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前传 之 缘起

移民前传整理自本人记录的移民日记,自2010递交移民申请到2013长登,为移民前传。

移民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是一场卓绝的持久战,其中,有血,有泪,有屎……


移民时间线:

2010年3月起意移民,做初步调查,确定移民方向为加拿大IT技术移民

2010年5月递交移民申请

2010年6月加拿大移民局出台移民新政,优先处理新政申请,我做为旧政申请人,案子处理时限遥遥无期

2013年2月拿到移民签证,前后历时三年

2013年3月短登多伦多一周

2013年7月长登多伦多


曾经,我是一枚坚定的恋家爱国者。大学毕业时,老爸希望我出国,认为国内没有出路。而我一方面是不想穷家为我出国举债,一方面也是打怵英语,英语是我心中永远的痛,从学ABC那天起就没学好过,整个高中貌似除了最后高考英语及格了,其余考试就没及格过。当时的想法是好不容易毕业了,赶紧挣钱自立,给爹娘减负。所以尽管老爸以脱离父女关系相逼,我仍然坚定地找了份工作欢蹦乱跳去开始上班啦。九十年代初期,伟大的祖国形势一片好,不是小好是大好,感觉百废俱兴,蒸蒸日上,年轻的我,满怀革命豪情,认为自己不傻不笨不懒不滑,中华民族勤劳朴实勇敢善良的传统美德在自己身上闪闪发光,只要努力,必然可以跟着祖国发展的势头水涨船高,过上传说中的小康生活。

当然,事实也差不离,我和某人一路从老家混到北京,混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小白领,挣米国人的工资,交中国人的税,热情支持伟大ZF腐败与反腐败事业,跟着祖国的心脏蹦达得热火朝天。

只是年轻时的懵懂渐渐被启蒙,不满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长,随着阅历的扩大而扩大,到了2009年国庆前的一天达到极限。

那天,公司HR通知我,由于不明真相的原因,我持用了六年的北京绿卡被作废了,需要重新申办。没有人能给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既成事实让你接受。到另一个城市工作生活需要持用不可理喻的工作居住证,对于一个本国公民来说已经是巨大的戏谑和侮辱了,谁能想到这玩意还能以更不可理喻的方式戏谑我。重新申办又花费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跑完税证明、社保证明、各种证明,不可否认,这些官爷们的服务已经比前几年好多了,但他们进步的速度还是远远地落后于时代前进的步伐。心情无比的灰暗和沮丧,终于明白在这里,如果不做暴民,那么要么做顺民,被顺奸,要么去移民,做汉奸。

但真的说到移民,决心难下。人到中年,在国内混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加上天生的惰性,去异国他乡去开辟新战场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加之这几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国外的生活的确不如从前那样让国人眼热。我原来的公司在加拿大的研发部门这几年天天裁人,累积已经裁掉近一半,而相比之下,北京的研发中心扩张了一倍还不止。我在国内好歹是个小头目,出国之后,能找到什么工作就很难说,做manager语言这关就不好过,做技术民工吧,这些年做小头目,技术已经生疏了,能不能找到技术民工职位也很难说。此时移民,就是数九寒天从热被窝里爬出来跳进雪洞的感觉。

2010年春天,独自在纽约出差两周,下班后坐在中央公园的长椅上,闭着眼睛仰着头,将晚的日光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影洒在我的脸上,耳边是不远处playground里孩子们的嘻笑声。睁开眼,眼前三三两两悠闲散步的人、全副武装运动的人、兴高采烈逛景的人,我问自己:是不是应该尝试一下这样的生活?那一刻,答案是肯定的。

第一个反对的当然是娃他爹,好在他爹知(慑)书(于)达(淫)理(威),一(无)说(力)就(反)通(抗)。第二个反对的是我爹,当年以脱离父女关系逼我出国的人,现在又以同样方式留我在国内,可见Diang这十几年的宣传攻势是多么的有效,我爹现在居然认为全世界都在受苦,只有中国最有希望。

决心已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某人被迫天天泡在网上移民论坛,深入研究,迅速地成长为移民问题专家,对我所有没时没晌没头没脑的移民问题对答如流。

我则专攻雅思,移民界对此有一专称:烤鸭。对于一个从小就对ABC过敏的人来说,这真是一大难关。要说二十来年里,也不是从来没考虑过出国读书或移民,每次考虑这个问题时,其他客观条件各个时期有各个时期的变化,唯一不变的是对语言学习的恐惧。

烤鸭是另一段血泪屎,不在这里罗嗦。

功夫不负有心人

有志者事竟成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

多年媳妇熬成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经过半年的呕心沥血烤鸭出炉,移民分凑够了。

而这半年里移民形势天翻地覆。最初在选择移民目的地时,花了一些时间研究澳洲和加拿大的移民政策,觉得加拿大移民是对我们最有利的:要求低(要求指英语)、把握大、周期短、前辈多、申请流程更清晰。当时在移民论坛看过往移友的记录,码农是最好申请、审批也最快的技术移民,从初表到签证一年搞定,快的甚至有半年就拿到签证的,所以我差点儿填了初表就直接辞职全职备考雅思。后来财迷本色让我没有落实辞职事宜,简直是救了自己的命。

事实上,我刚刚递交了初表不到一个月,2010年6月26日,加拿大出台全新的移民政策当时俗称626新证,而我光荣地成为227旧政的末班车乘客,这绝对是我的末班车,挨踢人士不再属626 NOC列表。新政旧政之间的切换漫长而无望,从前,一个月就能拿到的RN(初表审批通过),等过了党的生日,等过了军的生日,伟大祖国也过完了生日,RN还是没到,终于,谁也不过生日了,RN到了。随着RN一起出炉的还有我那可爱的热气腾腾的鸭子,双喜临门,让人越看越爱。不知更苦难的折腾还在后面。

[下一集 备料](http://www.jianshu.com/p/080f8f2f68a5)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