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

1

坐在办公桌前的吴凯此时已经没有任何心思再去工作了,一条突如其来的短信打破了他原本宁静的下午时光。他手里握着发热的手机,两眼盯着屏幕翻来覆去地看,那条短信的页面一会关上,一会又开启。

“吴先生,你老婆楚晓晴有外遇了,有意可以回电。”

明明只有十几个字,缩进到手机屏幕上也只是两行,但吴凯却像是在面对一道高考题似的,把每个字的一笔一划都看得入木三分。这能是谁呢?诈骗犯不会同时知道自己和妻子的姓名吧?朋友之间会开这样的玩笑吗?如果是非常要好的熟人,就更不应有这样捉弄人的方式了,毕竟那几个随口就能叫得上来的哥们都知道自己整天最怕的就是这种事。

吴凯对于要不要回电这件事犹豫了很久,他很想拿出桌对面那个大块头同事的样子,不假思索地拿起电话,等对方刚一接通,或是在接通的前一秒就开始粗声喊道:你他妈是谁啊?管好你自己媳妇吧,小心我先让你戴上绿帽子!

可惜,吴凯在心里给自己打了几次气也终究没能摆出那副模样,况且拖延了那么久,时间上也证实了自己的犹豫,这套方案可以否定了。

随后,他觉得自己可以温文尔雅地回复对方的电话,彰显自己是一个十分有器量的人,用自己的冷静来打乱对方蛊惑人心的伎俩,从而占据主动。

嗯,目前来看,只有这样是最稳妥的了。吴凯起身朝办公室外面走去,

他找到了一处狭小的拐角,清了无数次嗓子,又三翻五次用口水润色了喉咙,终于拨打了那通电话。

没有彩铃,电话响了四声才接通,但是并没有声音。

“喂?”吴凯忍不住先问了过去。

“吴先生,是你吧。”女人的声音,准确的说,是加工过的女人声音,因为每个字都有些吃力的滞后,听起来像林志玲——原来对方用了类似变声器的东西。

“你...是怎么...咳,凭什么说我老婆有外遇?”吴凯马上就自乱了阵脚。

“告诉我一个邮箱号,我把录音发给你。”

“呃...邮箱吗?可以,你记一下...”吴凯告诉了对方一个自己并不常用的邮箱号,说完之后有那么一秒钟他并不确信这个邮箱到底还能不能使用,他想反悔,但又觉得这样很丢人,便听之任之了。

挂断电话后,吴凯迈着沉沉的步子回到了座位上,他盯着电脑桌面叹了口气,和他想象的不同,这不是一个无聊的骚扰电话,看来事情还真是有些麻烦,倘若刚才不回拨过去这通电话兴许就不会有愈发沉重的心情了。但邮件还是要留意的,此刻他还有一线希望,很有可能是对方弄错人了呢。

点开邮箱,吴凯马上下载了那段语音,戴上耳机,两手把耳朵捂得严严实实,怕外人听到,也怕自己漏掉什么关键的信息。

声音像是从一个空旷且带回音的场所传出来的,譬如厕所。女人的声音很大,男人的声音极小,要闭眼仔细听才能听到,而且是经过电流传送过来一样。

“怎么总给我打电话,到底什么事?”这显然是老婆楚晓晴的声音。

“别着急啊,这不是想你了吗。”声音太小,分辨不出多大岁数,唯一能确定的肯定是男人发出的声音。

“别说那没用的,挑重点说。”

“也没什么,就是最近想看看你,我的宝贝...咳咳...”

“什么宝贝?这么多年了没想起我,现在我有家有孩子了倒联系我了。”

“最近病了,想起咱们以前的日子...”

录音里沉默了几秒钟,而后妻子先开的口。

“最近公司忙,你先过来吧,我抽空去找你。”

“好好好,我...”

电话被挂断了,紧接着是水龙头发出的冲水声。录音也随之停止。一切都没错,老婆的声音不假,也是她说话的语气和方式,可电话的那头是谁呢?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人啊!

