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卧室中的声音

杨敏和李丹是闺蜜,两人从上学时就经常在一起,人都长得漂亮,活生生的一对异性亲姐妹。毕业后两人在所在的城市找了工作,然后一起租房,只是两人没在同一个公司,两室一居的房子,空间足够用,俩人住一间,闲出来一间放杂物。

与大多女生不同,杨敏不喜欢包包,反而喜欢收集一些精美的柜子、箱子、梳妆盒这些东西,甚至自己用的衣柜都是在市场精挑细选的,不过这些东西十分占地方,免不得李丹会有所抱怨,因为李丹喜欢的是包包,那些不用占太多地方的包包。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李丹提出了分开住,两室一厅的房子,每人一间,虽然都有些舍不得分开,但也许是兴趣的不同,李丹坚持要这么做,事实证明,这么做的结果使得两人相处的却更融洽了。

时间过得很快,两个月后,李丹带回了一个男孩,不用说,这是她找的男朋友,杨敏除了略有惊讶外,也没多说什么,男孩有时在这里过夜,让杨敏很不舒服,私下里跟李丹诉苦。

有一天,李丹突然心血来潮的找到杨敏,说她在出去玩的时候在市场上看到一个极漂亮的柜子,正好自己今天也没事,想要陪她去看看,杨敏一听有这好事,自然很是高兴,两人吃完早饭就去了那个经常去逛的市场。

这是一个二手市场,她们很轻松的就找到售卖柜子的摊位,那是一位以前从未见过的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地上摆着各种家具,一看就是自家的不用了要处理,卖破烂还舍不得,就来这里想碰运气,多卖些钱,两人怕老太太不好讲价,刚开始并没有表现出来的目的,而是问东问西的聊了半天,甚至和老太太唠起了家常,眼睛却是时不时瞥一眼放角落里那个,一米多高紫红色的镂空雕花的小柜子,只是看了一眼,杨敏眼睛里精光一闪,就认定了,这是一个很好的柜子,而且是有些年头了,多半是以前富家小姐用过的,她打定主意,即便多花点钱也要买下来。

事情很顺利,只花了几百块钱,东西就拿下了,听老太太讲述变卖家当的原因,杨敏还颇为同情的没把价格压得太低,然后又请李丹吃了顿饭,最后雇了一个板车师傅,将柜子拉了回去。

虽然事情很顺利,可是当杨敏将钱交付给老太太的时候,她忽的看到了老太太嘴角轻轻的,诡异的笑了一下,让她有些像中了奸计一样,有些毛骨悚然,也许是错觉,当她再次看向老太太时,她还是那一脸看淡人生的模样。

逛了一天,两人都累的不轻,李丹匆匆洗了澡就去睡觉了,杨敏很是开心的欣赏着自己的满屋子收藏,当她看到今天刚刚收获的这只紫红色的柜子时,突然心里一紧,然后就释然了,因为这个柜子在她的屋里的确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紫红的颜色,古风古气的,与其她的现代箱字有很大区别,不过她却很喜欢这只箱子,她可以断定这一定是一个老物件,至少也是清末或者民国年间的,而且还做了仿古的花纹。她把柜子放在了离床不远的墙根,然后还将没地方放的一只小箱子摆到了上面,就满心欢喜的去了浴室洗澡。

当她从浴室回来的,突然怔了一下,她似乎听到有人在自己的屋里唱歌,这怎么可能呢,自己平时都是看会儿书就睡觉,没有听音乐睡觉的习惯,她仔细听了一下又没了声音,难道是自己幻听了。此时客厅的灯已经熄了,李丹已经睡了,今天李丹的男友不在,整个屋里安静的很。

推门回到自己的小屋,杨敏吹干了头发,补了下睡前妆,上了床,拿起床头柜上的书,准备看一会睡觉,可是不经意间,突然发现自己刚刚买来的那只紫红色的柜子似乎有些古怪,

“嗯,这柜子门怎么开了,明明检查过,柜子门是很严实的,难道是刚刚出去是不下心碰到了?”杨敏回想着。

她下了床,想要仔细看看这个柜子,突然发现柜子上的那个小柜子似乎也移动了位置。

“这是怎么了,明明小柜子是放在中间的,怎么到了边上,难道是李丹来过?这不可能啊,她来很定是会跟我打招呼的,况且她早就睡着了,真事怪了?”杨敏十分纳闷,她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边这只柜子没有任何异常,这绝对是一个精美的柜子。

“也许是自己太兴奋了,记错了吧!”

晚上十点,杨敏今天提前了半小时,进入了梦乡。

“小兔子,崩掉呀,断了双腿地上爬,眼睛半个血窟窿,做成木偶偶笑哈哈…..”

