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海晨光||倔犟的二叔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艾青

“不给我买票,我自己开车也要回去。”

今年春节,远在东北的二叔,心心念念要回老家来过年。“你去吧!女儿要不给你买票,我看你怎么去。”二婶拿他不会网上购票要挟他。

二叔的犟脾气发作,气呼呼地说:“不给买车票,我自己开车也要回老家。”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二婶了解二叔的脾气,别说四千多里,就是四万多里,他想回去,也没人能拦得住。

最终,婶还是妥协了,乖乖让女儿给他买了车票。其实,我还是蛮理解二叔的。

他是悔和怕。

二叔他们兄弟四人,因为当时物质匮乏,他8岁时,过继给当兵退役去了东北的叔叔。爷爷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怕他被饿死,为了给他寻一条生路。

把二叔过继给叔爷爷,是因为叔爷爷在东北,一家企业是个小领导,论生活条件,自然比老家好的不是一点半点。

他生得又都是女孩,二叔过去以后,他家有了男孩,老家这边又减轻了负担,按说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但是,那边的叔奶奶和二叔,可能是命中相克,两个人就是合不来,为此,二叔说,他没少吃苦。

二叔长大后,在东北娶妻生子,只在结婚时回来看过亲生父母。时隔二十年,又在爷爷去世时回过一次,那年我五岁,再见二叔时,我已经在读大学。

现在,二叔的女儿已经出嫁,他也年过半百,而对已经耄耋之年的母亲,再没了当初的怨恨,他第一次回来时,曾经亲口问过奶奶,兄弟四个,为什么就把我送人。

奶奶只有苦笑着说,不是为了你能活得好一些吗!

其实,二叔不知,奶奶曾跟我们说过,他当初不同意过继儿子,自己能生就能养。可是,叔爷爷当时确实是想帮老家一下,领出去一个孩子,家里的孩子就能多吃几口饭。

至于为什么过继他,是因为老大已经接近成年,很快能帮家里干活,下面两个孩子还小,只有二叔的年龄合适,不大也不小,于是,就选择了他。

为什么把他送人。这个问题压在二叔心底几十年,挥之不去。就像多数送给别人的孩子,即使过得再好,也会有一个声音在不断问自己,“我真这么令父母讨厌吗?”这个问题会让许多类似情况的人,不愿意与亲生父母相认,就是一个“怨”字在作怪,二叔也不例外。

何况,据他说,他过去之后,因为淘气,吃了不少苦,甚至过年都不回家,一个人,蜷缩在没有暖气的冰冷的房子里。东北冬天的温度,冷得程度可想而知。何况,不止是身体的冷,还有心里的冷。

他说起自己的不容易时,很平静,就像在说另一个人的故事。但是,他的亲人们,心在绞痛,奶奶和九泉之下的爷爷,想必也会后悔,自己做错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现在的二叔已经明白了父母的苦心,他在补偿,加倍补偿这些年对母亲的疏离,最近几年有时候隔一年,有时候每年春节都回老家。

他知道母亲不会再等他多少年,已经八十多岁的人,即使身体再好,也已经是风烛残年,不知什么时候,一阵风,就能把微弱的烛火吹灭。

他像众多的子女一样,在每年的春节,千里迢迢,风尘仆仆往回赶,为的就是能多看妈妈几眼。多陪妈妈吃几顿饭。

母子连心,不管到什么时候,都心血相连。

这次疫情,把二叔在老家多留了些时日,他有机会就会围着镇子走,看记忆里模糊的少年时,会已音容异样的童年伴。

再看,老家已不复曾经的影子,现在已是楼房林立,富裕繁华。

他临行时,对奶奶说:“等着我,明年我还要回家过年。”

二叔给奶奶一个希望,让她心中有亮,奔着这亮走下去,相信三百六十五天很快会过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三年前,年尾的时候,姐姐打来电话,说是二婶上吊死了。 [if !supportLists]第二天[endif]一早...
    章泽之阅读 304评论 0赞 0
  • 原创申明:本文参加“423故事节”,本人承诺以下文章内容为原创 今年回家一个多月,总是时不时听到二叔和二婶的吵架声...
    情从何起一往而深阅读 108评论 0赞 6
  • 二叔生前我不叫他二叔,我喊他,大叔。 在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也不知怎么,擅自改了称呼。二叔跟我爸是叔伯兄弟,二叔...
    温敬521阅读 99评论 0赞 1
  • 2018年5月,是二叔走后的第十一个年头。具体是五月的哪一天,我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是五一之后,他出了车祸就再也没有...
    飞鸟于汀阅读 371评论 2赞 10
  • 昏睡間,隱隱覺得耳邊有嗡嗡的聲音,努力了好幾下才從睡夢中奪回了理性。睜開眼睛的時候眼皮有些疼痛,發燒的內火在眼角積...
    桃之煉金術師阅读 58评论 0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