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骨科病房日记(3)

2018年1月31日,晴

上午的天气不错,一扫昨日的阴霾,太阳露出了头。病房里与往日一样,病友们各自做着喜好的事情。张姐匆匆走进病房,朝四床看了一眼,见小娟正在睡熟,便径直来到了侯医生的面前。

“侯主任,和您商量点儿事。”张姐客气地说道。

“什么事?你说吧。”侯医生微微感到有些诧异,但还是笑着朝张姐点了点头。

“小娟的事情您也都听说了吧?她的父母太不负责任了!小娟进医院时候,心情看上去就很不好,现在又得了肺炎。我想,我们能不能帮帮她,让她开心起来?”张姐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呃……”侯医生打了一沉,“她的病情倒是得到了及时控制,问题不是很大了。不过,昨天我问她病情的时候,顺便和她聊了一会儿。这里面其实还有一些其他原因,我们恐怕不方便介入。”

“哦?您还知道什么内幕?”

“内幕谈不上……”侯医生淡淡一笑,“小娟说她父母喜欢男孩,现在二胎政策放开了,就准备再生一个弟弟,所以才不喜欢她的。”

“啊,我明白了!”张姐仿佛恍然大悟,“他们一定是想在生第二个孩子之前,先出去好好玩上一玩,说不定还想趁机播个种呢!这样的父母也太不像话了,儿子和女儿都是自己的亲骨肉啊!”

“是啊,可是我们又能怎么办呢?”侯医生摇了摇头,“即便我们能让小小娟在医院里开心起来,等她回到家后,反而会更加痛苦。问题出在她父母身上,我们恐怕是无能为力。”

“您这话我不同意!”张姐用力摇着头,“我们能帮一点是一点,哪怕只是让小娟过上几天开心日子,也是值得的呀。您是她的主治医师,她一定听您的话,所以您务必要多费费心。您要是都不理不睬,那,那……咱们都应该有同情心,您说是吧?”

“小张护士……”侯医生的脸沉了下来,“首先我不是她的主治医师,我也是一个病人。我刚说了,我不想给她短期的所谓帮助,那是不负责任的做法。当然,你有你的观点,甚至大部分人可能认同你的观点。但不能因为这样,就要强迫我接受你的观点。你是想说我没有同情心吗?你这是道德绑架,我无法接受。”侯医生似乎不太高兴,声音也大了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田小帅已经悄悄溜了过来,“诶诶诶,你们别吵,别吵嘛……我刚刚听到了,你们说得都有道理。既然大家想法不一样,不如各显神通,目的肯定是为了小娟好嘛!”

“是额,是额,侯医生讲的也有一定的道理。”胖阿姨此时也出来打着圆场。

张姐满脸的尴尬,便不再多说,转身来到了小郭床前。小郭耳朵可不如田小帅那么灵光,刚刚只听了个大概,见张姐满脸不悦,赶紧抓住她的手,不停地安慰了起来。

“要不我们来想想办法,不一定非要找侯医生嘛!”此时,热心的田小帅也跟了过来。

张姐又把自己想帮助小娟的想法说了一番,小郭不停地点着头,“嗯嗯嗯,你说得对!要想让她开心,一定要知道她喜欢什么。诶,你们女孩子都喜欢什么啊?”

“我小时候喜欢洋娃娃,那时候特别迷芭比娃娃。”张姐回忆着孩时的往事,脸上竟然露出一丝留恋。

“芭比娃娃啊?那早就不流行了吧?”田小帅不停摇着头,“不过,我刚刚听了侯医生的介绍,倒是有个想法,不仅现在能让小娟开心,说不定对她以后也大有好处呢!”

“快说,快说!”张姐闻言大喜,急不可耐地催促着。

“她父母不是准备生个男孩,所以才不喜欢她了吗?那小娟一定心中也不喜欢弟弟!”田小帅分析道,“你刚刚说送她个娃娃,我就想,索性送她一个小男孩的娃娃。这样一来,她说不定慢慢就会喜欢上弟弟,等她妈妈真的生了,她就一定能和弟弟处的很好。到了那时,她父母见她对弟弟好,一定也会重新对她好起来。”

“嗯,这个想法很不错啊!”张姐不停点着头,“可是,万一她不喜欢小弟弟娃娃,可怎么办呢?”

“先试试吧!我们这就在网上订一个,快的话,下午就能送到!”小郭说着,已经迫不及待地把手机掏了出来。

三个人商量妥当,便开始在网上搜寻起来。很快,一个可爱的男孩娃娃出现在屏幕之上。这个娃娃大概一尺来长,虽是个婴儿的形象,却眉目清秀,十分讨人喜欢。

下完订单,张姐匆匆离开了病房,今天正是她值班,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忙。田小帅也回到自己床上,继续和小郭聊着天。寒雨见田小帅回来,一边赶紧问起刚刚发生的细节,一边飞快地在笔记本电脑上做着记录。

“诶,好几天了,怎么也没见你家属来看过你呀?”田小帅讲完了小娟的事情,忽然关心起寒雨来。

“我父母都七十多了,是我不让他们来的。” “那……你老公和孩子呢?他们不会也去旅游了吧?” 寒雨停下手,瞥了田小帅一眼,“你要是想问我是不是结婚了,那就明说,别用这么傻的套路。”

田小帅脸上一红,似乎被寒雨说中了自己的目的,“那个,我只是关心一下嘛!我记得网上看过你的介绍,你也已经是奔四的人了吧?”

