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骨科病房日记(5)


2018年2月2日,多云

“来来来,陆老师请客,大家吃香蕉来。”一大早,胡阿婆便拎着一大袋香蕉,兴冲冲走进了病房。

“陆老师啥人啊?”胖阿姨眨了眨眼睛,疑惑的问道。 “陆老师嘛,就是陆教授的妹妹呀。”胡阿婆一边说,一边掰下两只香蕉,递到了胖阿姨手中,“伊讲以后大家和陆教授一个病房的,请多多关照来。”

“哦呦,陆老师会做人额!”老阿婆连连点着头,却目不转睛地盯着香蕉,生怕少了自己的那份。

陆老师昨晚等到陆教授手术安顿好后才离开,临走前,给了胡阿婆一百块钱,请她买些水果分给大家。胡阿婆自己爱吃香蕉,便买了两大袋,一袋已经分给了医生和护士,另一袋则拿来了病房。

胡阿婆递给老阿婆两只香蕉,又来到了小娟的床前,“小娟,吃香蕉来。”

“不要,不要!”小娟此时却不知为何,又把头蒙在被子里,拼命喊叫着,与那日看到娃娃的情形如出一辙,“拿走啊!赶快拿走!”

胡阿婆心里一惊,不敢再多说什么,赶紧拎着香蕉去分给其他的病友。小娟在被子里藏了好久,一直都不肯出来,搞得大家都是莫名其妙。田小帅倒是对香蕉颇为喜爱,一边大口吃着,一边和隔壁床上的寒雨又絮叨了起来。

“我给你讲一个香蕉的故事好哇?”田小帅嘴里塞满了香蕉,连话说得都不是十分清楚了,“讲的是我们有一次去爬山,自己摘香蕉的故事。”

“等会儿……香蕉有种山上的吗?”寒雨朝田小帅看来一眼,满是不屑的目光。

“所以才有故事嘛!好吧,好吧,那个只是长得和香蕉很像,当地叫‘香蕉果’。”

“好吧,那你就讲吧。”寒雨这才笑着点了点头。

“还讲什么呀!结果都说出来了,再讲还有什么味道。真是的……”田小帅显然对寒雨破坏了自己的故事颇为不满。

“陆教授,吃药了。”这时,小李护士走进了病房,来到到一号床前,一边说,一边把药瓶放到了床头柜上。

陆教授此时已经不再盯着天花板,而是闭着眼睛,却仍然一言不发,没有任何的反应。小李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开去。小李刚一走开,一个穿着护工服的小伙子大步走进了病房,一边走,嘴里还一边哼唱着。

“大雪飘,扑人面,朔风阵阵透骨寒……”小伙子哼唱的是京剧《野猪林》中林冲的一段唱,声音虽然很轻,陆教授却是听得真真切切。

陆教授微微睁开眼,见一个身穿浅蓝大褂的年轻人正笑盈盈地从自己面前走过。陆教授心中猛然一震,瞪大眼仔细再看,顿时惊得目瞪口呆。眼前的年轻人分明就是自己刚刚失去的得意弟子小朱!陆教授忙伸手想揉揉眼睛,却不想手背上正插着输液的针头,顿时扎得生疼。

“哎呀,您别动!”小伙子快步跑上前去,熟练地帮陆教授重新把针头插好。虽然这本应该是护士的活儿,但他做起来却也是得心应手。

此时,小伙子的身子弯着,脸和陆教授只有半米之遥。陆教授盯着小伙子的脸,看了许久,终于轻轻叹了口气。虽然长得貌似,但毕竟还是有区别的,眼前的年轻人并不是自己已然失去的爱徒。

“诶,您怎么没吃药呀?”小伙子一边说,一边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杯子,“哎呀,水都冷了,这怎么能行!”

小伙子说着,把杯中的冷水倒去了一半,又添了些热水,这才递到陆教授面前。虽然不是自己的爱徒,但陆教授顿时倍感亲切,不由慢慢坐了起来。小伙子扶着陆教授坐好,服侍着把药吃下,又重新躺好,这才转身离去。陆教授伸长了脖子,呆呆地看着小伙子的背影,眼眶中竟然有些湿润。

这个小伙子正是昨天陆老师提到的护工杨天乐,刘主任此时已经把他调来了住院部工作。杨天乐出了病房,长长松了口气,朝着守在那里的刘主任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这一切自然都是事先安排好的,那段京剧正是陆教授的最爱,而这自然是听了陆老师的建议。对京剧一窍不通的杨天乐苦苦花了一个晚上,才算是哼唱得有了一点滋味。

下午换药的时候改成了张姐,小李护士已经回去休息了。陆教授显然很不满意,不停盯着门口,似乎是在期待上午那个小伙子。不过,杨天乐并没有出现在那里。

陆教授刚刚做完手术,每天要吊五袋药水。开始都是护士一直关注着,而自从杨天乐出现后,情况却发生了变化。药袋里的水还没全部输完,陆教授便会按下呼唤铃,急着把护士叫来。

刘主任施展的欲擒故纵的招法,每次都是让女护士出马,到了晚上,陆教授终于是按耐不住了,“上午那个男护工呢?”

