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看得见的问题不可怕,看不见的才难搞

如何评价一个电影到底是好是坏呢?抛开那些专业术语,要我说,你愿意看这部作品几遍就代表它有多好看。有的片子,看第一遍时感觉还行,有点小惊喜,看第二遍时就有点腻了,你会为自己知道了情节而感到无聊,甚至还看出了很多漏洞。有的片子,你看多少遍都不嫌腻,而且每一次看都会有新的发现,这就绝对是好电影。

《寄生虫》我目前看了三遍,获奖前一次,获奖当天一次,写这篇文前一天又一次。每看一次就多明白了一些,越看越觉得导演了不起。如果说《小丑》成功的塑造出了一个边缘人从善到恶的过程,那么《寄生虫》就可以定义为成功的塑造了一群正常人的真实形象。

那正常人还有什么可塑造的呢?谁不是正常人啊?这就是作品的高明之处,演的就是生活,却刻画出了不一样的生活,你以为是演戏,最后都信以为真了。因为总有一个人是你自己啊。你从电影里看到了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你说厉不厉害?


提示:以下部分内容会有剧透

对人物的挖掘相当透彻

这部作品其实是没有绝对的男女主角的,小伙子基宇是一个讲述者,但时不时也会穿插着他人的视角。很有意思的是,每个人物都有一个物品或者是精神方面的寄托,正是他和它才能让我们更深入的了解人物的真实内心。

基宇和他的石头

不知道韩语里有没有“靠山”这个词汇,在影片前期镜头总会有意无意地露出这块石头。那时基宇一家逐步踏上豪门,正是风调雨顺的时候,石头下面有个托,它矗立在一家人的身后就像是这四口之家的靠山。它还被基宇用来当作驱赶随地小便者的武器,他把石头拿出去的那一刻好像在说:看见没?这是贵族的石头,有它给我撑腰,你躲远点。

可后来呢,经过“大反转”的一夜,石头竟然在冲进家里的雨水中飘了起来。基宇也明白了很多——这是个假货啊。但他已经迈入豪门的一只腿抽不回来了,运气没有了就只能拼力气。石头又成为了他想灭口的武器,但他心虚啊,没有靠山了,手也抖了,灭口计划还没开始就已经失败了。好在石头是个假货,要不然基宇的脑袋早被砸成肉饼了。在基宇最后的梦境里他把石头放到了一条小河中,那石头和其他普通的石头并无两样。

对于四肢简单、头脑发达的基宇来讲,本该成为一个智将,却三番五次的用武力解决事件,这也是作品的一种隐喻,一个可塑之才不能把自身的优点发挥到正确的地方。为什么会这样呢?受成长环境影响太深,外人不希望他找到自己的正道,家人又不知道他的正道是什么。他有着不输给名牌大学生的能力,却发现不到这样的能力应该用到什么地方。

石头,赐予了基宇人生转折的机会,同时也让他有了一道致命的伤口。上层社会对下层社会的帮助,到底是援助之手,还是一颗孕育着恶魔的种子?

朴社长和他的界线

在这个霸道总裁的眼里,除了儿子,其他人都是手下员工。他把老婆当成家庭的HR,招聘保姆、司机、家教老师、采购、办聚会...统统老婆负责,哪个没弄好,就会以老板的姿态来拷问一下。这也是基宇爸两次问道“你很爱妻子的吧”时,朴社长的反映都很抗拒的原因——我都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怎么能轮到你来问我?