寒雨比田小帅早入院一天,田小帅刚一来,就知道她是著名的作家。平日里老阿姨和胖阿姨拉寒雨聊天,寒雨都是微微一笑。田小帅虽然是个自来熟,见此状却也没敢主动搭腔。可昨天寒雨竟然先开了口,而且两人聊得颇为投机,田小帅说话也就没什么顾忌了。

寒雨放下笔记本,转过脸看着田小帅,“你是不是有什么故事想讲给我听?来,我听听看,说不定可以写到小说里。”

“咦?竟然让她反客为主了!”田小帅心里寻思着,嘴上却是满口答应,“好啊,好啊!给你讲讲我的故事。”

田小帅今年三十出头,平日工作并不是很忙,便有了登山这个爱好。一起登山的有一个固定的团队,里面都是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一共五男五女凑在一起,倒也十分热闹。 登山团队经常一道外出,很快便熟悉了起来。慢慢地,竟然成就了三对,让田小帅看了好不眼热。未配对的两个女生本就是闺蜜,不过在田小帅看来,她们之间的关系也许并不那么简单。这样一来,队里落单的就只剩下了男生,田小帅自然不会对他发生兴趣。

登山是件有趣的事情,却又充满了冒险和挑战。记得有一次,三个团队集体去青海挑战一座雪山。刚刚上了高原,便要以当地的毛驴做为代步工具。一名队友兴冲冲上了驴背,瞬间便被掀了下来,还被驴子一脚踩在要处,在医院整整躺了一个月。

寒雨对田小帅的故事似乎颇有兴趣,一边听,一边不时点着头。不过,这次寒雨并没有在笔记本上记录一个字。也许,她其实并不是真的感兴趣,或者,已经把田小帅和他的故事记到了心里。

整整一个下午张姐都很忙,不仅有很多的日常工作,还要帮着一床的老爷爷办理出院。一床就此空了下来,但大家都知道,很快便会有新的病人入住。到了傍晚,快递小哥把上午订购的娃娃送到了护士办公室,张姐一拿到娃娃,马上兴冲冲地赶到了病房。

“小娟,你猜姐姐给你带什么来了!”张姐把娃娃藏在身后,慢慢走到小娟的床前。

小娟依旧面无表情,呆呆地看着张姐。张姐猛然把娃娃从身后抽了出来,递到了小娟面前。此时,病友们都把目光聚集到了四床,期待着小娟能露出难得的笑容。

“鬼啊!”小娟哇地一声竟然哭了出来,紧接着,把头蒙到了被子里面。

“诶?”眼前的情景完全出乎张姐的意料,张姐拿起娃娃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怎么了,小娟?是个小弟弟的娃娃呀,你不喜欢吗?”

“鬼,是鬼啊!不要,不要,赶快拿走!”小娟在被窝里拼命喊叫着。 张姐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侯医生忙朝她摆了摆手。张姐这才反应过来,红着脸,带着娃娃跑出了病房。病房里鸦雀无声,病友们都不知该如何是好。过了好一会,还是侯医生先说了话。

“怎么啦,小娟?”侯医生语气非常平和,“我们不是说好,要按时吃药的吗?刚刚护士姐姐给你吃药,你怎么不听话啦?”

“不是,不是,那个不是药!”小娟仍然大喊着。

“就是药啊,你是不是看花眼了?”侯医生一边说,一边朝张姐使着眼色。张姐此时已经把娃娃放到了护士办公室,又匆匆跑了回来。

“是啊,是啊。”张姐赶紧从小娟的床头柜上把药拿了起来,“就是药嘛,你怎么啦?”

小娟慢慢把头探出被窝,见张姐手里拿的果然是药瓶,这才轻轻松了口气。虽然还没有到吃药的时间,但既然事情已经赶到这里,张姐只好喂小娟吃了两片药,算是蒙混过关了。



【目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8年1月30日,阴 “啊,好难受啊!”时间已经过了子夜,小郭晃晃悠悠从床上坐起,环视着黑暗的四周。 “诶,不...
    猴子猪阅读 107评论 6赞 2
  • 2018年1月29日,小雪 夜,寂静无声,一场悄然而至的冬雪,把大地染成了白色。一阵喧嚣打破了沉寂,清晨六点,天色...
    猴子猪阅读 411评论 6赞 6
  • 骨科病房日记 2018年1月29日 2018年1月30日 2018年1月31日 2018年2月01日 2018年2...
    猴子猪阅读 359评论 2赞 3
  • 离老妈手部手术已经过去一个半月的时间了,但老妈的手部灵活度还没有恢复。特别是手腕部的活动基本处在僵硬当中,...
    潭客富林的家阅读 20评论 0赞 0
  • 小象长着一双圆圆的眼睛,大大的耳朵,长长的鼻子。他像每一个旅行者,背着圆鼓鼓的背包,沿着道路一路走,一路望着沿途的...
    曹溪滴水阅读 2,993评论 3赞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