吴凯仍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思考着。楚晓晴今年32岁了,虽然过了最靓丽的年纪,但打扮起来放在人群中也一定是最先被发现的一朵成熟的玫瑰。即便是生过孩子的女人,身材和之前比也发生没太大的变化,反倒是胸部比从前更加饱满了。每当吴凯同老婆亲热的时候,在他心里总是有那一小块面积是用来担心的。他担心这么好的一副身材穿上那修身的深蓝色职业装,两腿套上一双半透明的黑丝袜,白衬衣的领口稍有张开,待她弯腰或下蹲时,其他的男人会怎么看。

带着这样的心理,吴凯总是在床上没法放松地释放自己,每次都是匆匆了事,时间一久,二人便都没了兴致。难道是因为这个?可是,录音里的信息告诉他,那个男人是楚晓晴很久前就认识的人,也许是在他们结婚前,甚至更早。老婆的过去对于吴凯来讲一直都是迷,他们之前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楚晓晴是外地人,但却从来也没见她回过老家,她说自己的妈妈在她小时候就去世了,爸爸也早年弃她而去。两人也没有正式的婚礼,代替的只是一场旅行罢了。

她以前到底经历了什么?如今又找上门来,平静的日子要结束了吗,当初就有人提醒吴凯说这有可能是个定时炸弹,凭吴凯的条件谁也想不到会娶上一个人间尤物般的老婆。

完了,美梦还是要醒了。吴凯再次拨通了那个陌生的电话...

2

徐爽两手叉在胸前,用屁股倚靠在刘成功的桌子上,近乎于紧身的白衬衣下露出了一截嫩白的腰,腰上拴着一条细细的红绳。刘成功斜眼盯着徐爽的腰一动不动,嘴里念叨着:“咱们这么玩,是不是有点过啊?”

徐爽回过头,侧着脸说:“我这叫惩恶扬善,替天行道,同事之间么,要敢于纠正对方的错误。”

刘成功把桌子上的员工资料收回了档案袋中,说:“你是惩恶扬善了,要是这一枪打歪了,我这人事主管可就糗大了。”

徐爽身子一歪,胸前的衬衣扣刚好撑出了一道空隙,里面露出黑色蕾丝的文胸。她伸出小指轻轻地勾住刘成功的小指,又说:“知道你好,就这一次,把楚晓晴挤走后我好好犒劳你。”

刘成功被徐爽的小指头碰到后身上像被电流从头到脚走了一遍,裤裆里的玩意竟马上紧绷了起来,挑着眉毛回道:“哟,怎么个犒劳法啊?”

话音刚落,徐爽的手机响了。她马上严肃了起来,把手机摆在刘成功的身前,又将一个小音箱对准话筒处,随后自己带着蓝牙耳机跑到屋子的另一端,再张开嘴时,徐爽的声音已经变成了林志玲。

“吴先生,现在你想明白了?”徐爽靠在墙上,用手抚摸着自己一条弯曲的大腿,一边说话一边向刘成功抛媚眼。

“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那现在,我该这么办呢?”

“你呀,多留意短信,我会时时刻刻告诉你她的行踪的。”

“什么?行踪?你和她很熟吗?”

“这你就不用管了,到时候祝你捉奸成功就是了。”

3

放下电话的吴凯忍不住用手捂住胸口,“捉奸”这两个字让他心里面隐隐作痛。尽管他无数次幻想过这样的画面,直到事实真的来临的这一刻,他还是感到不能接受。现在只差把这个画面的幕布揭开,看一看那个管自己老婆叫宝贝的男人到底长什么样,看一看那个曾经也在床上拥吻过老婆的男人到底哪里比自己强。

晚上六点半,吴凯再次收到短信,只有四个字:她下班了。

吴凯刚从父母那里回来,他决定把三岁的孩子先放老人那里待几天。收到短信后吴凯匆忙把车停靠在路边,拨通了楚晓晴的电话。

“喂,老婆,下班了吗?今天早点回来,我给你做些好吃的。”

“老公,今天还真不行,我晚上得加班,明天有一个招标会,我得把材料准备好,到家估计得半夜了。”

“什么?”吴凯调整了一下呼吸,再次说:“哦,没事,没事,那我自己随便吃一口吧,你忙着。”

楚晓晴本来做好了迎接吴凯埋怨的准备,却不曾想自己的老公今天像变了人一样的冷静,在电话这头竟笑出了声:“嘿哟,今天这么大方呢?知道理解我啦?”

