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最值得期待的武侠小说!亚搏娱乐网站作者念远怀人新书《三十六骑》上市

作者简介

念远怀人,原名黄学祥。专业美术,做过设计,后来进入媒体业,以编辑文字为生。读书杂,爱好杂,本想以媒体糊口,滋养自己纷杂的癖好,结果成了创刊达人,陆续参与了不少知名媒体的创办。从编辑到主编再到自由职业者的生涯里,文字写作一直没有中断,写过不少评论、专栏和采访专题……非虚构多年,如今尝试真正的虚构了,写一本真正的传奇小说。但还是遵循自己的知识结构,放进了不少爱好(历史、神话、哲学)的“私货”。


内容简介

2018年最值得期待的历史奇幻小说震撼来袭。再现东汉班超出使西域途中的超燃故事。

东汉时期,北匈奴屡次侵犯边境,明帝决定出兵震慑,再通西域。班超受命出使,网罗三十六位能人异士随军同行。大军向北伐兵攻城,使团向南伐谋伐交,约定在疏勒南北交会!

明帝突然病危,西征大军被紧急召回。单于大军压境,龟兹、姑墨联军围困疏勒。还有以史家正统自称的鱼又玄一直想要致班超于死地……班超孤立无援,只能据险而守,谁也不知是否能等来援军……

西征数月,匈奴初被震退,朝廷却陡生变数,召回大军。

三十六人又如何抚定五十五国?

一段惊险热血的历史传奇故事,正式上演。

目录

Part1 ? 相见于江湖?

皇帝授班超青铜燕符,出使西域。因肩负密令,遂探寻隐匿于京城之高手,筹备西行之人马。

Part2 ? 法场换兄?

班氏长子班固不忍亡父受私写国史之污名,替父顶罪。次子班超策马进京,计谋代兄长受过。

Part3 ? 宣召入仕

偶现转机,皇帝调阅被查抄之“国史”手稿,大喊奇书。赞班氏兄弟德才并举,召其入仕。

Part4 ? 弃笔从戎

班超欲解心中疑惑,探寻史家渊源。研读上古残片断简,略有线索,遂决定辞官,向西去寻根探源。

Part5 ? 祭旗出征

军旗猎猎,甲胄森森。几万兵将,肃穆威严。誓师出征,诸时用刚。这是一个被挑选的日子。

Part6 ? 鄯善不善

鄯善本欲投诚,却不料匈奴使团突至,恰其积威已久,大汉又在万里之遥。鄯善国王欲做壁上观,等汉使团覆灭。

Part7 ? 墨家缘起?

“彭城大侠”公孙不昧名满天下,实为隐匿的墨家巨子,被楚王英扣以“赤眉余孽”之名,将之铲除。侥幸脱逃之墨家弟子所剩无几。 ?

Part8 ? 精绝古城

此地无官署,无军队,无城墙,无王宫。国王说:精绝其实是个匠人之国,精绝二字,说的是我们手里的活儿。

Part9 ? 于阗大巫?