十二点刚过,柜子里突然的发出了一串奇怪的歌谣声音,声音很小很轻,但很清晰,像是30年代收留声机里的声音一样,那声音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小兔子,崩掉呀,断了双腿地上爬,眼睛半个血窟窿,做成木偶偶笑哈哈…..”,正在睡梦中的杨敏却像做了噩梦一般,一下子被惊醒了,可是她刚刚醒来回过了神,知道原来是个梦,却又忽的听到了那清晰无比,却又细若蚊蝇的歌谣声,她的脑子轰得一下炸了,她想大声呼喊李丹,可是她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她害怕急了。过了好大一会,她终于壮起了胆子,但是她却不敢喊了,甚至一点声响就不敢发出,她哆嗦着嘴唇,在黑夜中,眼睛也不敢眨一下,仅仅借着窗外路灯的余光,向墙根看去,是,是那只箱子。

杨敏想去开灯,可是她诡异的发现,家里竟然没电了。她又去摸自己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可是手机也不翼而飞了。她害怕的紧,嘴里咕噜咕噜的不知道发出什么声响,她像那个新买的紫红色的柜子挪了过去,她听得很清晰,这声音绝不会是其她地方发出来的。她猛地拉来了柜子门,那声音戛然而止,而柜子里正中间却躺着自己的手机。杨敏深深的舒了一口气,难道是自己睡觉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什么按键了吗?可是我的手机怎么到了柜子里,难道是自己最后检查柜子的时候忘在里面了,这怎么可能呢。

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杨敏虽然想跟李丹说说这件事的,但是第二天,李丹的男友来了,她不好意思对这外人说起这件胆小丢人的事。更破灭了让李丹跟她一块睡的想法,这一夜很安静,什么事都没发生。那天晚上杨敏想了很多,她想到了卖给她柜子的那位老太太临了时那诡异的笑,想到了坊间流传说老物件阴气重,也分析了是不是自己玩一天太累的缘故。后面,一连过了几天,都平安无事,杨敏的生活又恢复了往常。

这一天,加班。杨敏回来的很晚,李丹早就睡着了。她轻手轻脚的回到自己的屋里,收拾完就睡了。

十二点刚过,睡梦中的杨敏,被一阵奇异的声音吵醒了,那个柜子,又是那个柜子,里面竟然传出来急剧撕裂的爪挠声音,“嗤嗤嗤,嗤嗤嗤…”,像极了一只被突然关进木箱子里的野兽,想要挠破箱子重获自由。杨敏害怕的厉害,她用手机上的手电筒照向那只箱子,但已经没有上次那么突然,她用尽力气喊了两声李丹的名字,可是没有任何回应,整个屋里只有箱子里的“嗤嗤嗤”的声音。她将手机放在旁边,摸到了灯的开关,屋里一下子亮了,她直盯着那个紫红色的柜子,走了过去,轻轻的打开了门,她将刚刚闭上的眼睛睁开,箱子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她环顾了一下屋子,走了出去,到了客厅,听着浴室里漏水的滴答声,想要打开客厅的灯,去找李丹过来一起睡,可是她突然感到自己有了无限的委屈,她没开灯,走到李丹门前,听着里面轻柔平稳的呼吸声,又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种莫名的悲痛心境袭来,也许是刚才惊吓后,需要恢复吧。她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她没管那只箱子,熄了灯便睡了。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杨敏一个机灵抓过来手机,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一个从未见过的号段,她犹豫了一下,想按挂掉,可是她又鬼使神差的接通了。

“您好,请问您找谁?”

“您好,请问您找谁?”

“您好,请问您找谁?”

她一连问了三遍,那头一片安静,只有稍微的电流底噪声,“好奇怪”,正当她想要挂掉电话,突然有声音传了过来,

“把柜子还给我,我家老头回来了!”一声老太太阴恻恻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

“啊...”一声惨呼,杨敏吧手机使劲摔在了地上。

她睡了,第二天她也没起来,中午的时候,李丹叫了救护车送她去了医院。经诊断为轻微抑郁加精神轻微分裂,需要一段时间疗养。下午时候,杨敏的家人来了,杨敏对李丹说了几句话以后,李丹就回去了.

李丹刚走,有一个人,走进了医院,走进了杨敏的病房…..

回去之后的李丹,并没有住在自己的屋里,她帮杨敏将柜子送了回去,然后就住在了杨敏的屋里,而且用上了杨敏视之如宝的一个古香古色的木质梳妆盒,一天,两天,三天,第四天的时候,她去看过一次杨敏。

第六天的时候,有人在杨敏所住的楼下发现一具尸体,一具女尸。

警察的结论,是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