“知道!特别理解,工作么,最重要了!”吴凯挂断电话后用手狠狠地捏了手机一阵子,就好像再用些力就能把它捏碎一样。加班,半夜,这几年里,这样的情况还真是经常有。他一直劝自己相信这都是真的,偶尔也会在脑中蹦出来一些猜测的画面,在他漫无目的的驾车从一条条夜晚的街道穿梭时,会从某个酒店的门口见到老婆和别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后面的事情该这么办呢,画面总是一闪而过,却没有告诉他接下来该做什么。停车,走过去给那个男人一拳,然后对老婆说:我瞎了眼,再见!可万一,那男人十分高大威猛呢?或是二人直接走向一辆宝马七系,自己的颜面何存啊?

吴凯把车开到了楚晓晴的公司楼下,他在车里面安静地坐了十分钟。他翻开手机,看着那条只有四个字的短信,他知道这是徒劳,因为公司里面根本就没有楚晓晴。现在给老婆打电话会怎么样?肯定不会马上接通,有可能她会从浴室里匆匆擦干身子再拿起电话,知道是自己打来的一定会很恼怒,然后又得装作很忙碌的样子来回复。或是电话那头周围一片寂静,要是把耳朵使劲贴在听筒上也许会隐约听到男人的喘息声。

吴凯走出了车门,一边拿出电话一边走近楚晓晴的公司。电话果然响了一阵子后才被接起。

“喂,老婆,你在哪呢?”

“我在公司呢啊,怎么了?”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啊?”

“哎呀,你别老疑神疑鬼的行吗,我刚才敲文案就剩一句话,突然电话响,灵感都没了。”

“算了吧,楚晓晴,别费劲了,跟我说实话吧。”

“什么实话?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你现在到底在哪呢,我不跟你闹,咱们把话说清楚了就行。”

“我就在公司呢啊!”

“我也马上到你的公司了,你确定咱们俩能见着面吗?”

“什么?你来我这干嘛啊?”

4

楚晓晴拿着电话的手开始有些发抖,另一只手赶紧把身旁座椅上的男外套塞进了柜子里,刚合上柜门,吴凯就出现在了公司的玻璃门前。走廊里昏暗的光线下她看见自己的丈夫张着嘴愣在那里,而吴凯的身后的不远处是亮着灯的男厕所。此刻,她希望男厕所里面不要发出任何冲水之类的声音。

“你怎么来了?”楚晓晴先问道。

吴凯还是没有把手机从耳朵旁移开,他干巴巴地眨了眨眼,像得了口吃症一样说:“我,我就是,想来看看看你。”

“你是不怀疑我啊?吴凯,刚才电话里你叫我什么?”厕所的灯光忽然闪了一下,楚晓晴下意识地用手狠抓了一下裤子,当然,有桌子挡着,吴凯看不到。

“没有!没有,我其实是给你送饭来的,你看,你加班还没吃饭呢吧!”吴凯低头看自己两手空空,越说越心虚。

“那,饭在哪呢?你大晚上出来了,宝宝怎么办啊?”

“哦,我把宝宝放我妈那了,饭,我给落到车里了,我这就去拿哈!”

“别了!我吃过了,你带回家去吧,明天当早点吃。”

吴凯正在脑子里拼命地想附近哪家餐馆做菜比较快,没想到楚晓晴让自己先回家,便马上答应了,随后像个对战场还有些不舍的逃兵,离开了大楼。

男厕所的门开了,楚晓晴松了口气。不一会,男人坐回了之前的位置,对楚晓晴说:“宝宝几岁了?”

“三岁了,问这干什么?”楚晓晴有气无力地回道。

“以后早晚也得见的吗。”

5

转天,徐爽挂断吴凯的电话后疑惑地看着刘成功,说:“没错啊,昨天楚晓晴明明跟她的组员都说下班了,我看着她开车走的呀!”

刘成功说:“是没错,而且昨天我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的人,我锁的门。”

徐爽:“她那里倒是有一把公司的钥匙,可她回来干嘛呢?现在公司没什么紧急的事要处理啊。”

刘成功:“这事不简单,我看你还是别淌这摊浑水了,我老婆最近对我也是疑神疑鬼,弄不好把咱们俩都搭进去了。”

徐爽像是没听到刘成功的话,两眼望着天花板自言自语说:“看来光打几个电话发几条短信是不行了,还得我亲子出马。”

刘成功有些恐慌地问:“你又想做什么?”

