沥川小秋的幸福甜蜜时光13:平淡甜蜜的日子

自从沥川小秋从北京回来,在上海的别墅里过着舒心平淡的生活。小秋除了工作以外,细心地照顾着沥川。沥川也越来越适应了小秋的日常陪伴。

每天晚上,小秋都给沥川按摩,让沥川泡泡脚。睡前,给沥川递过来一杯温热的牛奶。小秋喜欢躺在沥川的臂弯里,听沥川念着《追忆似水年华》,缓缓地入睡。

凌晨,小秋翻了个身,背对着沥川睡着。不一会儿,小秋着急地喊着:“沥川,沥川,不要离开我!别把我丢下,我不要你走,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你等等我,等等我!”

小秋抬起手,胡乱地抓着,试图要抓住梦中的沥川。身体也在不停地扭动着,动着动着,“噗通”一下子摔到了地上。

沥川先是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说话,之后又是咚的一声巨响。沥川吓了一跳,赶紧睁开眼睛,翻过身来,发现小秋不在床上。一探身才看到小秋躺在地上。

沥川不顾一切地坐起来,着急地喊道:“小秋,小秋,你没事吧?摔坏了没有?”看到小秋没有反应,沥川的心一紧,手心冒出了细汗。

沥川赶忙挪到床边,坐到床尾凳上,再用手支撑着,小心地把身体慢慢地移动到地上。慌乱、艰难地爬了几下,到了小秋的身旁,把小秋轻轻地搂在怀里,摇着她的身体,焦急地问道:“小秋,你醒醒,没事吧?小秋?”沥川惊得出了一身冷汗。

小秋缓慢地抬起头来,揉揉眼睛,一把抱住沥川,“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小拳头一下接一下地锤着沥川的前胸,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沥川,我又梦见你不辞而别了,不要我了,怎么叫你都不理我!”小秋泣不成声地抹着眼泪,委屈地撇着小嘴。

沥川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颤抖的脊背,心里十分不好受。

小秋哭了一会儿,抬起泪湿的眸子,看到沥川也坐在地上,立刻抹了两下眼角,止住了眼泪。心疼地摸着沥川的胡子说:“沥川,对不起,我做梦了。你快别坐在地上,地上太凉了,别着凉了。都是我不好,又让你担心了!” 小秋又摸摸他受伤的左腿,担心地望着他。

沥川抚摸着小秋的头发,温柔地说:“看到你摔到地上,我心里着急,就下来了。别担心我,只要你没事就好。”

沥川温柔地看着小秋,握着小秋的手,喘着粗气说:“小秋,你心里是不是难过,要不要我陪你坐一会儿?”

小秋点点头,赶忙拿来毯子,一块垫在沥川的身下,一块盖在身上。两个人搂靠在床边。小秋搂着沥川,轻声地问:“你刚才是不是以为我……嗯?”

沥川轻轻地点点头,“看到你没反应,我心里特别着急。就想立刻到你身边,看看你怎么样了?”

小秋握着沥川的手,向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小声地说:“我不会有事的,就是做个梦,一不小心掉下床了。”

小秋摸着沥川的腿,接着说:“沥川,刚才下床的时候,没伤到你吧?”沥川摇摇头。小秋轻轻地擦拭着沥川额头的汗。

“我们起来吧,地上凉。”小秋用力地把沥川扶起来,两人回到了床上。小秋特别自然地躺进里沥川的怀里,两个人互相安慰着、亲昵着。

沥川搂着小秋,依然不放心地问道:“小秋,你确定身上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了?你活动一下,看看有哪不舒服?” 沥川一边说着,一边仔细地检查着小秋的身体。

小秋拦着沥川的手,不紧不慢地说:“沥川,我没事,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就是刚才屁股摔一下,没什么大事。过几天就好了。”

沥川听完,严肃地说:“小秋,不能大意了,让我看看。”说完就准备让小秋转过身体,好好地检查一下。

小秋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沥川,别麻烦了,真的没事。要是伤的厉害,我肯定会告诉你的。你这样我多难为情啊!”小秋细嫩的脸蛋上泛起了红晕。

沥川执拗地坚持着,贴着小秋的耳边说:“我现在是你的爱人,怎么就不能看了?再说了,有哪个地方是我没看过的?嗯?王夫人,快让我看看,听话,乖!”