“啊?你说杨天乐啊?”张姐随口答应着,“他是急诊的,上午正好来办事,看您的针头掉了,就帮了个忙而已。”

陆教授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心情也沉到了谷底。自从见到了杨天乐,陆教授虽然尚未露出笑容,神色却是平和了许多,不再是那么板着脸,一副懊恼的模样。然而现在听张姐这一讲,陆教授又重新恢复了一天前的状态。

“我倒是听说,最近几个大科室的护士和护工都在调整,也许他有可能调过来。不过,这需要我们刘主任拍板。”张姐故意提示道。

陆教授眼前一亮,刚刚闭上的眼睛瞬间睁了开来,“刘主任在哪里?你告诉他,我伤口不舒服,请他过来一下。”

“喔……”张姐差点笑出声来,赶紧换好了药,答应着走出了病房。

“陆教授啊,你说的那个小杨是个男护工呀。”刘主任匆匆赶来,却故意打着官腔,“我们住院部的病人们都喜欢女护士和女护工,男护工嘛,还是在急诊合适。”

“胡说!我就喜欢男的!”陆教授忽地提高了音量,却猛然觉得自己说得欠妥,连忙补充着,“我是说,我喜欢男护工!也不是……我的意思是,护工一般都是老太太,男孩子既然选择当护工,肯定是脾气很好的!”

“那您的意思是,让他来这里护理您?可我们病房是胡阿婆负责的……”

“胡阿婆那么大年纪了,怎么照顾得过来?”

刘主任心里好笑,一切都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着,竟然如此顺利,“那让我们再研究研究吧。”

搞定了陆教授的事情,刘主任心中一块巨石落地,张姐也是倍感轻松。今天的事情并不多,张姐忙完以后,便抽空来到小郭的床头。两个人虽然是情侣,却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下表现得太过亲热。

“我是不是可以出院了?”小郭轻轻问道。 “嗯,差不多了,阑尾炎一般一个星期。”张姐点了点头,“你恢复得挺好,应该后天就能出院了吧。”

“好呀!后天出了院,咱们一块吃火锅去,怎么样?”

“不行,后天我值班。再说,你伤口还没完全好,不要吃辣的,不然会留下疤的。”

“肚子上留疤怕什么,又没有看喽!”小郭撇了撇嘴。

“谁说的?我就要看!”张姐瞥了一眼小郭,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得了吧,你说的那个时候,灯都关了,你又看不到喽。”

小郭说完,咯咯笑个不停。张姐脸上一红,用力了掐了小郭一把,继而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胖阿姨平日最喜欢八卦的事情,早就盯着两人看了半天。但听话说到这里,胖阿姨也不敢再听下去,赶紧捂住嘴,把头转了开去。

刘主任所说的“研究研究”,无非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当天晚上,杨天乐便重新出现在病房之中。不过,此时陆教授已然睡去,并没有马上得知这个好消息。

杨天乐的出现让病房多了一丝生气,这果然是一个好脾气的男孩,不仅是陆教授,老阿姨和胖阿姨也都很喜欢。两个阿姨围着杨天乐问个不停,倒让胡阿婆心中泛起一阵酸意。

“诶,小杨弟弟,侬是哪里人啊?长得这么帅,有没有女朋友啊?”胖阿姨把杨天乐叫到了身边。

“胖阿姨最喜欢给人做媒来,侬要是没有女朋友,让伊同侬介绍一个。”老阿姨也是不甘寂寞。

“哦呦,不要乱讲八讲,说得我好像媒婆一样额。”胖阿姨用力摇着头,“我是喜欢这个小弟,才愿意给他介绍嘛!”

杨天乐是个农村长大的孩子,刚刚来到城市不久,显然不善于应付这样的场面。杨天乐满脸通红,不知如何应答,只是慌忙摆着手,却又不敢明确反对,生怕惹得两个阿姨不高兴。

“你们不要搞来!”胡阿婆有些看不下去了,“马上熄灯了,人家小杨还要回去困觉呢。”

老阿婆和胖阿婆一起笑了起来,整个病房里充满了祥和和欢乐。窗外,一轮明月挂着天空,离春节还有半个月,此时的月亮正是又大又圆。然而,人生并非一直如意,月也有阴晴圆缺的时候,一切过于圆满,反而让人心中有些不安起来。



【目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