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鸟绣鞋

我们村的老猎人黑爷说,以前他打猎,也并是不每次都要上小陇山,钻南沟。

去一趟这些地方太辛苦了,来回就得几天,风餐露宿不说,还有各种各样的危险,一有不慎就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意外。

所以只要家里柴米还宽裕,黑爷偶尔也会偷几天懒。

庄户人的偷懒,是不是就是闲坐在家里玩啊?当然不是。

黑爷说的偷懒,其实就是背着火枪到村子周边的土山上转转,套几只兔子,打几只野鸡佐酒。

相比上小陇山和钻南沟,这活不知道轻松了多少倍。

在这些地方打猎,黑爷都当散步。天黑的时候他要舒舒服服坐在自家热炕上吃饭,还要来二两烧酒呢。

黑爷说,他最喜欢上村后的牛背梁。牛背梁上风景秀丽,没有毒虫猛兽,上去的路也比较平缓,来去都不吃力。

尤其是冬天落点雪的时候,其他地方路险打滑,黑爷都不能去,唯独牛背梁还可以逛一逛。

牛背梁上各种各样的鸟儿很多。

野鸡、石鸡、野鸽和各种叫不出名字的野鸟成群结队,每次上去,黑爷总能弄几只佐酒的野味。

有一年冬天,下了点了小雪。黑爷一早起来就背着火枪去牛背梁打野鸡和兔子。这时候野物跑过的雪地上都会留下足迹,很好追踪。

黑爷爬到牛背梁顶,微微出了点汗。他找了一块山石,抹干净上面的雪,想坐着抽一袋旱烟。

黑爷的一锅子旱烟刚刚点着,从牛背梁的东南方向突然就扑腾扑腾飞来了一大群野鸟,看那阵势,只怕得有四五百只之多。

这群鸟飞的不高,几乎一路都是贴着山尖在飞。黑爷放下旱烟锅仔细瞅了瞅,发现这群鸟儿有点奇怪。

一般来说,成群结对的鸟儿,都是一种鸟儿。野鸽子会和野鸽子成群结队,石鸡会和石鸡成群结队,就连麻雀,也愿意和麻雀在一起飞。

可是这群鸟一眼就能看出,鸟儿的种类很杂。

黑的灰的,白的麻的,大的小的,肥的瘦的乱哄哄在一起飞,各种各样的鸟叫声叽叽喳喳,气势真还不小。

黑爷是个老猎人,猎物送到嘴边了,他也不慌,他知道这群鸟肯定就要在牛背梁上落脚。

其他地方都是雪,没地方觅食,只有牛背梁上向阳的地方可以刨刨草籽。

黑爷瞅准这群鸟儿飞去的方向,装好火枪就跟了过去。

老猎人装火枪,那是有诀窍的。打什么样的猎物就要装什么样的枪砂,你像打野鸡野鸽子的话,黑爷都是火药枪砂和麦麸一起装填。

为什么要装麦麸呢?

这是因为火枪一响,除了枪砂会击中一些猎物外,麦麸和火药混合喷出的火焰能烧掉一部分猎物的翅膀,这样即便是猎物没有被枪砂击中,也会从天空掉下来。

黑爷用这种方法打野鸽子,曾创下过一枪打落半背篼鸽子的记录。

黑爷装好枪之后,来到一片向阳开阔的平地上。那群刚刚飞过梁顶的鸟儿,这时候正在残雪里找吃的。

黑爷观察了一下地势,找了个较高的地方站定,就打算把这群鸟儿惊起来。

朋友们看到这个地方可能又要问了,这打猎不都是趁着猎物不注意才好吗?为什么黑爷要把鸟儿惊起来呢?