小秋知道,只要是沥川决定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她把身体翻转过来,静静地趴在床上。

沥川仔细地检查着,先摸了摸后脑勺,看看有没有硬块。然后摸着小秋的臀部,一直不停地按着,轻轻地问小秋:“这疼吗?那疼吗?”在按到一处的时候,小秋轻声地嗯了一声。沥川心疼地说:“还说不严重,我看着都有些青了。老实地趴好,我去给你拿药。”

沥川把药拿来,用棉签小心翼翼地给小秋抹着。关心地说:“睡个觉都能摔地上,下次我得把你搂紧些。要不在你旁边,挡些枕头什么的。哎!太不会照顾自己了!”沥川刮了一下小秋的鼻子。

小秋无奈地说:“沥川,你把我抱得太紧了,我会喘不上气来了。以后会小心注意的,少给你添麻烦!”说完,小秋缩了一下脖子。

沥川摸着小秋的头发,说:“之前都是你照顾我多,看来以后我也要好好地照顾你,对你多上些心了!”

小秋依偎在沥川的怀里,眼睛向上一挑,默默地看着沥川。然后把头往沥川的胸前贴得更紧了。

沥川帮小秋把被子掖好,在小秋耳边轻声地说:“亲爱的,再睡会儿,我们可以晚些起。”说完,沥川在小秋的额头温柔地亲了一下。两人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上午的太阳光缓缓地照进了屋里。小秋睁开睡眼,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身旁熟睡的沥川。看着他消瘦的面庞,小秋有些心疼了。

小秋轻轻地在沥川的额头上亲了一小口。用手小心地摸着沥川的脸庞,生怕把沥川吵醒。正想摸摸沥川柔软的鼻头,一只大手覆盖在她的手上。

“good morning ,我的美人睡好了吗?”沥川含情脉脉地问道,在小秋的额头上亲吻着。

“good morning,睡得特别好。”小秋嘴角弯弯地说着,亲吻着沥川的唇。

沥川还惦记着小秋的伤,忙问道:“小秋,好些了吗?需不需要去医院看看?”

“当然不用了,就这么点小伤,没事的。我是很强壮的!”小秋不在乎地说道。

沥川摸着小秋的头发,看着小秋说:“以后要小心一点哦!”小秋点点头。

小秋在沥川的怀里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她就喜欢沥川这样抱着她,她心里特别地满足,感觉沥川很需要她。

沥川轻轻拍着小秋的后背,“我去做早餐,你再躺会儿吧!”小秋握着沥川的手,说:“我们一起吧,我想陪着你,嘻嘻!”

“好了,起床一起干活喽!”沥川高兴地说着。

两人坐在餐桌前,吃着自己喜欢的食物。小秋突然想到什么,吞吞吐吐地说:“沥川,忘了跟你说了,明天我要参加一个考察团,三天全程陪同翻译。不能在家陪着你了。”

沥川听后,关心地问道:“你要去哪?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不用,沥川。我自己可以的,就是去温州啦!”小秋说完,咬了一口煎荷包蛋,细嚼慢咽着。

沥川还是有些不放心,继续嘱咐着:“那你要处处小心点,有事给我打电话,你离开我的视线,我心里总是不踏实!”

小秋撅着小嘴,说道:“你总把我当成小孩子,我会小心谨慎的!沥川,不能陪着你,我倒是有点担心你!”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放心。你要好好工作哦!”沥川慢条斯理地说着。小秋走到沥川旁边,搂着他,想着让沥川安心。

沥川拿出行李箱,帮小秋收拾着行李。沥川把睡衣放到行李箱里,一边叠着,一边说:“小秋,这睡衣太旧了。该换新的了。我给你买几套吧。”

小秋赶紧拦着,说:“沥川,别破费了,这衣服还能穿。而且旧衣服穿得舒服啊!嘿嘿!”

沥川想了一下,无比温柔地说:“那我买情侣装,总可以了吧?嗯?”小秋高兴地点点头。

沥川没多一会儿就都整理好了,最后拿起治疗胃病的药,打算放到箱子里。小秋想都没想地说:“不用带了吧?就这么几天,不会有问题的。沥川!”