于阗产玉,虽富甲一方,却毫无奢靡之色。居民温和守礼,不执于外物。有大巫为国师,居民对其尊崇至极。

Part10 ?战车师

西征大军汇于伊吾,商讨战略布局。耿秉成竹在胸,请命为先锋,率五千轻骑先行,击溃匈奴驻兵,直取车师。

Part11 ?莎车摄魂

班超所见莎车王,不带罗盖,不摆排场,是个难得的马上君王。却惑于阗大巫,丧失心魂,欲将汉使作人祭。

Part12 ?角宿双星 吉凶相间

使团遭遇数百头之狼群,被驱进麦田,陷于奇阵。阵主鱼又玄自称史家正统,道班超为角宿凶星,欲诛之而匡复天道。

Part13 疏勒宫变

班超妙计逼宫伪王兜题,重立疏勒王统

Part14 身世之谜

班超负圣命行至贵霜,得知仙奴身份乃月氏诸侯,然昨之月氏今日贵霜

Part15 法轮东移

不辱使命,寻得浮屠金象,班超带法师东行洛都

Part16 坎坷归程

鱼又玄执念不减,联络西域马贼,欲置班超兄妹于死地

Part17 少巫复仇

遇少巫,欲往神国,天真少女心机深沉,班氏兄妹入险境

Part18 神国奇遇

班昭遇玄女,得知天命,却恋兄妹牵绊,舍长生

Part19 战事四起

焉耆反目,匈奴兵降车师,耿恭失算,虎贲战死城下

Part20 死守金蒲城

车师败北,八千匈奴围困两百汉兵,耿恭绝地反击,匈奴溃败

Part21 兵临城下

龟兹、姑墨联军围困疏勒,单于大军驻守车师,班超、耿恭皆据险而守

Part22 故人重逢

车师兵投诚,耿恭惊遇花幽幽,单于庭帐现神秘刺客,柳盆子再脱险境

Part23 各归其位

大汉天子与贵霜王丘——东西两帝相继陨落,王宫内杀机四伏

Part24 决战匈奴

援军到,出城决战匈奴,入险境再现生机

Part25 十三将士归玉门

少年天子下谕旨,快马加鞭赴西域,班超千里驰援,三十六骑重聚

免费试读

1/墨者

八方之广,洛邑为中。王莽之乱后,汉室移都洛阳已四十余年。

洛阳背靠邙山,面临洛水,皇城西面的金市是最繁华的所在。人流似织,车马如龙,一名佩剑的白衣青年男子斜倚拴马柱,一脸倦意,似在养神,又像站着就睡着了。

正是午后,日下白得刺眼,闹市开始安静,只有此起彼伏的打铁声,清脆的是引锤,沉响的是大锤,前前后后响成一片。这是金市里的铁流坊,一街都是铁匠铺,为民间打制犁、灯、剪等物,也会为官家服务。

青年就在这清脆的声浪里,合眼不动。

一个白衣女子带着帷帽,款款而来。街市中间尘土飞扬,路辙里满是泥泞,这女子行来,却觉得步不沾尘,来到那白衣青年身后,直接撞了一下,“又睡了?”

青年兀自不动,哼了一声。

“每一家都问过了,没有叫齐欢的匠人。”女子道,“你说那宫里的小家伙会不会诓我们?”

“你都寻了半天了,”青年睁了眼,还是睡不醒的样子,活动了下筋骨,“是不是该轮到二哥了?”

“我们各自找,看谁先找到。”

青年径自去找了里正,从怀里掏出一只簪笔来。簪笔就是一只精致短小的毛笔,是汉家文官礼服的一部分,上朝要将簪笔插在耳鬓之间。里正一见簪笔,就知道眼前是个微服的官员了,急忙躬身,被青年止住。“我想打听点事。”

“大人……”里正改口,“先生请问。”

“这铁流坊里,谁手艺最好?还接宫里的活儿?”

“倒有两家偶尔会承接宫里的活儿,但论手艺最好,肯定是霍十七……”

青年去寻那霍十七的作坊,手里把玩的那簪笔,其实是断的,刚才只是被青年掩人耳目地捏在了一起。抬眼见到白衣女子静静地站在街角,青年上前刚要说话,女子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说听,听这节奏,以手和拍。青年凝思听了一会儿,微笑地摇摇头。白衣女子在身上抽出一把竹箫来,当街吹奏起来。白色帽帷之外,只露出箫的一半,和按孔的一双玉手,葱指轻动,一曲流出。

箫声呜呜咽咽,袅袅悠悠,在嘈杂着打铁声宛若游丝,绝不消散。青年觉得天地不再纷扰,乱声尽去,只有箫声清幽,合着一家的打铁声。引锤击打着节奏,大锤总在旋律转折处撞响。箫声与锤声相互缠绕,清幽里间杂出杀伐冷艳来……虽是正午,青年却感到寒意。女子吹奏前行,青年在身后跟着。箫声高亢起来,锤声更急,犹如蹄声驰过,两音交征,青年感到佩剑都颤抖起来,豪气盈胸。

大锤连击三声,沉郁震撼,箫声立止。青年恍若是天地寂静……慢慢地,市井之声才渐渐入耳。发现自己已在一作坊前,烟熏火烤的帘布后,沉寂的锤声又响起来了。女子挑帘而进,看见了那打铁者。

坊里很暗,打铁者背影高大魁伟,精赤着上身,刺青从光头上,延到臂膀和后背,细看是一只麒麟,在肌肉的蠕动下,宛如活物。那上面的汗水能映照出炉火的红光。大汉侧身将一通红的铁器探入水缸,白雾骤然炸起,呲呲有声。

女子揭了帷帽,露出一张少女的脸,面目温婉可人,还有点羞意,在水雾中行揖礼,轻叫一声:“齐先生吗?”

雾气散尽,大汉转过头,一脸的虬髯,微微探身,说,“姑娘认错人了吧?”

“先生刚才打铁的节奏,分明是《广陵散》。”

“粗鄙之人胡乱敲打,哪敢当先生二字?”

