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奇葩说之人物秀

在近一周的时间内,我把奇葩说第五季到第一季,基本上全部内容都看完。来随便吐槽一下我对节目里部分嘉宾的一个感官。

当然,节目是需要表现效果的,不一定就是他本人的最真实状态,但是我认为即使有伪装和夸张,也有他个人的七八成内核,导师们除外吧,姑且我就以节目里的状态来聊聊我对他们的喜恶吧。

奇葩说之最爱:陈铭。武大传媒系的老师,超正能量,绰号宇宙中心呼唤爱。八九成的辩论中都可以提升到“属灵”的范畴,基本上以爱收尾,家庭或者自己的爱。有人说他鸡汤陷阱,这其实只是大家的一种逆反,因为他的价值观是我们上一辈人的主流价值观,而且解析的更加清晰。如果硬要给他套一些标签,他就是代表了绝大部分相对保守传统价值观念的正能量的新代表。我是比较保守、传统的人,所以他是我的大爱。我就琢磨,如果任何正面意义的东西都是灌鸡汤,那这个世界还有道德高下吗?是不是大家都只要活在法律的最低线就可以了?难道你所有对朋友的需求,除了物质方面的,不都是基于对正能量的需要吗?

奇葩说之女性最爱:詹青云、马薇薇。如果我只看了第一季,我一定是最爱马薇薇的,只可惜在后面几季,或者因为节目效果,或者因为人的蜕变,她已经不是第一季那个最本真的自己,也许那时候她在奇葩说没什么可以失去,但是现在已经有了重重龟壳,那已经不是马薇薇,只是奇葩说第一季BBK。詹青云,其实我不太了解,第五季到目前为止也只有她一两期节目,却能压倒性的让我更喜欢她。她本身够优秀,身上的光环我没有太去了解,哈法博士,辩论赛冠军辩手,演讲节目的总冠军,加上她节目上的表现力度,足以让我对她送上膝盖,她甚至不需要像第一季马薇薇的那些夸张辅助,她就能力压马薇薇成为我的“新宠”。

奇葩说之导师:我之前更喜欢蔡康永,而有点嫌弃高晓松以优越感的形式站在道德高点去指责别人。看完第五、第四、第一二三季,我对他们的喜好又发生了一点变化。高晓松依然是那个高晓松,虽然还是有点讨嫌,但是能看到他的优点,而且基本上他讲的话我都能听一听。反观蔡康永,之前我是非常之喜欢,甚至达到对陈铭喜好的那个高度。但是最后看完第三季之后,我有了一种新的感觉。蔡康永全程五季都在,看完第五、四、一、二的时候,我对蔡康永的认知评价非常高。其中第二季高晓松缺席,蔡康永的对立面是金星,金星简直弱爆了,基本上每次我都直接跳过听蔡康永的评述,也正是对照第二季和第三季,我对蔡康永的认知逐步改变。第三季,蔡康永和高晓松一人带一队,固定队员的对立方争胜负,以致好几次,都能看到两位导师是真的针锋相对了,也许,他们辩题的最初立场并不是基于他们原来的三观,仅仅是节目选项上面的必须,因为一个队从导师到学员的立场都是固定且绑定的。但是在对立和辩论的这个过程,往往就强化了他们的认知,胜负之心或者虚荣偶尔也会出现在台上导致的就是较真。也正是对比第四五季他们不再如此的针锋相对,第一季两个人立场的随意和辨别、思考角度的悠闲,第二季蔡康永的压倒性优势,又故意收敛着打辩论的克制,第三季如此的立场和阐述,让我对高晓松的感官略好,而蔡康永的随意变化性,让我几乎无法听他讲完他的辩题,因为无论他怎么就你都知道他的大部分都是鬼话,不一定代表他自身的立场,仅仅是辩题的需要而已。你越认真越容易被他们混淆你的评判三观,看看现场的观众表决就知道了。第三季里,蔡康永队的胜利,大多出于蔡康永说话的角度,事实上高晓松队的实力更强,但是在比赛中蔡康永队却赢的更多。为什么?因为高晓松只是从自己的角度和立场去解题,而蔡康永是从观众想要的去解题,他能很好的,很虚假的进行逻辑诱导,他的大部分讲话仅仅是为了引导观众的选票,为了输赢而不是为了更好的视觉和他本身真实的观点。这是在他们第三季固定了立场和队员之后出现的困境。幸亏第四五季已经改变了这个情况,不然,节目再继续下去,总会把奇葩说、高晓松或者蔡康永某一方玩死为止。再说其它的马东、罗振宇、张灵泉。马东作为主持人和幕后老板是很成功的,也许他也有高晓松或者蔡康永的能力,但是主持人的角色让他没办法展示,不太多的评论。罗振宇,上节目的时候我还把他和锤子罗永浩混淆呢,实力还是蛮强的,罗辑思维嘛。张灵泉,央视的玩文字几十年的主持人出身,实力不弱很正常。