沥川就这点好,很尊重小秋的意见。就没再坚持把药放进去。他小心地把箱子扣好,放到门口。

翌日,沥川把小秋送走,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屋子里到处都有小秋的影子和气息,不由得让他想起了许多往事。沥川打不起精神,只好收拾屋子,打发着剩余的时间。

下午,小秋飞到温州,飞机已落地就开始了紧张的工作。工作现场,她陪同考察团进行口语翻译,这个考察团是国外一家房地产公司,来考察温州这家大型酒店的。他们分为2部分人员,考察的侧重点不同,但只请了小秋一位翻译,小秋只好楼上楼下的跑。虽然小秋平常都去跑步,但今天的工作也给她累着了。

晚上,小秋回到入住的酒店,马不停蹄地又要对厚厚的一摞文件,进行文字翻译。

一整天,小秋都没来得及喝口水,午饭也是扒拉两口就开始工作了。工作起来的小秋绝对是拼命三郎。小秋舔着微干的嘴唇,不禁想起了沥川。

要是沥川在,肯定不会让她这么的辛苦,一定会劝她休息一会儿。把水递给她,看着她喝完。沥川更会帮她工作。现在的她特别想在沥川的怀里撒撒娇,让沥川抱抱她。只可惜远隔千里。小秋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下面的工作。

在上海的沥川,无聊地喝着咖啡。一阵的心脏刺痛,让他赶紧坐在沙发上。好久没有这样过了,沥川捂着胸口想着,是不是小秋出事了?有的时候他是有感应的。他有点神不守舍,心里更加思念小秋了。

小秋好不容易把手里的工作干完,看了看表。夜已经深了,酒店的餐厅关门了。小秋没办法,无奈地去大街上找点吃的。

小秋找到一家面馆,点了碗面条,慢慢地吃着。又要了瓶矿泉水。吃到半截,小秋感觉胃有些丝丝拉拉地疼。她用手顶着胃脘处,趴下了身子。她突然想起早上,沥川给她拿的那盒胃药,只可惜没带上.....

小秋不由得想起了每次胃痛,沥川都会把自己的大手搓热,放到她的胃部,让她能舒服一些。现在只能自己扛着了。想起了沥川的各种好,小秋不由得掉下了一滴眼泪。

“谢小秋,你要坚强!”小秋在心里默念着。小秋没有胃口再继续往下吃了,她站起身来,结了帐,慢慢地走回酒店。

沥川惦记着小秋,一直坚持到晚上,才拿起手机拨了过去。“小秋,你忙完了吗?晚上吃的什么啊?工作还顺利吗?”

小秋看到沥川来电话了,赶忙接起来:“沥川,我挺累的。没想到有这么多的工作。我的胃有些疼,还有肚子。”小秋有气无力地说着。

沥川一听就着急了,说:“oh,my god!小秋,你怎么了?是不是水土不服?要不要叫救护车?怎么突然成这样了?白天还好好的。”

小秋躺在床上,强打精神说:“沥川,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你不用着急。我今天一直想着你,要是有你陪着我,就好了!我自己能扛过去,你别担心了!”

沥川有些后悔地说:“要是拿上药就好了,下次你一定要听我的。小秋,喝些热水暖暖吧!”

小秋安慰着沥川,手摸着肚子。突然间,感觉一阵阵的疼痛。小秋紧紧地按着,蹲下身。“沥川,我手机快没电了。明天再聊吧。我肚子疼,先去卫生间了。”

沥川听后,着急地问:“小秋,怎么肚子又疼上了?”沥川还没说完,就听到手机里传来了嘟嘟的忙线声。

沥川坐在沙发上,定了定神。用手机查找着,然后大脑飞快地转动着。然后开始准备一些东西,再一抬头已经是近凌晨时分了。

早上7点,小秋刚刚醒来,手机就响了。随手接起来,听到了沥川磁性的声音:“小秋,你起床了吗?”