“传说《广陵散》传自东周聂政,又称《聂政刺韩王曲》,是天下最难的古曲了。”少女边说边来到一串悬剑前。

打好的剑长短宽窄不一,剑柄的尾环被一根绳穿了,十几柄倒悬在那里。少女用竹箫扫过,剑剑相碰,发出一串金属之声。女子细听,然后以箫击剑,分明将那《广陵散》继续演奏下去。

“聂政的父亲为韩王铸剑,过期不成,为王所杀。”女子柔嫩的声音在剑声中缓缓而出,“聂政长成学剑,入宫刺韩王,未成。逃进深山学琴,自毁其面,吞炭变声,七年出师。”

音律开始缓和起来,“出山再入韩地,竟然路遇妻子,对面不识。妻子忽而哭泣,聂政问,‘夫人何所泣?’妻子说,‘我夫聂政出游,七年未归,见使君牙齿像他,故而思念哭泣。’聂政黯然回山,用石头击落牙齿……”女子眼中沁出泪来,箫多击在各剑的末端,音色暗哑,却急促起来,“又三年,聂政出山在韩市鼓琴,名动天下。韩王召之入宫,聂政琴中暗藏利刃,奏罢这广陵散,当堂击杀韩王……”最后箫多击在剑尖,音色尖锐高亢,啪的一声,竹箫断了,声音戛然而止。

坊内静默,少女以手击掌,诉说在迟缓、坚决的拍击声中继续,“官署暴尸在外,悬赏千金想知道刺客之名,但无人能识。有一妇人抚尸大哭,说他是聂政,定是我夫聂政!他不欲连累家人,我却不能苟活,让世人不知他的名子。哭到泪尽肠断,抱尸而亡。”

少女抚掌罢声,屋内沉寂了一会儿,大汉又开始规整手上的活计。“姑娘真是好手段,真是好听。”

“乐为心声,最难做伪,先生在劳作时,将此曲随手打出,最能看出先生的志向。”

大汉身形一顿。左手重新抓起小锤,侧身错了一步,好像更靠近了炉膛,脚下不丁不八。而炉下有一助手,呲啦啦地拉动起风箱来。

青年陡然警醒,发现大汉和那助手,与炉膛、铁砧、淬火的木缸、地上好像乱堆的杂物铁具,包括那一排悬剑,形成了一个奇门的虎乱之阵,自己的所在正是死地。青年一跨步就到了少女身前,拉住少女的手。

大汉斜眼,右手又抓起一柄大锤来,走向铁砧。嘴里道,“你们认错人了。我只是个粗通音律的铁匠,这里的人都知道我是谁。”

“我知道,你是霍十七,铁流坊最好的铁匠。”青年说着,拉着少女踏前了两步。

那助手站起来,执一小木桶,往木缸里加水。

青年知道随着自己的移位,对方的阵法从虎乱变成轮违阵,又变成现在的大妄阵,几下交换,自己下一步只能出门,呛地一声拔剑而刺,剑尖瞬间停在大汉的后颈上。大汉凝然不动。青年轻轻将剑递在大汉的眼前,“先生帮我修修这剑吧?”

剑型高古,剑身上刻有古篆,曰“非攻”。

大汉叹一口气,转过身来,“二位借一步说话。”

三人转到一个茅屋旁,门户粗陋低矮,像是一个茅厕。齐欢开门示意,青年只好携少女低头进了。齐欢合门,光线骤暗,青年和少女只觉得地面旋转,墙板反复,尚未明白如何,三人就置身在一间暗室里。

大汉郑重见礼。“我就是齐欢。”

“在下班超,”青年拱手,一指少女,“舍妹班昭。”

“小公子可好?”

“小公子?”班超一愣,“哪位小公子?”

气氛突然凝重起来,三人相对无言。

齐欢忽然出手向班超腰上的剑抓来,班超不动,剑自己从鞘内跳出三寸,齐欢的手就要抓在剑刃上,急忙缩手。

班超斜踏一步,把班昭护在身后。

啪地一声,地面翻出机关,将班超的双脚锁住。而班超腰上的剑已跳跃而出,抓在班超的手里。

齐欢也不知从哪里抓出一把似瓜的铁锤,抡了过来。班超一剑挑向齐欢握锤的手,后发先至。

那铁锤竟像莲苞一样张开了,一朵刀刃组成的莲花犹如盾牌,挡住了剑势。

剑势不停,剑锋反而颤动不休,要将那刀“莲”搅碎。

剑锋刺进莲花,“花瓣”瓣瓣相连,旋转展开,就像一个翅膀张开,羽毛是一把把寒刀,呼地扫了过来。

班超双脚被锁,不能躲闪;身后是妹妹班昭,他也不会躲闪。挺剑击向“翅膀”,但那却翅膀散了,散得漫天都是——三十六瓣羽毛——三十六把寒刀,都向班超身上合拢。

在班超眼里,这些刀是飘过来的。

在齐欢眼里,这些刀也是飘的,像羽毛一样没有分量。纷纷扬扬,像白鹤在空中褪羽,凭空消散,心里空落落的。齐欢眼见着如柳叶的刀飘落了一地,怅然若失。他看着眼前叫班超的青年收了剑,才悚然惊醒。