为什么会解雇之前的司机,最重要的不是怀疑司机在自己的奔驰车里车震,根本问题是朴社长在后座的区域内发现了女人的内裤。这不是生活不检点的问题,而是越界了。你坐在我的位置上干嘛?要车震,你去驾驶位上震,我都可以接受,但老板的位置是你绝不能触碰一下的。

对于基宇爸,朴社长是很无奈的,他的人没有来到后座上,但是味道却一直侵占了自己的领域。在二人第一次见面时,朴社长就已经展示了界限的原则。基宇爸去面试,他看到了窗内的朴社长,于是就一个劲地看啊,他渴望朴社长能放下手中的事情热情地出来迎接他。但人家朴社长伸手示意他原地待命,老实给我坐下,你一个面试司机的别打扰我工作。

再后来,基宇爸一直想拉近和朴社长的距离,不断从交谈中渗透,仿佛让自己扮演一个朋友的角色,但朴社长根本不吃这一套。直到基宇一家被迫躲在茶几底下,听到了朴社长的真实评价后,基宇爸才明白过来,同时埋下了罪恶的种子——我那么想亲近你,以后咱们可能还是亲家呢,结果你就这么看我。最后,都到生死关头了,朴社长拿车钥匙前居然还要捏鼻子,直接引爆了基宇爸抑制在心里的火苗——不能得到认可,那就将他毁灭。

界线这东西,既是一道屏障,也是一条导火索。

基宇爸和他的计划

外表看上去十分强悍的基宇爸,内心里其实很软弱。醉汉在他们的窗外撒尿,他不敢管;不合格的披萨盒都是他折的,雇主要扣钱,他不肯出面;想对老婆发威,情急之下又装作自己在演戏开玩笑;在地下室被原保姆要挟,就大喊了一句,然后又打感情牌...最后终于硬气了一把,完事不管受伤的儿女,赶紧躲起来。

人都有一个习惯,越没什么就越说什么。基宇爸其实从来都没有计划,但他却总宽慰别人说自己有计划。他的计划就是随机应变,但大多都变成了逃避。基宇爸的车技其实很棒,通过一次4S店的熟悉,就能掌控奔驰的多种功能,转弯时也十分老练成熟,这也是能通过朴社长面试的原因。

在昏暗的地下室里,他终于有了一个真正的计划,就是祈求儿子能看到自己每夜都发送的摩斯密码。但这也说明了他其实还是没有想明白自己到底失败在了哪里——他这一辈子都在逃避,都把希望寄托在了别人的身上。

朴夫人和她的美国情结

这部作品里最没有能力的其实是朴夫人。她除了有一个好老公外,一无所有。做饭不如保姆,对孩子了解还不如家教,负责看管住宅的一切却不知道还有密道,听过歌剧却学不上来一句完整的旋律,明明离家很近了却还要依靠导航提供的数据说话...

朴夫人需要一个强大的力量来支撑自己的地位,所以印有她老公的海报上写着“南韩企业攻占纽约市场”,她为儿子买的玩具是美国进口的,给儿子买的帐篷是美国生产的。这也反映了很多韩国人根深蒂固的思想——美国是他们的靠山,跟对大哥准没错。

表面上大方得体的朴夫人,实际生活上却是一个不注重形象的人。基宇来面试时她趴在院子里的桌子上睡觉;基宇妹给她儿子上课时,她在外面不停地抖腿;从超市出来后她坐在车里把脚搭在前座上...这些才是她骨子里自带的习惯。当丈夫倒下后,她也随着晕了过去,对于她来讲,这一切都完了。

多颂和他的画

小儿子多颂的画,其实画得都是那个藏在地下室的男人,这一点原保姆应该是知道的,所以在基宇妹第一次给朴夫人解读画时,原保姆也要跟着一起听。

画的右下角为什么总是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因为那是地下室啊。多颂为什么喜欢印第安装备呢,因为他知道地下室的“鬼”还在,他需要这些弓箭来自卫。

多蕙和她的日记

日记到底写了什么影片里没有讲,但想想就能知道,无非是自己在家里不受重视的内容。朴社长眼里只有小儿子,朴夫人因为之前小儿子受过惊吓所以对他百般呵护——不能再出差错了,再错自己就有可能被逐出家门了。

这一切导致身为家庭的女儿根本没有地位。做好的乌冬面,弟弟不吃,妈妈就问也不问的全都吃了,可没在乎多蕙也喜欢吃。正因如此,多蕙才会很轻易的就喜欢上了家教,并不是基宇多有魅力,而是她需要一个亲近的人在乎自己。