奇葩说之常驻选手爱好排序:傅首尔、邱晨、胡渐彪、艾力、颜如晶、李林、黄执中、姜思达。这个排序中有的是因为能力,有的因为印象或者是二者的综合。为什么是傅首尔最前,因为我是从第五季、第四季最新一集倒退着看到决赛、初赛的。所以一开始就看到了傅首尔的优秀,却终结于第二天傅首尔董婧之间的纷争。说实话,傅首尔对她的不满就是艺名首尔,她本名是傅娟。然后,因为纷争,她的最初美好的印象和能力也就刻度在我记忆里的这个阶段,尽管第四季起始的时候能力没有这么强。邱晨,第二季的冠军,能力还是有的,按照她在节目里提到过的,黄执中、马薇薇、邱晨这个排序是三个人十多年来的辩论能力排序,也是国际一流的水平。在香港从事设计师工作,也许不是奇葩说她的辩论能力会一步步没落。我看不到她特别优势的地方在哪里,她可以说动一部分人,也有一部分落地,但是相对其他人的风格浓烈,她显得没那么突出,也许她就是共情本人吧。胡渐彪、40岁未婚,能力很强,听起来很舒服,争分能力一般。艾力,第一季七强里最正常的人,前新东方英语老师,止步五强。实力略弱,三观正,能给人一点的认同。颜如晶,太单纯了,26岁的人不能交谈只能辩论,反正没办法做朋友,观点和角度还是蛮喜欢的,但是生活太单一,少了很多东西,第一季决赛中还无法高密度高能量的输出,负于马薇薇这种人精,辩论职业性更强,更能临场发挥的人。李林,个人风格浓烈,就是简单的喜欢了。能力需要加强。黄执中,42岁未婚,个人能力毋庸置疑,第三季BBK,不说最强,至少前五强浮动应该是他的实力指数,因为这毕竟不是正规的辩论赛场,他的煽动能力未必每次高于马薇薇和邱晨。他这个人最大优点或者最恐怖的地方,也是我不喜欢他的原因,每次他立论预设几个基石,然后就进入他构造的世界去打辩论,如果对方能够及时跳脱出来是可以打败他的,但是他总能往他预设的那个世界去带节奏,总恐怖的就是,有个时候他预设的那个世界是很没有人性的,基于绝对理性或者利益,他会反复强调是开脑洞和无道德评论,然后再描述一个跟事实相悖,在他的预设世界里成立的扭曲的故事场景,很多时候甚至是反事实的倒溯,把选手的导向性逆转。这就好像蔡康永一样的,更趋向性的为了观众席上的选票,而不是阐述一些应该的立场和角度让观众去学习,仅仅是为了名利而左右普通选票的政治家,这是我为什么最不喜欢他的原因所在,因为事实上他和蔡康永都是台湾人,蔡康永是娱乐圈语言大咖,他直接是政治圈的人,难怪他的实力强悍、角度刁钻而且偶尔开脑洞反人性,穿透人性。最后一个姜思达,第四季最初对他的印象是什么鬼,妖艳的非异性恋,某次辩题的力挽狂澜让我认可他的实力,但是却没办法喜欢他。再倒回看第一二三季,原来前几期他都参加了,一二季没有太多存在感,第三季时保联是不是暴政中间彻底爆发,我似乎是理解那种能力的突然爆发的,我初中时候和舍友对象棋的时候,我也是某次能力突然爆发,跻身于他们的那个位阶实力。在这一期里他的辩论制造了一个奇葩说五季中唯一的特例,他抢的选票不是最高的峰值,但是在他讲完之后,对方辩友,1V1的对立面黄执中,包括他后面的所有选手,包括三位导师,基本就已经放弃再从不同的角度来抢票了,基本认可了他辩完之后的结果。可能这也是我不太喜欢黄执中和蔡康永的一个地方,他们太聪明了,知道什么时候不逆势而为。你再豁出去也不一定能赢,不如痛快的认输,他们仅仅是为了输赢,而不是为了表达和阐述。我不做更深的阴谋论。