“这周末的客户见面会,我帮着吴先生把鬼给找出来。”

对于楚晓晴每天接触的男人,徐爽比吴凯要了解的多。倒是应了那句“真正了解你爱人的人不是你,而是她朝夕相处的同事。”女人在职场里要想混出名堂来,颜值是一张通往捷径的通行证,男人看的是她们的外面,想的是她们的里面,外面只能抓住男人的眼睛,里面才能套出男人的钱,这是徐爽总结的女人职场圣经,当然,用她的话说还要再补充一句:只限于美女。

她和楚晓晴曾经同在一个小组里当助理,两人一起因客户跑单后在厕所里抱头痛哭过,一起坐在骄阳似火的马路边吃过肯德基。后来她们的经验越来越多,人也越来越会打扮,逐渐,二人变成了公司里的招财姐妹花。但楚晓晴嫁人了,还当了妈,徐爽本以为这是她超越楚晓晴的机会,却没想到楚晓晴的客户只增不减。很多客户放弃徐爽的原因也很简单,每次他们听到徐爽在一旁用河南话打电话时,他们都觉得浑身不自在。

但没人知道徐爽是一直在帮着弟弟攒出国留学的钱,为了这,她只好不断去讨好不同的男人,为了这,她连一个真正的男朋友也没有,更别说结婚了。每次她从楚晓晴的办公桌前走过时都要看一眼那上面的三口合影,都是当初一起打拼出来的,现在凭什么楚晓晴过的这么幸福?

这天,徐爽并没有按时下班,她等到其他都离开后独自坐在了楚晓晴的位置上。她环顾四周,猜不透那晚楚晓晴为什么还要回来加班。正一筹莫展时她看到身旁的椅子上有两根一指长的白发。这可是大发现啊,公司上下年龄最大的就是老板,头发也只是半白而已,况且平时几乎看不见老板现身在公司里。楚晓晴的客户里,哪个岁数偏大呢?徐爽在脑中迅速过了一遍人脸,有两三个的确是上了岁数,而他们也会出现在周末的客户见面会上!范围缩小了,事情明朗了很多。要么是楚晓晴有一段不要脸的婚外恋,要么就是她和客户在盗取公司内部信息。这哪一条都够她受的,楚晓晴啊,你也有今天!

徐爽拿起电话给吴凯打了过去,没有用变声器。

“喂,你是?”

“吴凯,还认得我吗?”

“呃,徐爽?”

“哟,记性还不错。”

“这是你的电话?那之前也是你给我发的短信?”

“是我。”

“你怎么害我啊?我记得你和楚晓晴关系不错啊!”

“不错?呵呵。不是害你,我这是在帮你。那天的消息是我这出现点差错,不过这样一来,问题就更严重了!”

“怎么就更严重了?我老婆分明没有什么事情啊,她在加班。”

“加班?我在她办公椅上找到了两根男人的头发。”

“头发?那也是正常的吧,公司里那么多男人...”

“你听着,周六下午五点半,丽丝卡尔斯顿,到时我会给你一张邀请函,我在明,你在暗,多注意我的提示。”

“徐爽,我看这事要不就算了吧...”

“你知道公司里都怎么称呼你吗?”

“什么?”

“怂包!当初你们俩谈恋爱,领导还没说什么,你就先辞职了,然后找了个什么破单位,朝九晚五的当家庭主夫,他们都叫你怂包!”

电话那头没了声音,不久后吴凯又说:“好的,我知道了,到时联系。”

徐爽挂断了电话,在楚晓晴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对着那两根白发说:“怂包”。

6

这两天,吴凯异常的安静。他不再对楚晓晴嘘寒问暖,也没心思工作,在他脑子里一直重复着“怂包”这两个字。终于等到周末时,他独自来到了丽丝卡尔斯顿,这是他经常路过却从未想过自己要踏入半步的地方。然而在吴凯刚毕业那会,他其实憧憬过要在这里和爱人举办婚礼,要让很多很多人在这里来见证他走向人生的巅峰。物是人非,丽丝卡尔斯顿还是那么的典雅奢华,而他的心却早已沉浸在人海的谷底。当初楚晓晴选择不举办婚礼,这让吴凯感到轻松不少,他不想亲手毁掉曾经的美梦,既然做不到,莫不如干脆不做。承认自己的失败要比继续折磨自己简单得多。