这你就不懂了。打猎也是有学问的。

像野猪野羊,那自然是一动不动好瞄准。可是这鸟儿那么小,又全蹲在草丛里觅食,你就这样一枪放下去,屁都打不到。

但是你把鸟儿惊起来,在鸟群刚起飞的一瞬间放枪,那喷射出去的火焰和枪砂才会释放出最大的威力,也就能击中更多的猎物。

黑爷经验丰富,能判断出鸟儿起飞后往什么方向飞,所以他也能找到最佳的开枪位置。

黑爷站稳脚跟后,嘴里唿哨一声,就端起火枪指向了半空。

正在啄食的鸟儿受到惊吓,纷纷扇着翅膀冲上半空,就在这功夫,黑爷看到草丛中窜起了一条彩带一样的东西,混入了鸟群。

这群鸟簇拥着这条彩带一样的东西,叽叽喳喳就朝黑爷迎面飞来。

黑爷看到那彩带的头部并不像鸟,脑袋圆圆的,看不清它的眼睛和嘴巴,它的背上也有两只彩色的翅膀,尾巴非常长,不知道是什么怪物。

黑爷虽然心中有点疑虑,但是手指还是本能地扣下了火枪的扳机。

枪一响,一条火龙就呈扇形冲出了枪管,扑向了正要掠过黑爷头顶的鸟群。大群的鸟儿虽然惊叫着飞远了,但还是有七八只鸟儿哗啦啦从黑爷头顶掉了下来。

黑爷眼尖,看出一只鸟儿坠地的地方,还落下了两个红色的东西,看着不像鸟儿。

他知道这枪一响,鸟群就飞远了,也没必要再追着打,所以收起了火枪,就去捡拾猎物。

黑爷首先来到伴随着红色东西掉下的那只鸟儿旁边。他发现那儿掉落的是一只花脖子的野鸽子。

野鸽子的旁边,有两个小小的,红色的东西一前一后落在草丛掩盖的残雪里,十分显眼。

黑爷把这两个东西捡起来,他惊奇地发现,这竟然是两只小巧的、颜色艳丽的绣鞋!

黑爷打了这么多年猎,对鸟儿很熟悉,他仔细端详这两只绣鞋,发现它们只有自己的大拇指大小,通身都用鸟的羽毛编织而成。

这绣鞋窄窄的鞋面上,竟然还有淡黄色的、形状怪异的花纹,这花纹黑爷一眼就能看出,也是用鸟的羽毛织成的!

这下黑爷有点懵了,人世间纵有千奇百怪,但是他真还从没见过鸟儿穿鞋啊!

这绣鞋到底是谁脚上的呢?

他仔细回忆鸟群中那彩带一样的东西,越想越觉得蹊跷,他甚至觉得那彩带有点像一个小小的人。

是的,他举枪的那一刻,之所以有点疑虑,就是看着彩带的头不像鸟头,有点圆溜溜的感觉,只是这脑袋背后多了两只彩色的翅膀而已。

黑爷捏了捏绣鞋,感觉很柔软,认真观察绣鞋的做工,竟然找不出一丝针线的痕迹,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黑爷把绣鞋揣在怀里,捡起另外的几只猎物就下了牛背梁。

他回家后把绣鞋给村里的姑娘女子看,那些针线活儿最好的大姑娘小媳妇一看,也都啧啧称赞:什么样的巧手才能做出来这么精致的小鞋子呢?

黑爷讲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趁机插话说:“每次想看您老人家收拾的好东西,您都说不在了,这双绣鞋应该还在吧?您这次一定要给我看看啊!”

黑爷嘿嘿笑着点点头说:“给你看给你看,有人打听到我有这东西,经常找上门,不是说想看看,就是说想出钱买,我嫌烦,就藏起来了。”

黑爷说完,跳下炕翻箱倒柜找了一阵子,从一个木箱子里翻出了一个布袋子,打开布袋子,两只小小的、非常艳丽精致的绣鞋就露了出来。

我衬着布袋子把绣鞋仔细看了好几遍,越看越觉得这玩意不是人能做出来的东西。

你也说不上为什么,但是第一眼你就会觉得,这东西怎么可能是人能做出来的呢?

我把绣鞋还给黑爷,脑海中疑问更深了:那彩带一样的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如果她是一只鸟儿,为什么又会穿绣鞋呢?

如果她不是鸟儿,那她又是什么东西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题记 知道“维多利亚的秘密”这个内衣品牌是2006年的事了,那年的时尚秀的视频还是一位未曾线下见过面的朋友发我的。...
    香草续约阅读 178评论 2赞 5
  • 王姓二代sc今日又出娱乐新闻,说杨紫古装扮相”长的太丑,没有感觉”。 细细想来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真的蛮爽的,可以挥...
    多多和苹果阅读 208评论 0赞 3
  • 青春的那一页宣纸上,初时急匆匆高提了笔,摆开架势来弄风云,常常一不留神间,滴下几滴墨迹来,以至于多年后,羞涩到总想...
    木_北_川阅读 1,163评论 3赞 10
  • 一碗五十二元的猪扒面开启了我的人生第一次一个人的飞行。 计划了很久,去上海会朋友,终于在年底实现了这个朝思夜想的小...
    0decde339bd1阅读 22评论 0赞 0
  • 什么是内心的声音?就是你的感觉,你那些说不出来但又模模糊糊捕捉到的信息。这种声音,你要学会聆听它,并尊重它。 一开...
    又伊阅读 145评论 2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