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海晨光 ‖ 小故事二则

一、让座

2009年初春的一个下午,我搭公共汽车去学校上课。上车后,我在前排挨着一个小伙子坐了下来。

车开动后,我看见驾驶室上方,悬挂着一束雪白的姜花,在汽车的抖动中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车到下一个站,我发现上车的人流中,有一位怀抱婴儿的年轻母亲朝我走来,我立即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她。

起身后,我才发现后面还站着一位老大娘,她老态龙钟,由一个年轻的后生搀扶着。

后生两眼直瞪瞪地望着那位坐着的小伙子,显然,他希望他像我一样,把位置让给他年迈的亲人。

然而,小伙子无动于衷,连抬头看一眼对方都没有。

这时,有很多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小伙子身上,那眼光里有责备,也有期盼,但没有一个人出声。

只有姜花的香味不时袭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发现小伙子的脸色开始由白变红,又由红变白,但他依然没有让座。

车到南方医院站,那位年轻的母亲下车了,年迈的老大娘下车了。这时,我发现年轻人也站了起来,他是那样的高大,头一下顶在车篷盖上。

也就在同一瞬间,我的心一下收紧了,我发现高大的他手里多了一条拐棍,而另一条腿的位置却是空的……


二、拾荒的郑主任

郑主任是我先生的同事,是某委某室的主任。20多年前,我们曾经住在同一个大院,同一栋楼。记得他们家住四楼,我们家住五楼,虽然只有一层楼之隔,但在城市,邻里之间很少来往。

虽然少接触,但我去公园晨运时却经常会碰到他。因为他有一个爱好,每天天一亮就会到公园里面去捡易拉罐和矿泉水瓶。每次碰到他在捡这些东西的时候,我都有点不好意思。特别是我先生,他们是认识的,所以他怕尴尬就会绕道走开。

后来我们搬家了。十几年后我们兜兜转转又来到梅花村居住。有一天我先生告诉我他见到老郑了,他也住在梅花村,我们又跟他成了邻居。只不过他家在前一栋,我家在后一栋,相隔不远。

“好久没见到郑主任,他还捡垃圾吗?”我好奇地问。“捡呀!他一直都在捡易拉罐和矿水泉水瓶!”先生说,“老郑现在80多岁了,双腿有毛病,行动不大方便。前天在路上见到他在捡垃圾,一步一步地往前挪,很艰难的样子,但他很执着,从不放弃。”

我想郑主任家里一定是很困难吧,要不他怎么会捡垃圾去变卖一点钱呢?有一天,我对我先生说:“咱家里有很多矿泉水瓶,以后不要扔掉,我想积存起来拿去给老郑可以吧?”

先生说,老郑是厅级干部,孩子也有一份好工作,他家经济还是不错的。他捡破烂不是为了卖钱,他只是在锻炼身体。或许他有一个信念,要做善事,为净化环境出一份力也有可能!先生还告诉我,每年单位扶贫助学,或救灾捐款,老郑从不落后,是慷慨解囊,捐款较多的人之一。

听先生这么一说,我不敢造次了,对老郑多了几分敬重。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