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衰老与永恒 (二)

前一篇:

随笔:衰老与永恒(一)

7.

白天还很炎热,晚上下班回家,刚走到外面时隐约感觉到一丁点儿一丁点儿的凉,似有若无的夹在燥热之间,轻轻撩动我的心绪。

你突然发现夏日无多了,秋天的脚步已经到了门槛儿上。

而我,我想我已经过了早秋,过了人生的早秋。

8.

最近全心全意在工作。为什么?因为我行的。我可以做得更好。我有更多的能量。我的大脑和我的身体都不想停下来。

每天我都可以选择。每天我都选择努力做好每一件我力所能及的事情。人生不完美,但是我每天都有选择。

我的选择是我不想抱怨。我就想活得死而无憾。

9.

我有一个不怎么见面的好朋友。七月份的某一个日子他Email问我最近怎样了。不知道那天为什么我情不自禁地说,“我随时都可能会死。有很多我无法控制也无法预知的力量可以随意让我死。我的体内有很多我不知道、我也不愿意知道的东西随时可以夺我的小命。只是我自己绝不会主动去加速我的死亡,也绝不会让死亡轻易把我带走。”

我写完这些字好久没理他。他说他每天等我的信息,我也没理他。昨天我在机场登机时心血来潮地给他写了几个字,说我在尽情地活着,享受着我的工作。他马上回信说,“太好了。终于知道你还活着。随着你杳无音讯的日子一天天累加,我本来真的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回他说我懒得理你,你又没空来看我,我也没空去想你。

我选择每天死而无憾地活着。

你们谁能懂得?

10.

从遥远天边露出第一线晨曦,到太阳带着浓重的色彩爬出山头或是浮出海面,它慷慨地轻吻大地和万物,又赐予我们强烈的光芒;正午过后那光芒渐渐变得稀薄,直到太阳完全消失在山后或海的另一边,霞光褪去,一切重新归于黑暗。

黑暗开始孕育新一天的晨光。

我们的一生短短如一日 。我们滋生于温暖黑暗的母体,我们在家人的希望和欢笑中呱呱落地见到光明;我们渐渐长大,然后渐渐老去,还未等明白这世间之道,我们在家人的眼泪中回归于一片黑暗沉寂的土壤。

在黑暗沉寂的土壤中新的生命滋滋不倦地生长。

11.

在每一个寒冷的日子我都期盼梅花的骨朵报春。每一个春天的日子我都期待花园里的郁金香再次发芽。


粉莲 · 龚湘波

我还在留恋着漫天粉色的樱花和那纯洁芳香的栀子花时,盛夏的石榴不知不觉中已经如火焰般在热风中摇晃,池塘中的莲花则带着露珠娇柔地颤动。

我还想陶醉于石榴的炽热和莲花的柔情,却不知道它们之中哪一个花骨朵将绽放出最后一枝艳丽的色彩,它们将在眨眼之间头也不回地离去。

不知何时开始,远处隐隐约约将飘来桂花的清香,当我正想细细追寻它们的方向,让它们的香气沁入我的心脾,眨眼间,桂花那像米粒儿一样小小的身躯即在秋风中开始瑟瑟抖动。到那时,一年中我最不忍看到的那个时刻就已经来到。我将目睹桂花的身体还带着清香却一一落入泥土,亲眼看泥土将桂花娇小的花瓣儿埋葬,埋葬又一个秋天。

在寒冬到来之前,如果幸运的话,我还能看到傲霜怒放的各色菊花,在一阵秋雨一阵寒的感叹中,所幸它们给晚秋的凄凉带来一些鎏金的希望。那时我将更加渴望感受到生命的节奏,更加不舍每日短暂停留的光影。我将比往日更加渴望温暖,哪怕是自己呼到手中的暖暖的气息也会让我感动不已。

无奈中只好说,罢了,一年将尽,且展开双臂迎接冬天的严寒,在严寒中寻找大地万物之生命最后的尊严。于是在冬天晴朗的日子,透过光光的树枝,我将看到更高冷的天空,我将看到光秃秃的枝桠上星星点点的生命的绿,因而又感受到心中的欣喜。

12.

我们的人生短如一日。其漫长也就如一年的光阴,春夏秋冬。无数生命亡于春、或夏、或秋。他们永远活不到人生的冬天,也永远无法体验衰老的过程 - 它的美,绝唱般的美。

认识我的人都以为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当大家问我对世界的未来表示乐观或悲观时,我说我极其悲观。虽然每天我从睁眼那一刻起看到的一切都很美好。但是我终极悲观。

正因为这样,我又是一个乐观的人。因为对未来悲观,所以我要活好每一天的每一个瞬间,而且我要把每一个时刻都活成上苍对我的恩赐。

我没有很多欲望,却很贪婪。我贪婪地渴望能在人生的冬天离去。我想贪婪地看到更清晰的天空,得到人生的真谛。

孔子说,“朝闻道 夕死可矣”,如果这辈子哪天能闻道,在那个时刻离去,那将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唉,其实,我又何必做这些无稽之谈。这些都是永远想不清楚更说不清楚的话题。

但愿在我进入长眠的时候,在大幕拉下的那一瞬间,我会在一片漆黑中看见彩虹,我心里会顿时明白一切。只是那一刻我将无法告诉你,我到底明白了什么。

我只会带着满足离去。那将是我一生最辉煌的终结。

下一篇:《衰老与永恒(三)》

上海和世界,2019年7-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