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妈《时光回去,只愿未曾遇到你》上市


编辑推荐

本作原为亚搏娱乐网站平台现象级热门连载,是唐妈口碑扛鼎之作,首次以实体书形式出版。唐妈为了实体书能有过硬质量,特意对全书40万字内容进行了精心修改,更正了之前由于连载时催更压力导致的行文粗糙之处。历经半年的精心雕琢,全书*终改无可改,实体书质量在网络版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


内容简介

自从瑶琴九岁那年结识了许岩,便雷打不动地追在他身后。许岩开始对瑶琴并无好感,但久而久之也习惯了她陪伴左右。两人就这样相伴着慢慢长大。

许岩高考前卷入暴力事件,被迫退学,不久父亲离世。一系列打击使他看透了世态炎凉,唯有瑶琴始终对他不离不弃。

时光飞逝,两人已长大成人,关系日益亲密。

随着许岩事业上不断精进,开始了追求名利之路。他为了搭上江氏集团,瞒着瑶琴与江家大小姐交往,一面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一面哄着独守空房的瑶琴。随着生活日益奢靡,许岩渐渐沉醉其中。当许岩名下娱乐场所被查后,他为自保,将身为名义法人的瑶琴推出去顶罪。瑶琴在法庭上等着许岩来救自己,直到宣判的那一刻也没有等到。

瑶琴蒙冤入狱,许岩从此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作者简介

唐妈,少女心不灭的孩儿他妈,亚搏娱乐网站连载专题优秀作者,擅长从女性角度讲述爱情故事,感情细腻,文风平实。生活可以平淡,对爱永远执着。参与 出版短篇故事合集《终有人住进你心里》《越勇敢的女人越幸运》,在网络平台上已发布五部长篇小说,连载字数达150余万字,深得读者欢喜。读者赠语:暖心文字暖心人,落笔有物渡凡尘。

目  录

第一章 锒铛入狱

第二章 只若初见

第三章 朱丽丽的教导

第四章 悔不当初

第五章 登门致谢

第六章 厄运连连

第七章 大雪天的肉包子

第八章 小心翼翼跟踪你

第九章 秋游故人

第十章 除夕的饺子

第十一章 结了个梁子

第十二章 无辜的辣鸭脖

第十三章 通了个大娄子

第十四章 为什么要怕

第十五章 酒宴上的消息

第十六章 被开除了

第十七章 离家出走

第十八章 迟来的原谅

第十九章 城府

第二十章 烽烟再起

第二十一章 宋爸爸解围

第二十二章 瑶琴住校

第二十三章 抓住机会

第二十四章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第二十五章 出活儿

第二十六章 械斗

第二十七章 又是一年春来到

第二十八章 步步为营

第二十九章 等候时机

第三十章 出手

第三十一章 致命一击

第三十二章 那些过往

第三十三章 减刑

第三十四章 后悔药

第三十五章 真相

第三十六章 出狱

第三十七章 不想知道

第三十八章 臭流氓

第三十九章 针锋相对

第四十章 蛋炒方便面

第四十一章 楼兰古丽

第四十二章 想妈妈

第四十三章 楼兰古丽的老板

第四十四章 回家

第四十五章 宋家悲欢

第四十六章 擦肩而过

第四十七章 腊八节

第四十八章 故地重游

第四十九章 猝不及防

第五十章 心疼他

第五十一章 舞蹈班新生活

第五十二章 醋意大发

第五十三章 生日快乐

第五十四章 慌不择言

第五十五章 租房

第五十六章 忘了吧

第五十七章 你我的悲欢

第五十八章 死敌

第五十九章 生不如死

第六十章 保护费

第六十一章 在一起

第六十二章 考虑一下吧

第六十三章 对峙

第六十四章 我愿意为你

第六十五章 质问

第六十六章 喜欢吗?很漂亮

第六十七章 方家的门当户对

第六十八章 我接你回家

第六十九章 冷嘲热讽

第七十章 新邻居

第七十一章 朱家沟风波

第七十二章 住院

第七十三章 不许搬走?