剑意!这是剑意。齐欢听闻剑道大成后有四境:剑势,剑气,剑意,剑罡。刚才这班超用剑意笼住了自己,也笼住了所有飞刀,霎那间,好像什么都恍惚空虚了。这是一种什么剑意?剑意通心,这叫班超的年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你说的小公子,是小蔡公公吗?”班超问。

齐欢反问,“这是什么剑法?”

“我自创的招法,还没有名字。”班超道。

“谁说没有名字?我叫它惘然十一。”班昭道。

“惘然十一?”

“因为现在我哥只创了十一剑,以后还会有惘然十二的。”班昭道。

惘然?齐欢心想,果然是让人空自消沉的一剑。伏身下来用手里空空的锤把在地上一触,但见地上的刀片身上似有磁石,相互吸引,自动并成“翅膀”,齐欢一卷,瞬间又滚成荷苞(铁锤)的样子。

班超打破沉寂,“蔡公公是皇上身边的人,知道我受命要深入西域,让我把这把剑带给你,说先生会随我一同西去。”

班超脚上的机关却打开了。齐欢抬起头来,“此去到西域何处?”

“不知,一路向西,且走且看。或许要去那些前人从未去过的地方。”

“此去何时能返?”

“不知,绝域万里,或许有去无回。”

“明白了,何时动身,我得准备一下。”

班超又将那“非攻”剑拔出来,弹击一声,宛若龙吟。“先生是墨家的人吧?”

齐欢目光炯炯,盯着班超。

班超把剑还鞘,双手奉上。“秦火一炬,诸子飘零。武帝尊儒,百家消散。墨家独守江湖,传说参与了赤眉之乱,如今已湮没不闻了。”班超道,“先生勿惊,我对墨家的主张——非攻、兼爱,是非常景仰的。我们也是百家中的残身——史家。”

齐欢接了剑,“原来你是私写国史的班家人。”

“那一个月后,等齐先生一起动身?”

“此番西去,只怕还需一个人。”

“请先生指点。”

“班先生可知道百家中的盗家?”

“真有盗家?”班昭插嘴道,“听说他们追随的是盗跖。盗跖其实是那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的弟弟,还骂过孔子呢。”班昭转脸看着班超,“对吧?二哥。”

“他们不会自称自己是盗家的,只称自己为跖门。”班超笑道。

“不错,”齐欢道,“我说的这位,其实是柳下跖的后人,纵横两都的大盗——柳盆子。”

班氏兄妹离了暗室,在坊前与齐欢告别。

“这回算是我先找到的吧?”班昭有点兴奋地说。

“是。”班超微笑着,由着妹妹。

“二哥你好像有点紧张啊?”

“墨家机关无双!”班超感叹,“我们刚才若应对有错,只怕不能活着出来了。”

“哦,这样啊。”

齐欢看着兄妹远去的背影消失,转头能看见东边皇城里宫殿威严的屋顶,正在落日中闪光。“小公子,你真是长大了。”


更多免费试读请点击:三十六骑(上)


购买链接:当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三十六骑】目录(连载更新中) 楔子朝作猛虎行,暮作猛虎吟。(唐·李白)燕颔虎头成底事,但求生入玉门关。(宋·徐钧...
    念远怀人阅读 13,126评论 56赞 196
  • 红血丝主要是因为面部角质层薄弱导致毛细血管位置更容易接触和感知到外界环境变化,从而造成毛细血管扩展而引起的面部现象...
    b2f19f4ea799阅读 128评论 1赞 2
  • 昨晚照例去走路,选择的路径和以前不大一样。由于前天练了腿,根本买不开步子,就缩短了距离,像个老年一样,踱步而行。这...
    MobyDick阅读 3,387评论 0赞 1
  • 文章导读:本文主要介绍利用腾讯课堂轻松日赚1500元的暴利赚钱项目 包括:从目前的情势来看,不管那个行业只要想赚钱...
    老实人去阅读 2,340评论 1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