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读书笔记28:沙丘宫变

原文:

主父使惠文王朝群臣而自从旁窥之,见其长子傫然也,反北面为臣。诎于其弟,心怜之,于是乃欲分赵而王公子章于代,计未决而辍。主父及王游沙丘,异宫,公子章、田不礼以其徒作乱,诈以主父令召王。肥义先入,杀之。高信即与王战。公子成与李兑自国至,乃起四邑之兵入距难,杀公子章及田不礼,灭其党。公子成为相,号安平君;李兑为司寇。是时惠文王少,成、兑专政。公子章之败也,往走主父,主父开之。成、兑因围主父宫。公子章死,成、兑谋曰:“以章故,围主父;即解兵,吾属夷矣!”乃遂围之,令:“宫中人后出者夷!”宫中人悉出。主父欲出不得,又不得食,探雀鷇而食之。三月馀,饿死沙丘宫。主父定死,乃发丧赴诸侯。主父初以长子章为太子,后得吴娃,爱之,为不出者数岁。生子何,乃废太子章而立之。吴娃死,爱驰;怜故太子,欲两王之,犹豫未决,故乱起。

九曲奔流笔记:

沙丘宫变邯郸路,豪气三千亦迟暮。

如若人间重晚晴,因何胡服披枯树。

可惜!赵武灵王,一代名主,力排众议,强推胡服骑射,使得国力大增,几与强秦抗衡,孰料,被小人所害,饿死于沙丘宫。惜哉!赵武灵王失败原因简析如下:

1、思想反复,乱之始也。废太子章,立太子何,后又欲立太子章,反复,固有其乱。

2、识人不明,乱之翼也。田不礼,小人,而相公子章,如乱之添翼,其祸不远。

3、不识人心,祸乱难平也。赵成、李兑兵围沙丘宫,已是犯上作乱,怎会善罢甘休,此时唯有免其罪才能救己,可惜赵武灵王糊涂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