诸如花希,没那么妖艳的非异性恋,实力也还可以,既不喜欢也不讨厌。

奇葩说之常驻选手讨厌排序:肖骁、董婧、范湉湉。他们三个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为了博出位,太功利化的造作,让人厌烦。讨厌董婧是直接因为她和傅首尔的纷争,我认为她人品问题,而她个人拉票的能力又一般。讨厌范湉湉,就像曾经讨厌高晓松一样,她以上海人出身成长的优越感加咆哮帝加为名利博出位的演艺圈艺能镜头感在奇葩说上造作。换言之就是,她和最讨厌的肖骁因为都不是辩论出身,而仅仅是靠自身夸张造作的人设,加上她之前演艺圈18线的一些经历和比较弱的个人能力,加上咆哮帝和夸张的女人、狡辩诡辩耍泼来拉票,所以,即使她带货能力强,也是很让人讨厌的。她的人设离开了我对女性的美好认知,感觉她的身上有抹黑东北人特性的点,一度让我以为她是东北女人。最讨厌的是四川成都搞不清是爷们还是娘们的肖骁。据说肖骁在参加奇葩说之前基本已经要逃离北京,不做北漂了,因为奇葩说而火,因为奇葩说而立,第一季的季军,第四季的BBK。貌似第四五季她要稍微正常一点了,至少在着装上面,第五季没有让我那么烦。但是我在最近看的第一二三季里简直无法看她,全部是快进跳过。分析一下为什么?首先她因为准备逃离北京,那么奇葩说这个机会是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一定要牢牢抓住。(打字时候一度把肖骁的他和她混淆,这就是我为什么特别讨厌她的原因之一,因为她让我潜意识里无法分辨肖骁到底是哪个TA,这对于我这种比较保守的直男癌,是不接受的。如果范湉湉是男性倒置女性,那可能范湉湉会让我觉得比肖骁更讨厌。)为了在奇葩说挣钱,这个也无可厚非,人首先要生存,所以她就不惜扭曲人设,再男女反串中间博出位和博选票,美其名曰是展现最真实的自我,其实质是伪装塑造一些拉票的包装,因为对比我喜欢的那一部分奇葩说选手,那些人基本都是辩论圈出身的,包括陈铭、詹青云、马薇薇、邱晨、胡渐彪、颜如晶、黄执中、姜思达,全部都是大学校辩论队出身,参加过全国或者全世界华人的辩论赛。甚至于范湉湉、肖骁、马薇薇三个人在第一季之后成为朋友之后,前两者与马薇薇的交集就是物质消费,服装和包包之类的,而马薇薇对她们两的谈资是多读点书,推荐什么书给她们看,她们却嗤之以鼻。这也是后续的她们每次都无法给出更多耀眼的论点而仅仅是刷她们那贫瘠的论点和故事加上自身妖异化人身的带票能力,各种耍泼耍赖而已。不知道我喜欢的那些正统出身的选手会不会有对她们两个人嗤之以鼻的无奈和鄙视,因为她们在无法辩论的时候就直接耍泼打滚,这在正式的辩论赛上是不可能出现的,但是作为综艺节目你又不可驳回。所以,第四五季,肖骁不再那么妖艳的时候,我能够接受的多一点点,但是看她前三季的各种花俏装扮和撒泼的不男不女表演,真的会有呕吐的感觉,所以只能每次快进跳过。可能这也是为什么会导致我后期在印象里把詹青云视为最喜欢的女性代表,因为她是正常女性在奇葩说里表现出超强能力的一位高知。同理,傅首尔也是这样。颜如晶是26岁的女孩,邱晨基本不在我女性审美观念内。基于第一季的前七强,只有唯一的艾力一个直男,其它三个妖艳化代表:花希、范湉湉、肖骁,加上后期暴起之秀姜思达,两位女性颜如晶、马薇薇,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或者说奇葩说的导向能力怎么了,选出来的七个人中间只有一个是正常男人,不免让我寻思高晓松和蔡康永都未婚,搞不好有谁性取向异常也未可知。从肖骁到姜思达到高晓松蔡康永,让我重新审视了我对同性恋的恶感和认可度。我以前是极度讨厌男同的,现在,我觉得,我可能还没有达到接受同性恋的境界。当然,我自己也是一辈子不想进入那么高端的恋爱求败之境界。当思想认知的境界高到一定的程度,如果已经很难在那个境界高度里找到异性恋的对象,他可能完全脱离性别,直接进入柏拉图的永恒思维恋爱模式,他已经不需要用性行为来表达爱。柏拉图不是同性恋,你可以允许TA的一个性无能,但是那不能等于爱无能。可是我们现实中的那么多同性恋他们是这种人这种境界吗?如果他们可以一辈子不需要同性的性爱行为获得愉悦快感,那么我会尊敬他们,如果他们同性恋的同时还需要同性的生理性快感,我一直以来的态度都是无法接受。你们可以存在,但是希望你们不要,也不应该在一些公共场合和宣传平台上或明或暗的表达或者暴露这种倾向。如果一个公众人物隐蔽自己这种倾向,私下里可以有其他任何的性行为,只要彼此愿意不干涉到其他人就可以。但是在公众场合上展露突破道德底线的妖异行为,是对大众的一种侵犯。坚决拒绝!坚决抵制!这是我为什么最讨厌肖骁,还勉强能够喜欢姜思达的原因。因为姜思达从来都是凭借实力,而很少依靠反差的妖艳来拉票。哪怕是第一季很快就被淘汰,第二三季他依然没有依靠这方面的妖魔化来拉票。

