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手机

文 | 喵咛先森


如愿以偿,我变成了手机。

起因是几天前发的誓,说到底是那天的体检,大夫告诉妈妈说缩短我每天玩手机的时间,危害视力。于是当晚,曾经平静的夜晚,一家三口客厅沙发上,左边妈妈拿着平板看剧,右边爸爸抱着手机打游戏,我则蜷在他们之间看动画,消失了。

“看完这集就不要再看了啊,我们约定好了啊。”妈妈说。

“那点点干什么呢?”

“点点乖,回卧室,妈妈去给你读故事。就这一集哦。”

放下手机,我回到卧室,过了很长时间妈妈都没有过来。无聊,我跳下床去摇妈妈。

“点点乖,等妈妈一会儿,妈妈这就来。”

我又回到卧室,把头蒙在被子里,10、9、8、7、6、5、4、3、2、1,我探出头,妈妈没有出现。再来,依旧没有出现,数了不知多少遍后。我跳下床走到客厅赌气的对着沙发上打游戏看剧的爸爸妈妈宣布了我的重大决定:“我也要当手机!”

事情就是这样,今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果真变成了手机,躺在客厅茶几上。爸爸妈妈都不在家,静悄悄的,我呆呆地看着房顶和上边奇奇怪怪的灯,之后便沉沉的睡着了。

一声开门声吵醒了我,换鞋声,袋子的唰啦声,钥匙的哗啦声。

“点点。”

“是妈妈。”我惊喜道。

“点点今天过得怎么样啊?”

“还好啊,点点做了好长好长的梦。”妈妈叹了口气,唰啦唰啦的声音到了厨房里。“点点妈妈今天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焗饭好吗?”

“好哦。”好开心,以至于忘记了我现在没有嘴,叮叮当当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几乎是流着口水进入了梦乡。

又是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扔下包,面前晃过爸爸的身影,沙发咕咚的一声,电视声,之后是游戏开场的声音。

“小点声吧,孩子他爸。”厨房里妈妈的声音。爸爸叹口气,关掉了电视,踢踢踏踏的拖鞋声往卧室那边去了。爸爸为什么要叹气呢?

“又不吃饭了吗?”妈妈的声音,“不啦。”爸爸的声音。爸爸妈妈怎么了呢?

“点点想要和爸爸妈妈一起吃饭啊。”

厨房里的声音顿了一下,之后是关烤箱的声音。这样的情景我听到过多少次了呢?我也记不清楚了,但是从前客厅里喧闹的场景再也没有出现,我也只能躺在冷冷清清的茶几上。

不知又过去了多久,我又一觉醒来的时候,听到挪动衣柜的声音,一只手把我从茶几上拿起来。“您好,您的手机我先给您放在一边了。”

“好的。”是妈妈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我本想问妈妈,但是眼前一片漆黑,我顺着衣服的缝隙滑到了袋子底下。

叮叮咚咚的声音小了消失了。门关上的声音,锁门的声音,世界又安静了。

再被开门声吵醒时,我还是在衣服堆里。一个陌生的声音,听上去很年轻,接着是爸爸妈妈的声音。“您可以进来看一下,不用换鞋。”妈妈说,“厨房和卫生间都是一年前才装修好的。”

“妈妈,这个房间是我的吗?”一个女孩的声音从走廊尽头传来。

“不要。”我想,“那是我的房间。”

“抱歉啊,苏苏还不知道。”年轻的女声充满歉意的说。“请节哀顺变。”

我明白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