见到徐爽后吴凯心中又掀起了一丝悸动,毕竟,当初吴凯对她也是有些好感的,只是自己有些听不惯她的河南口音,也过早就知道了她有个无底洞的弟弟。

没有什么寒暄,徐爽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你老了不少啊。”

没等吴凯想好要说什么,徐爽就把一张邀请函塞到了他手里,随后撇了一眼四周就转身离开了。吴凯戴上了一副墨镜,出门前还特意挑了件基本没穿过的高领大衣,系上拉锁,他无奈地在心里说:我他妈像个私人侦探。

进入会场,弦乐四重奏的声音响起,靠着墙壁的一圈是各式各样的冷饮和甜点,酒水旁用银色的器具装着冰块,一叠叠慕斯蛋糕像五颜六色的花朵把会场围城了一圈。在他眼前,这些参加宴会的人简直就像电视剧里的一样,不用猜也能知道他们身上穿的一定是价格不菲的衣服。无论男女,头发似乎都做了造型,但却不做作,看上去和这环境融合得十分自然。

吴凯在心里打起退堂鼓了,他觉得自己和这里太不一样了,他还没有这里的服务员得体,他想成为一个透明人,但自己的装扮、自己的味道却反而让自己成为了焦点。好像每个人都会冲他扫上一眼,又马上回收了眼光。他明明把大衣裹得严严实实,却好像身上什么也没穿,赤裸裸地傻站在这。徐爽皱着眉头假装走过来调酒,从牙缝里挤出声音对吴凯说:“找地方坐下,一会楚晓晴就到了。”

吴凯像是从梦里苏醒,赶快去会场的一个角落里找了把椅子坐下。果然,他听到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这地方不在市中心,但是停车特别方便,而且环境也好,您今天带司机来了吧?那一会能一起喝一杯了。”

吴凯知道这是老婆在和别人说话,但他不敢盲目回头,只能静静地等几秒钟,目视着他们一同从自己的身边走过。楚晓晴竟然穿了一条几乎露了全背的连衣裙,连腰上方的两颗痣也能看到,这是他认为只有自己才有权触及的地方,而刚刚和楚晓晴一起走进来的男人竟时不时伸手去揽向那里。

短信进来了,徐爽:别激动,这人不是目标范围,这种举动对于我们来讲很正常。

“怂包”!吴凯心中又响起了这个声音,他仍旧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老婆,又隐蔽地把手机揣进兜。这时,一个棕色头发的老外笑着朝楚晓晴走了过去。他个子很高,吴凯目测要比自己正正高一头,楚晓晴用标准的美式口音喊出了他的名字,迎接她的是一个大大的拥抱。很多女孩对外国人都特别感兴趣,吴凯又陷入了沉思。她们觉得很新鲜,而且肉体上也会有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有些人还指出同外国人的一夜情不能算作是出轨,说那只是人生中的一次体验。

吴凯的思绪被楚晓晴一口流利的外语打断了,她什么时候学会的?难道是为了和他交流更方便?还是和他相处的时间太久了?再怎么样,宝宝以后也不能管这个洋鬼子叫爸啊!吴凯坐在那里深呼吸,望了望远处的徐爽,她稍微晃动了下头,像是打了个冷颤。

“怂包”!吴凯有些后悔来到了这里,他知道这些事情有什么用?除了让自己更加窝火以外,还有什么用?短信又来了,徐爽:你在那干嘛呢?重点的来了!

吴凯猛地抬起头,楚晓晴正朝门口走去,她伸手挽住了一个男人的胳膊,而这个男人的头发已经大多花白。二人向会场徐徐走来,吴凯伸着脖子望去,他目瞪口呆,这人竟然是自己现在的老板。

7

在丽丝卡尔斯顿的后门,吴凯和徐爽坐在石阶上一起抽着烟。徐爽无精打采地说:“我还指望着你能有什么行动呢,呵,算了。”

吴凯:“我都明白啦。”

徐爽:“明白什么了啊?”