再说一下奇葩说的观众和幕后,100位观众,以在校大学生为主其中女性大学生又占主要部分,有次导师提到是有80多位女大学生。这就首先给了观众们一个反思,年轻大学生的观念,当然首先奇葩说也定位了他们的节目受众是90和00后,那这部分人的观念不可能代表普世之价值,包括辩手们的被票选就是被这部分人决定的,所以这是陈铭之流偶尔斗不过肖骁之流的原因。但是,百分之八十几的女性大学生,这个真的能代表90和00后吗,只要换成八十几个男性同龄大学生,不用辩论,保证范湉湉和肖骁之类的早就被票选下去了,所以节目组为了话题需要,为了收视率,至少为了部分人,他们筛选了这样的一部分观众坐在评审席上。也因为等等类似的原因,第四季终于让肖骁走到了BBK的位置,不是观众的罪恶却是幕后和米未的策略性选择导致了一切后果。最后,奇葩说的幕后,让我很仰慕和艳羡的一群年轻人,比我年轻,比我有才。希望奇葩说节目越来越好!

希望有一天,世界更开明。自由意志不是被奇葩说筛选出来的自由意志,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左右的三观基础。直觉可能不一定那么准确,大家都需要一步步的,更成熟。

爱自己,爱家人。继续努力!


PS:辩论技巧在整个辩论过程中是基石,看姜思达逆天的那一期时保联是不是暴政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案例,从剖析对方论点到插科打诨拉拢人气再到抛出自己的论点,全方位分析,最后收尾。他们这些专业辩手基本都是之类的几段论套路,很实用。包括导师的立论就更简单,就是几根简单的基石让你进入他们的立论世界,之后他们就不需要辩论技巧了,直接用生猛的知识碾压过去,所谓的自由意志就跟着他们的表达而跳动着立场。学习他们的能力和看事情的角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