基宇妈和她的奖牌

根据影片中基宇妈在豪宅院子里扔链球得知他曾经是个运动员,作品里还时不时给一块奖牌来个特写,说明她年轻时还是个有所成就的运动健将。但基宇妈和别人不同,她从来没有主动和奖牌出现在同一镜头里,她是这个家庭中最清醒的人。

朴夫人按照基宇爸给的名片打来电话时,基宇妈说“要是培养女儿当诈骗真是块好料子”。看似助纣为虐的话语实际是她想提醒家人这已经是在诈骗了。当她得知儿子和富豪的女儿谈恋爱时说“喂,我这是在给亲家做服务呢啊!”当女儿被地下男捅刀时,是她第一个冲出来抗争的。

那块奖牌意味着基宇妈曾经走上过人生的一个顶点,她和丈夫、孩子们不一样。她没听说过炸酱乌冬面,但能在8分钟内通过手机学习把这道菜给做出来了,能在慌乱中示意儿子把手机调成静音,还会在准备派对时想起给地下室那俩人送点食物...由此可见,这一家在踏入豪门之前还能活着,基宇妈功不可没。


通过我们对众多人物的深度解读,不难发现,基宇这一家人其实都有点本事,凭借这些本事完全可以让生活变得更好一些,但他们却都觉得能喝上啤酒吃自助餐就已经很满足了。并且,作为年青一代的基宇兄妹根本没有抱怨,他们从心里已经深信自己生来就是社会的底层了,能寄生在富豪的家中已经满足了,只有死亡才能让他们有所改变。


细节构件相当缜密

这是一个离奇的故事,但你看着看着会觉得这又很真实,对人物所经历的事件察觉不到一点漏洞。这是导演对作品超级认真的结果。

当初原保姆夜里冒雨重返朴社长家时,顺手把路边的监控线给剪断了,这一小细节,成为了日后基宇爸逃生的重要环节——知道能从车库去地下室的人,除了基宇和妈妈以外,都死了。地下室里有水有电有马桶,走上去就能看见冰箱,这是作品在告诉观众——在这里长时间生存没问题。

另外,很多相邻的镜头都十分富有寓意。原保姆被基宇妈踢成脑震荡后在地下室马桶呕吐,镜头一切,基宇妹坐在自家的马桶上,从里面不断涌出来污水。朴夫人在衣柜间一个人挑选几十件名贵的衣服,镜头一切,那边是成百上千的无家可归者一起抢救难的衣物。

还有两处更重要的镜头细节,地下室男子走上来后背对着镜头,奔着窗外走去。在基宇的梦境里,他的爸爸以同样的角度从地下室上来后走向窗外,这是更深一层的寓意。

结局是美好向上的吗?

上面说的地下室男子和基宇爸以同样的姿态走出来,导演想表达什么?这一家人经历了如此大的打击后,他们悔改了吗?

并没有。

基宇仍在做梦,他想靠自己去赚钱把豪宅买下来,以为这样就能救出爸爸了。这个做法对吗?他明明知道爸爸在哪里,但还是要让事实继续隐瞒下去,还是要让爸爸当寄生虫,他们还是在逃避问题。

被困在地下室里和坐牢有什么区别?就算基宇日后可以把豪宅买下来,那他的爸爸最多也就是从地下室走出来到院子里感受下阳光,他还是没有办法走出家门。

看到此处,你的心有没有被触动?你是否也在内心深处藏着一个秘密,并且永远也不想被别人知道?你是否也在逃避着一个问题,不知不觉中让自己的成为一个思想上的寄生虫?

真正的勇敢不是可以拿起刀向别人挥舞,而是敢于直视自己的缺陷,面对困难可以不再逃避。

寄生虫不是只有基宇一家,它随时随地藏在我们心里,有时可以变大,有时也会消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