第七十四章 我们分手吧

第七十五章 诊断报告

第七十六章 绑架

第七十七章 单枪匹马

第七十八章 生死一线

第七十九章 泯恩仇

第八十章 求婚

第八十一章 异变

第八十二章 尾声

免费试读

第一章 锒铛入狱

“被告人宋瑶琴犯聚众赌博罪、开设赌场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指控罪名成立,依照《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的规定,对被告人宋瑶琴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宋瑶琴猛地抬起了头,急切地朝身后的门看去。 深棕色的审判庭大门紧闭着,没有人。 宋瑶琴又把慌乱的目光投向了旁听席,没有,都没有。许岩,你在哪里?你不是说你会救我的吗?

宋瑶琴着急地想说点什么,还没等她发出声音,法官已经宣读完了审判书,法槌狠狠地敲了下来。瑶琴眼前有点发黑,心里面的那声呐喊就这么被压了下去,昏昏沉沉地被推着走出了法庭。

宋瑶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回忆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被押送到现在这个地方的。

她眼前一直都是最后一次见许岩时的情形。许岩难得温柔地捧着自己的脸轻轻地吻着,他身上总有种凉凉的薄荷味儿,瑶琴晕乎乎的,耳边只剩下许岩轻轻地呢喃:“瑶琴,你先跟他们走,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一定会救你出来的,一定会救你出来的,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大,宋瑶琴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但还是能听见那个声音,那么温柔,真是蛊惑人心啊。

她忽然扑向了牢房的铁门,扒着栏杆使劲儿摇动着,“放我出去!我是冤枉的!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许岩,你快救我出去……”

她嘶喊着,胳膊没力气了就用脚踹,脚也没力气了就用头去撞,很快便撞得晕晕乎乎。她听得见周围不屑的嘲笑声,可是她停不下来,似乎一停下身体的动作,许岩便真的弃自己而去了。

最后狱警不胜其烦,拿警棍狠狠地敲了敲铁门:“安静!吵什么吵!再吵关禁闭!”

宋瑶琴还想喊,却从背后被人一把捂住了嘴,狠狠往后拖了几步,猛地摔到了地上。宋瑶琴下意识地用手撑了一下地,骨头“咔吧”一声响,手腕一阵剧痛,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别的什么。她一时也忘记再去大喊大叫,只是流着泪呆呆地看着把自己推倒的那个女人。

女人很高,皮肤很黑,宽大的牢服都遮不住她的虎背熊腰。如果不是她高耸的胸,宋瑶琴一定会以为这是一个男人。

这会儿那女汉子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一脸泪的宋瑶琴。

“喂,新来的,每个人进来的时候都说自己是冤枉的。但是,我告诉你,既然进来了,那就是冤枉的也出不去了。早干吗去了?认罪了判刑了才喊冤?傻么你!我告诉你,来了这个地方就得守这个地方的规矩,别你不守规矩,连累我们一帮人跟着你受罪!乖乖待着去!”女汉子指着门口角落的一张床,一脸的凶神恶煞。

宋瑶琴这会儿才发现这是一个大屋子,墙以前应该是白色的,估计是年代太久远,这会儿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上面不知道粘了或者涂抹了什么东西,黑乎乎的。屋子靠墙放了两排上下铺,一排三张,这会儿除了门口下铺那张和最里面的一张上铺,每个床上都有人,无一例外都冷冷地盯着自己。

除了那扇留着一点点缝隙的大铁门外,这屋子没有窗户,屋顶吊了一盏不知道多大瓦数的灯泡,发出刺眼的光。整个屋子里有一股难闻的味道,宋瑶琴一开始没闻到,这会儿却被熏得恶心。

她虽然人迟钝,但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于是默默地站了起来,扶着受伤的右手慢慢走到门边那张床上坐了下来。床上只铺着薄薄的垫子,还有一床潮乎乎的被子,散发着难闻的味道。不过比在看守所的时候睡地上要好多了。

宋瑶琴试着揉了揉伤着的手腕,立马疼得打了个哆嗦,怕是伤到骨头了。她想叫医生,可是忽然想到自己现在只是个阶下囚,哪有什么医生,怕只剩下老虎凳辣椒水了吧。一想到这里,她眼睛便止不住地发胀,使劲眨了眨,才把眼泪逼回去。这里只有自己,不坚强些,哭给谁看?

