经验简直为负值啊!

在媳妇无语的眼神中,我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短暂的胜利而欢呼,就赶紧抱着煤气罐跑掉了,我怕走晚了会遇上“暴风雨”!

从我在单位的宿舍到北门口也就100多米的距离,空的煤气罐除了体积有点大,重量貌似也没想象中那么重,我扛在肩上走路竟然也会有大步流星的感觉,难道我是大力士不成?

可惜这种感觉没有维持多久就破灭了。当我从卖煤气的师傅手中接过灌满气的煤气罐时,我自信地往上一提,企图直接扔起来扛到肩上,好家伙,竟然没有成功!看来这个大力士今晚晚饭没吃饱。

为了检测一下自己的力气到底有多大,我随口问了一下卖气师傅一句:“这个煤气罐多沉?”

“空罐16公斤,装满气29公斤。”也不是多沉啊,才不到六十斤的样子,可能是怕太使劲弄爆了(当然是心理作用),也可能是长久不锻炼力气不行了,看来今后的锻炼要将撸铁提上日程了。

正当我为难之际,碰巧曾经的一名同事从北门口路过,我直接来一句:“老梁,能否搭把手。帮我将这个煤气罐送到肩上去。”

“你可以将煤气罐放门卫室,然后开车过来拉啊!”老梁提醒道。

好像是这么回事,我正准备将煤气罐放下,转念一想“我家就离北门口就100多米,有回去开车的那时间,我自己都能扛好几趟 了。”

我停下了放下去的手,正准备继续往肩上扛,老梁又说:“你好歹是一级领导,怎么不找你的下属来帮你呢?那**单位留下的不都是你曾经的下属吗?再说了,你怎么不搬到29号楼去,29号楼不是通天然气吗?”

“我算哪门子领导,手底下连个人都没有?再说了找人还要欠人情,搞得好像我官不大,架子倒不小似的。另外,我住惯了现在的楼层,搬29号楼干嘛。”

算了,面对老梁这样的人,我实在懒的跟他再啰嗦了,执意让他帮我搭把手,独自一人扛回去了事。

回头一想,做人就不该像老梁说的那样,“官本位”思想太重了不好。很多时候,无论官大官小,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情,只有自己去做了,心里才会踏实。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绿河 1 煤气罐是我见过最抑郁的姑娘了,她常常发起疯来,一分钟能发十几条说说,内容几乎都是抱怨这个世界怎么这么...
    绿河219阅读 280评论 11赞 8
  • 每一次经历都是一次新的尝试,应该说我是一个愿意不断尝试新事物的,这一点从小都已现显出来。不服输的倔犟让我那对世界的...
    前行的跋涉者阅读 15评论 0赞 0
  • 今天躺着雨经常躺的地方午睡,光刺得眼睛好难受。难怪中午睡觉,雨总是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唉~我真是个不称职的妈妈,忽视...
    幸福的为娘阅读 1评论 0赞 1
  • 人的一生,总在匮乏时的痛苦和富足时的无聊之间摆来摆去。 祝打开此文的所有朋友,在新的一年里越来越无聊! ...
    悬壶医心阅读 314评论 0赞 0
  • 这一周看上去很短,又感觉很长,是因为一上班,当天晚上我就生病了。半夜里吐了甄整整一小时,全是酱油色,然后胃痛难忍,...
    薇薇安的30天阅读 56评论 2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