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回 西域邓氏拜将 带剑书生焚怨

网图


? 谁知正在这时,邓落忽然长舒一口气道:“我也不敢对金眼彪有所隐瞒,我们邓氏一族现在确实是骑虎难下。”

? 入主中原武林岂是易事。

? 林律和刚想说话,奈何肚子不争气‘咕咕’乱响,的确,他的肚子其实早就该响,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

? 一旁看书的邓万道见状,卷起书卷,连忙把烤全羊的羊腿撕下,率先递到林律和的手中,口称:“林叔叔,你这次来了,我们取下太白酒庄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 林律和拿着羊腿,看着邓落那张平易近人的脸,忽而眼眶热乎乎的,眼泪又掉了下来:“我想后世如果知道我金眼彪是被一根羊腿收付的,必然又是人们一段笑话谈资,但是我林律和是深深被邓老前辈的义薄云天所折服!当今武林自相残杀,混乱一片,什么虾兵蟹将也能自立门派,让人寒心的很啊!”

? 邓落拂袖起身道:“林大侠切勿寒心,若说一个羊腿就能拜一员大将,我宁愿买下全天下的羊腿,哈哈哈。”

? 狂风大作。

? 雪花纷扬。

? 不一会儿,三人肩膀落下满满一层雪花。

? 但是邓落老练的眼神里,又多了三分自信。

? 这段传说是在邱夜舟刚当上了副帮主的第二年,而邓氏一族靠了一根羊腿收下了当世武林豪杰‘金眼彪’林律和,岌岌可危的太白酒庄此刻也只有第六代庄主李阿福和义子‘黄金龙锏’苟延残喘着。

? 然而邓落此时也是止步不前的阶段。

? 冬雪。

? 又是一场冬雪。

? 这是林律和在邓宅遇到的第三场冬雪,也才半个月的时间。

? 林律和在喝茶,枸杞茶。

? 红色的枸杞飘在冒着白雾的热水中,让人看起来很是舒服。

? 门口左右在小声议论着。

? 一小童道:“这人怎么天天吃饱了就睡,睡好了就吃,来此半月有余,毫无建树,太白酒庄还是太白酒庄,邓宅还是邓宅。”

? 另一人道:“也是,只怕是什么狗屁‘武状元’‘金眼彪’都是些唬人的名号,也许就是来邓宅骗吃骗喝的主。”

? 之前那人道:“我想他如果再睡三天的话,邓老爷必定会赶他走的!”

? 旁边的人连忙附和:“是的是的。”

? 谁知这话还未讲完,‘啪啪’两巴掌已然到了这两人的脸上了。

? 两人的脸立马泛红,登时就要发作,但是看着这张脸,立马压下了气焰,毕恭毕敬地俯首拱手道:“少公子。”

? 他却道:“你二人去管家那里领二十棍子。”

? 两人连忙称错。

? 但看眼前这邓万道,面色柔和,看起来就有一股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的气度,但是始终只是一个文弱书生罢了,成不了多少气候,甚至不会在地位上超越其父。

? 林律和心里这样想,但是还是起身,谦卑地低着头道:“你好啊,少公子。”

? 邓万道的手里抱着一个筐子,这个筐子不大,也许装不下一个人,但是这个筐子如果是装菜籽的话,那么可以种下几十亩的菜地。

? 但是这个筐里装的既不是人也不是菜籽,而是几百份信件。

? 林律和道:“这是什么信?”

? 邓万道道:“家父曾说如果想要探究一个事情的结果的话,为了确保其可信,那么就必须自己动手!”

? 林律和畅然大笑,伸手便摘取一封,上面写着‘落叔父亲启,侄儿邓真。’

? “见信安好,今闻叔父收得江湖极负盛名的‘金眼彪’林律和,并拜其为上将军,以小侄儿微薄之言,这个林律和其实是徒有虚名,素问其薄情寡义背主忘义,半月来本就没有建树,只是吃喝享乐,望叔父早日清除毒瘤,再拜大将。——邓真。 ”

? 只寥寥数笔,却充满了对林律和的不屑与冷嘲。

? 林律和也是人,他也会愤怒,但是他忍住了一大半,他原来想把这份信撕个粉碎,再埋进寸草不生的地里,让其永不见天日。

? 但是他是林律和,所以他当然也不能这么做,他只是装作心平气和的把信放回筐里。

? 邓万道望着林律和苍白的脸问道:“这种被人诬陷的滋味不太舒服吧?”

? 林律和微笑道:“这种滋味确实不太好受,但是这也不是诬陷,相反这是真到不能再真的实话了!”

? 邓万道伸手从腰间拿出了一个火折子,把这一筐信都烧了。

? 林律和疑惑起来,道:“这?这么多的信就付之一炬?”

? 邓万道长舒一口气道:“大丈夫的气度岂能只在这些小报告上面!我早知你武可上马定乾坤,文可提笔安天下,自从见到你时,我就早已知道太白酒庄已经是囊中之物了!何必再说!”

? 林律和顿时感动至极,说道:“邓公也是这个意思?”

? 邓万道双手束在背后,在屋子里踱着步,正气凛然道:“家父是当世豪杰,豪杰就自然有豪杰的气度,自然是对明公的能力是深信不疑的。”

? 林律和笑道:“好的,邓公果然是人中龙凤,而我自然胸有成竹的,我早已安排一队细作伏在太白酒庄,还有一队细作散布丁洋将反,太白酒庄虽然是强弩之末,但是他们还是有防御力的!

? 传闻丁洋武功不低,我们只能智取,不可强攻,而我与李阿福是故交,我可约他出来说明利害,叫他献庄。”

? 邓万道呢喃着道:“这便是最好!”

?

? 天色阴沉。

? 风呼啦呼啦的打着窗户。

? 李阿福醒了,他不得不醒,因为要是由着丁洋的性子来,他一定会单骑杀到邓宅和林律和鱼死网破的。

? 即使他也早闻金眼彪的大名,就如同是草原上的蜜獾,无论是遇到狮子还是野狗,明明知道自己在各个方面都不占有优势,但是他还是让猛兽对他忌惮三分,只是因为一条——拼命。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