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骨科病房日记(1)

2018年1月29日,小雪

夜,寂静无声,一场悄然而至的冬雪,把大地染成了白色。一阵喧嚣打破了沉寂,清晨六点,天色刚然蒙蒙发亮,病房里已经热闹了起来。护士和护工们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蜂拥而至,而病人们也都从睡梦中醒来,迎接新一天的到来。

中心医院骨科第一病房,位于住院大楼的第十二层。大楼落成于两年之前,宽敞明亮的病房虽然也都是八人大间,却比其他医院胜强不少。八张病床分成两排,几乎都已住满,唯有四床和八床空闲着。四床的病人昨日刚刚出院,而不知什么原因,靠窗的八床却已经空了很久。

一阵洗洗漱漱之后,便是一顿算不上丰盛的早餐,花卷、酱菜、稀饭,医院食堂的标配。几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匆匆走进病房,领头的中年男子正是中心医院骨科的宋主任。宋主任带着众人一一查过了六位病人,便又赶去了隔壁的第二病房。

忙碌了一个多小时,太阳已经升了上来,病房也慢慢沉入安静祥和之中。病人们有的静卧在床头闭目养神,有的靠在床背之上把玩着手机,有的则开始了日常的闲聊,有的却静静眺望着窗外。此时的雪已经小了很多,隐约能看到远处的小楼,屋顶上积了一层不算厚实的雪。

“侬听说了哇,住院部的徐主任不做来,又换了一个刘主任来。”说话的是三床的老阿姨,今天七十多岁,因为跌伤导致多处骨折,已经在医院里住了一段的时间。

“是哇?好额,好额,伊个徐主任老凶额,不晓得新来的刘主任好不好。”与老阿姨聊天的伙伴是斜对面六床的胖阿姨。这是一个中年妇女,不久前刚刚做了开颅手术,切除了脑中的良性肿瘤。

“哦呦,凶不凶倒也没啥关系,反正主任很少来病房额。”老阿姨显然不以为然。

“这个刘主任我晓得额!”刚刚忙了半天,此时正坐在八床上晒着太阳的胡阿婆答了话。胡阿婆可是医院的老护工,对上上下下的关系非常熟悉,“伊原来是急诊的副主任,在那里一直升不上去,就调来住院部做主任来。”

三个人起劲地聊了起来,而五床上的一位文质彬彬的女士,此时正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在键盘上迅速敲打着。这是一个年近中年的妇女,看上去精神饱满,神采奕奕。

“诶,寒雨老师,侬又在记我尼讲的言语啦?”胖阿姨笑着朝那个女士说道。

“记得以后小说写好了,送阿拉几本喔!”老阿姨马上接过了话茬。

那位文静的女士正是著名的作家寒雨,最近准备创作一部关于医院的小说,却苦于没有太多的素材。寒雨一直饱受腰椎间盘突出的侵扰,于是便决定索性做个手术,趁势在病房住上几个星期,可以收集一些有用的素材。

寒雨微微一笑,并没有答话。正在此时,病房的大门忽然打了开来,一位女护士带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走了进来。病房里一下安静了下来,人们默默地看着这个面无表情小女孩走进病房,一言不发地坐到了四号病床之上。

“诶,张姐,伊是啥人啊?”胖阿姨见小女孩住到了自己身边的床位,便关心地询问了起来。

“胖阿姨,她是新来的病人小娟。”那个被称为张姐的护士笑着答道。张姐虽然被称为“姐”,可年龄也就二十五、六。不过,她已经在住院部工作了五年,算得上是老资格了。

“伊一个人啊?”胖阿姨瞪大了眼睛,满脸的诧异,“啥个毛病啊?”

张姐笑了笑,并没有答话。胡阿婆此时却已经从八床上站起,迈着小碎步走到胖阿姨的床前,“病人的情况不好讲额,侬不要乱问,我去打听一下。”

张姐给小娟换好了病号服,让她躺好并叮嘱了几句,便匆匆走出了病房。小娟呆呆地躺着床上,仍然是没有一丝表情,仿佛是机器人一般。过了不到五分钟,胡阿婆便风风火火跑了回来。

“伊没有大的问题额,是来做一个脊柱侧弯的矫正手术。”胡阿婆的话让热心的病友们放下了心,不过,胖阿姨似乎还是有着很多问题,把胡阿婆叫倒了自己床边。

“伊么有家属哇?”胖阿姨压低声音问道。

“诶,是额,是额。”胡阿婆点了点头,“伊父母讲了,小孩子要多锻炼独立生活能力,所以伊拉送来就走来,讲平日里也不会来额。”

“哪能有这样子的父母喔!”胖阿姨不禁摇了摇头。

“诶,诶,侬在讲什么?”老阿姨见两个人窃窃私语,不禁着急起来,拼命朝胡阿婆招着手。胡阿婆和胖阿姨又耳语了几句,便跑到了老阿姨床边,把刚刚的话重新讲了一番。

时间很快过了中午,一些探病的家属陆陆续续赶来,不过都没有待上很长时间。一对中年夫妇跟着宋主任走进病房,来到了一床的边上。一床上躺的是一位八十多岁的老爷爷,终日里都是闭目养神,安静地睡着床上,从来都不说一句话。

