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夜行

文 | 喵咛先森

图 | 堆糖

十点了,黑漆漆的路没有一丝灯光,我打着手电筒继续往前骑着。两边破旧的围墙,再往远看,呆板的厂房坐在略低一些的台地上,树丛从路边伸出到路面上,刮得车轮辐条个楞个楞地响。黑暗中本想听到更多周围的声音,然而风却一直不停,呼呼的在耳边吹过。

我走下大路已经半个小时了,路灯也远了,回头看一看,后悔骑到了这里,但又不想原路返回了。就一直这么骑下去吧,看地图似乎再往西北走就可以过河了。黑暗里我拿着两支并不很亮的手电筒,左右摇晃着,不时看一看路的两边,路也不太好,坑坑洼洼,又刚刚下过些雨,时不时渐上两点泥点到脸上。

前面有亮光,我加紧了节奏,也不再注意两边的树丛,手电筒都指向了不远的路面,骑得快了就不能不全神于这里了。于是我飞快的沿着路向亮光骑去。亮光不太明显,似乎很远,微微发红。大概一千米,路两旁依旧空旷,到没有了林立的厂房,出现了一洼洼菜,亮光依然在不远处忽隐忽现的亮着。总感觉有点诡异,但还是跟着亮光走了,最好还是继续往前走,既然有了菜地,应该不远有人居住了。

路越来越难走了,石子到处都是,压在轮子下面又弹开了,倏地飞到了路边打到了叶子上。静静的,就只有蹦蹦的石子弹开的声音,不敢带耳机。很快路到头了,很高的土坡竖在了我的面前,我又看了一眼地图,是啊,这里标明了有一条东北西南走向的大路。刚才一直还亮着的亮光却也不知什么时候看不到了。

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还没有开工建设吧,没走过这片地方,况且还是晚上,不着村不着店的,原路返回吗?又不情愿。拿着手电我决定先过去看一看什么情况,大不了原路返回。过了土坡,脚下地面是硬的了,踢一踢,又看了一眼,果真是路面,又四下晃了几下手电,又看到了几个穿着反光衣服的协警。有警察了,突然感觉有点有底了。爬过去推上车子继续上路。几个协警聊着天,南京本地话。

一边是村子,一边是黑漆漆的路,于是我一头拐进了村子里。起初路还好走,之后越来越难走,后来路上居然出现了大片大片的水洼。周围静悄悄的,灯都灭了,活像似鬼屋。我告诉自己不要乱想,一边瞄着地图,直走,右拐,再直走,大概就可以回到来的时候的那条大路了。直走的路在一个大下坡之后戛然而止,我停在了水洼里,一脚踩进了水里,倒霉,鞋湿了,水还在一点一点往里阴。

右拐吧,宽两米不到的小路,右手伸直可以摸到院墙,左手伸直可以够到树叶。都走到了这里,继续吧。刚下过雨,路全是泥,埋着突出地面的石楞,滑的很。路边阴森森的,但还是时不时从树上跌落下来几滴水珠来,更阴森了。另一边的房子里死一般的寂静。我把手机的手电筒也打开,百分之八十多的电,希望可以撑到骑回学校。

废面包车黑乎乎的车厢,敞着门,像是张开的大嘴。为什么没有人声呢?正想着,突然窜出一条狗来,奋力地号叫着,拖着铁链哗啦哗啦地响,虽然骇人一跳,但总算让我感觉出了一点生气。泥地里真难骑,下车子便意味着一鞋泥水。微微的一点灯火从旁边人家里透出,但周围依旧一片死寂,没有人语,没有电视的声音,没有吃饭过后刷洗的声响,什么声音都没有。

越是安静,越觉得阴森,我回回头,除了黑暗,还是黑暗,手电晃两下,前面的路后面的路,没有分别,黑峻峻,冷冰冰。这条路到头了,横排着几间房子在路旁,应该有人住,或是,曾经,有人住吧。我自己安慰自己,有人住的话,要是迷路了就转回来,去敲门;没人住的话就暂且在这里休息一会。

看地图,这里有一条路向着东南方向,可以通到大路,前面全是树林了。落叶湿塌塌的盖在地上厚厚一层,从树的间隙似乎听到旁边河水的声音,光秃秃的树枝上依旧有雨水滴落下来,哒哒的打在书包上分外的响。落叶上滑又松软,于是我推着车继续往前走,看地图上这么走是对的。就这么走了几百米,手电筒光所及的地方高高低低长着满满的全是树栅,两边是树林,左手这边还是土坡,路神奇的中止了。

不待反应,心里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现在就掉头往回走吧,本想着沿着长江往下游走的。头顶上水珠依旧掉下来,噼噼啪啪的打在地上。掉头,往回走,刚刚走过的路,却不知为什么让我感觉异常恐惧,从林子里穿出两声单调的虫鸣,夏天早就过去了,又这么冷,哪里来的虫子。

加快脚步,我想早点回到大路。却在这时发现,我已经早已走出了刚刚的那条林中小路,这条路一边菜洼,一边树林,地面像是洪泛过了一般,细细腻腻全是算不上是泥巴的泥土,一脚踩上去,鞋底没掉了,粘住拔都拔不下来。

见鬼!突然慌张了起来,这条泥路平平展展与菜地连在一起,视力所能见到的地方反着白惨惨月亮的光。不对这里走错了,掉头,回原路!越想越别扭,不会是碰到鬼打墙了吧,虽然科学很强大,鬼打墙已经不是灵异事件,但真的撞在自己身上,多少还是有点倒汗毛。越是心里慌张,却又容易出问题,等到缓过神来,我发现我又转到了刚刚的林子里。

没有鬼,没有鬼,没有鬼,我告诉自己。闭闭眼,又折了回去,后背上毛耸耸的吓人,还好背着书包。定定神,缓口气,这回眼睛没离地图,绕回了那一排几间房子那里,蹬上车飞也是的离开这段路。回到大路一段时间依旧心有余悸,就在路上给家里打了电话。那天是13号,星期五。等我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14号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