手腕的疼一阵阵的,瑶琴却觉得也挺好,这样,就顾不上去想许岩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屋子里的其他人坐在自己床上,垂下眼睛干着自己的事情。宋瑶琴惊奇地发现,好几个人在打毛衣。

她侧着身子躺在了冰凉的床铺上,下了半天决心,还是没敢把那床散发着奇怪味道的被子扯到自己身上,就那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女汉子瞅了一眼蜷缩在床上的宋瑶琴,低下头飞快地摆弄起了手里面的两根毛衣针。

宋瑶琴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是被门打开的声音吵醒的。一睁开眼,接踵而来的就是手腕处撕心裂肺的疼,疼得后背都湿了。

开门的是一个面无表情的狱警。她冷冷地看了看屋子里的人,然后目光定在了宋瑶琴身上。

“白天不许睡觉。”

狱警的声音不高,没有音调起伏,和她的脸一样,冷冰冰的,冒着寒气。瑶琴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这是跟自己说话呢。

原来牢里还有这个规定。

她咬着牙坐了起来,低着头看着脏兮兮的地板。

“还有,无论什么时候我问你话,你都要喊报告。”

狱警的眼神像两把刀,刺得宋瑶琴一凛。她抬头看着面前这个面无表情的人,张嘴应了一声:“报告,知道了。”

狱警这才满意了,冲最里面的女汉子摆了摆手,“朱丽丽,出来领饭。”

原来这个女人叫朱丽丽。瑶琴看着膀大腰粗的女汉子拖着沉重的脚步出了铁门,觉得这人名字起的实在是不靠谱。

朱丽丽很快就把饭领回来了。是一大铅桶烩菜。她把桶往屋子中间一放,转身又出去端了一盆馒头和餐具进来。

刚才还坐在床上的人都窸窸窣窣地爬了下来,自发地拿了餐具吃起来。

宋瑶琴之前在看守所被关了三个多月,每天吃的都是白水煮菜,一点油花都没有,这一桶放了零星肉末的烩菜竟然勾起了她的馋虫。她自嘲地笑了笑,宋瑶琴,你果然够贱啊。

她等大家都盛好了,才挪了过去。一大桶菜竟然只剩个底儿了。她尝试着用右手去舀菜,发现根本没法使劲儿,只能用左手笨拙地舀。舀菜的工具就是每个人用来吃饭的小勺子,舀了半天,也没盖住碗底。她叹了口气,算了,就这样吧。

“舀个菜都这么慢!你傻的吧?”朱丽丽凶神恶煞地抢过瑶琴手里的勺子,两下盛了半碗,粗鲁地塞进了目瞪口呆的瑶琴手里。

宋瑶琴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张着嘴傻傻地看着朱丽丽。她有点不明白这个女人了,明明应该是看自己不顺眼的,这会儿怎么又帮自己了?

朱丽丽没有理睬瑶琴的惊诧,倒是看着她肿得老高的手腕皱起了眉。她想起这似乎是被自己弄伤的,她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道:“手腕伤了啊,最好跟狱警说一下,这样子没办法干活的。”

宋瑶琴低头看了看红肿的手腕,低声说了句什么。朱丽丽第二天才想起来,那应该是一句谢谢,然后就红了脸。唉,明明是自己把人家弄伤的,说什么谢谢啊。她把乱糟糟的头发揉得更乱,觉得自己真是没见过宋瑶琴这么懦弱的人。

宋瑶琴坐在床边啃着有点凉了的馒头,忽然想起妈妈最爱蒸馒头了。每次蒸馒头的时候,厨房就蒸腾起满屋子的热气,跟仙境一样,雾气腾腾中夹杂着香甜的馒头味儿。

可是,再也吃不到了。

宋瑶琴狠狠咬了一口手里的馒头,和着眼泪咽了下去。她想起了自己倔强地梗着脖子冲妈妈吼:“我就是要和他在一起!你们谁都别想把我们分开!”

那时妈妈伤心坏了吧,要不怎么会白着脸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连爸爸给了自己一巴掌都没起来拦一下呢……

对不起,爸,妈,对不起……

当当购买链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