吴凯:“她在天上,我在地下呢。我们根本就不般配,能有这几年的婚姻算我幸运了。”

徐爽:“那以后有什么打算啊?”

吴凯:“离婚,辞职。”

徐爽:“那孩子呢?”

吴凯:“给她吧,他们能让宝宝有个好环境成长。”

徐爽:“怂包。”

吴凯:“这次怂就怂吧,闹大了没什么意义,我在他们眼里不过是蚂蚁而已。不过以后我不会这样了。”

徐爽转头瞧了瞧吴凯,说:“那还能什么样啊?”

吴凯:“我也得让自己变得牛逼!这牛逼啊,真不是装出来的,是一点点做出来的,她会外语,我也得学外语,她能接触到上流人,我也要接触。”

徐爽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说:“行啊,以后你牛逼了,别忘了我这个妹子哈。”

吴凯:“绝对忘不了,是你让我知道以后该怎么活了。”

8

吴凯在街上漫无目的开着车,他不想去父母那接孩子,也不想独自回家,在路过楚晓晴的公司时停留了一会,有那么一瞬间他幻想假如自己走进去还会看到老婆坐在那里加班。很快,他把想法变成了行动,他又一次站在了玻璃门前,但门是锁的,里面也是漆黑一片。

电话响了,是楚晓晴。

“老公,今晚我得晚点回去,宴会很成功,客户还没尽兴...”

“知道了,你注意身体。”

没等楚晓晴说完,吴凯就挂断了电话。一起断掉的还有他脑中最后的一丝幻想。他继续漫无目的的开车,有时会停下来在路边坐一会,他想给徐爽打电话,但却再也没按下那个拨号键。

一个人影从吴凯身旁走过,随后又立即走了回来。

“哎?吴凯?”

吴凯抬抬头,有些惊讶地说:“刘主管?”

“嘿,怎么在这碰到你了,楚晓晴呢?你俩没一块...”刘成功止住了自己的话,心想差点说漏嘴。

“她不是参加客户见面会了吗?”

“呃,那个会早都结束了啊,这个,我先走了啊,我家就在这附近。”

等刘成功走远后吴凯在心里说:呵,我当然知道早就结束了,我他妈还知道很多...

吴凯拍拍屁股,又打开车门,朝着家的方向驶去。在他的眼里,街景越来越模糊,道路越来越窄,回家的路变得漫长无比。让他停下的是一排红灯,让他清醒过来的是路旁酒店的门里走出来了两个人。

吴凯歪着头,他想着一定是幻觉,是那个自己幻想了无数次的情景——楚晓晴正和一个男人站在酒店的门口。可这酒店,并不是什么五星级宾馆,却只是一个快捷酒店。而那个男人,头发花白的男人也不是自己的老板。

“晓晴?”吴凯在车里把头伸了出去。

“吴凯?”楚晓晴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绿灯亮起,后面的车不停地按着喇叭,吴凯无奈之下只好踩下油门,眼睛仍旧注视着后视镜里的二人。

“对不起,吴凯!我一直没告诉你!”

吴凯的五官扭曲着,不知是哭还是笑。

“这是咱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小说作者:徐放屁 01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今天下午两点警方接到报警,位于长江路馨家园小区二楼的住户李先生发现自家天...
    艺小创的听说铺子阅读 435评论 4赞 6
  • (一)上 很多年前冬天里男人蹲在在冰冷的墙角里吧嗒吧嗒的抽了一根又一根烟,双眼在浓浓烟雾里迷茫的看着前方...
    zzz一只灰色树袋熊阅读 41评论 0赞 2
  • 与其说好长时间不喝酒了,还不如说好长时间没麻烦别人了。这不,因为一点小事又找了一下朋友,问题解决了,怎么也要...
    阳明在心阅读 240评论 3赞 5
  • 年前,家父于吉林查干湖得十五斤左右鱼一条,品种不详,正月初四烹之,仅留一头,食之得此鱼宝!作诗以记之! 藏...
    衡水文化王新良阅读 1,337评论 4赞 7
  • 祖先没有留给我任何东西,我得先睡一觉。 早上,我坐在火炉前烤土豆,我钱已经只剩30了,命真苦,我准备去打机械犬了,...
    王皓煜阅读 18评论 0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