中年夫妇与宋主任交谈了一会儿,似乎只在安排出院的事情。老爷爷是手臂尺骨骨折,做了一块内固定的钢板。如今恢复得不错,很快便可以出院了。宋主任和中年夫妇出去后不久,一个年轻护士推着辆床车,匆匆走了进来。

与张姐不同,这位并不是正式的护士,而是正在此处实习的护校学生小李。小李今年刚刚十九岁,在病人面前话并不多,似乎还有些腼腆。床车上睡着一个小伙子,小李和匆匆跟来的胡阿婆一起把车推到八床前,把小伙子抬到了床上。

“哪能安排到八床了啊?作孽额,作孽额……”胡阿婆喃喃自语着,声音小得只有她自己听得到。

一阵急急的脚步声,闯进来的正是张姐,刚进病房,便皱起了眉头,“小李,谁让你安排病人睡八床的?”

“刘主任安排的……”小李讷讷地答道。

张姐沉着脸,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走到了八床前。张姐附下身子,轻轻摸了摸病床上小伙子的额头,又帮他整理下衣服,把被子掖了掖好。这一系列的亲密的举动完全不像是护士对待病人,让不远处的胖阿姨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张姐和小李出了病房,三个爱聊闲话的女人便马上又凑到了一起。“哪能事体啦?啥个毛病?”胖阿姨率先问道。

“这个病人叫小郭,是张姐的男朋友额!”胡阿婆低声说道,“急性阑尾炎住进来的,刚刚做好手术。”

“诶,这里不是骨科病房吗?阑尾炎哪能住进来啦?”老阿姨十分诧异。

“急诊病房满了,不给手术,让小郭转院呢!”胡阿婆赶紧解释道,“小郭就找了张姐,张姐去找了护士长。可七弄八搞的,不晓得怎么又让刘主任晓得了。刘主任新来的,就给安排了八床。作孽额,作孽额……”

“八床哪能啦?靠着窗子,不是最好的床位吗?”胖阿姨不解地问道,“之前一直都空着,我以为是给重要人物安排的呢!”

“不要乱讲八讲了,重要人物会住大病房啊?”老阿姨不屑地摇着头,“还是听胡阿婆讲讲,八床到底哪能了?”

“不好讲,不好讲额!”胡阿婆脸上露出一丝惊恐,慌忙摇着头,快步走了开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张姐虽然不满之情都写到了脸上,却并没有去给小郭换床。小郭仍在术后的熟睡之中,张姐亲自给他打了吊针,又守护了好一会儿,才离开了病房。病房晚上十点便会熄灯,病人也大都养成了早睡早起的好习惯。

“咳咳咳,咳咳咳……”一阵咳嗽的声音从四床传来。其实从下午开始,小娟就有些咳嗽,只是到了夜深人静的子夜,才显得格外明显。

“小娟,侬没事体吗?”胡阿婆从床上爬起来,快步走到小娟身边。胡阿婆是整个第一病房的护工,平日就住在病房之中,有她自己的简易行军床。

“咳咳咳,咳咳咳……”小娟并没有说话,又是咳嗽了几声。

胡阿婆探出手,摸了摸小娟的额头,心中顿时一惊,“哦呦,哪能噶烫的啦!” 胡阿婆不敢怠慢,赶紧跑出了病房。不一会儿,张姐跟着胡阿婆匆匆赶来。张姐把一盏提灯放到床头,给小娟测量了体温。三十九度二,已经算是不低的温度了。

“多少度?”忽然,张姐身后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正是二床上的病人。这是个中年男子,因为肱骨骨折入院,上周已经做完了手术,如今正在休养之中。

“三十九度二。”张姐答道,“我带她去急诊,请那里的医生给看看。”

“我陪侬一道去!”张姐话音还未落,热心的胡阿婆已经抱着小娟坐起,又从床下把鞋子拿了出来。

张姐和胡阿婆带着小娟出了病房,病房却并没有安静下来。老阿姨和胖阿姨隔着床窃窃私语着,而这时,八床上传来一阵呻吟声。小郭似乎是要赶着凑热闹,偏偏此时也醒了过来。



【目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因为想看的人不更新了,这个程序就没什么意思了。原本准备更几篇原创小说的,现在也没兴趣了。以此留言。
    秘计阅读 28评论 0赞 0
  • 早上依旧是条咸鱼 昨天熬夜到一点?然后翻来覆去睡不着 早上也没怎么睡好 起来之后喉咙特别疼 出门觅食买了法棍?和c...
    Julianna0215阅读 21评论 0赞 0
  • 很多人喜爱风水,但却不知道,真实的风水是养出来的,不是算出来的。 假如败坏了身上的风水,再如何掐算也是无益。今天安...
    星座秘码阅读 80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