“沥川,我刚醒,你怎么这么早啊?没多睡会儿吗?”小秋还有些迷糊地应答着。

“那你把门开开吧!”沥川温柔地说着。

“把门开开?难道你在外面?”小秋半信半疑地起床,鞋都没穿好,就跑向门口。把门打开的一瞬间,惊讶地看到沥川风尘仆仆地站在门口。

小秋一下子扑到沥川身上,紧紧地搂着他,不想松手。小秋抬起后脚跟,小嘴撅起来,向上够着。沥川赶紧低下头,俩人亲吻在一起,久久没有分开。

沥川慢慢地离开了小秋的唇,在小秋耳边说:“小丫头,这可有摄像头。”小秋赶忙站直了。

“沥川你怎么来了?我都想死你了,快点进屋休息休息吧!”小秋急忙把沥川领进门。

沥川把手里的包放到桌子上,坐在沙发里。顾不得自己歇息,赶忙问道:“小秋,胃和肚子还疼吗?”伸手把小秋带到怀里。小秋紧紧地抱着沥川,亲昵着。

小秋坐在沥川的大腿上,低着头说:“还有点!”沥川握着小秋的手,“你是不是到生理期了?”沥川在小秋的耳边小声地问着。

小秋听到沥川的话,惊奇地问道:“沥川,你是怎么知道的?”沥川指指心脏,“你的事都记在这里面了,不会忘记的!”

小秋摸着沥川的胡子,轻轻地说:“沥川,你心思太细腻了!连这都记得?比我记得都清楚。”

沥川指着那个袋子,看着小秋,温柔地说:“小秋,我带来了你的专属用品。还带了你的衣服,等下换上吧!”沥川喘了口气,接着说:“还特意给你煲了汤,你先喝汤吧!应该不凉。然后吃药。”

小秋的眼睛里充满了眼泪,捧起了沥川的脸,深深地亲吻着。感谢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

小秋把袋子打开,看到保温层紧紧包裹着的保温桶。打开之后,一股香气扑面而来。小秋不由自主地掉下了眼泪:“沥川,你真是太好了!让我说些什么好呢?”

小秋先盛了一碗汤,走到沥川面前,舀起一勺放到沥川嘴前,“沥川,你先喝,暖和暖和身体吧!”沥川喝了一口,紧接着说:“小秋,我喂你喝吧!我特意为你做的。你比我更需要。”小秋一边喝汤,一边对沥川说:“沥川,你是怎么找到这的啊?”

沥川微笑着说:“我在你手机里,安了GPS定位系统。开了一夜的车过来找你啊!”沥川腼腆地低下了头。

小秋心疼地说:“啊?你开了一夜的车来的?沥川,太辛苦你了!我不值得你这样做。你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下不为例!嗯?”小秋佯装生气。

沥川走过去,坐在小秋身旁,依偎着她。把小秋的头发放到耳后。轻声温柔地说:“我知道了,等下想陪着你,可以吗?谢小秋小姐!”

“我当然不能收留你了。但是呢,看在你给我煲汤、送东西的份上,我就破回例。”小秋亲吻着沥川的嘴唇。

“那你先把汤喝了,好好地休息睡觉,等我工作完,再来好好地陪着你,好吗?沥川,你真会关心人,我太感动了!”说着说着,小秋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沥川帮小秋擦着眼泪,把小秋搂在怀里。在小秋耳边说:“之前我说过要好好地照顾你,这些不都是我应该做的,还做的很不够呢。还希望夫人体谅哦!嘿嘿!”沥川把头放到小秋的肩头亲昵着。

小秋因为沥川的到来,心情格外的好,工作提前完成了。回到酒店房间。看到沥川还在睡着,小秋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轻轻地把沥川的刘海弄整齐。

小秋坐在沥川的身旁,握着他的大手,静静地看着他。过了许久,沥川皱了一下眉,慢慢地睁开了眼。

“小秋,你怎么没叫我啊?现在几点了?”沥川问着小秋。小秋握着沥川的手,轻声地说:“已经是晚上6点了。沥川,睡好了吗?”

沥川点点头,小秋从桌上拿起杯牛奶,递到沥川手上,“沥川,我从超市买的鲜奶,你先润润嗓子吧!”沥川欣慰地接过牛奶,慢慢地喝着。

沥川喝完奶,看着小秋,“我们等下去吃晚饭吧!”小秋拉着沥川的手,开心地说:“沥川,我的工作提前结束了,要不咱们一起开车回家吧!”

沥川兴奋地说:“那可太好了!我们收拾一下就走。先去吃饭,再回家!”沥川带着小秋开开心心地回到了家。

两个人各自洗了澡,躺在床上。沥川把小秋搂在怀里亲昵着,沥川侧了一下身体,对着小秋轻轻地说:“宝贝,咱们回苏黎世,好不好?”

小秋疑惑地看着沥川:“怎么想起回苏黎世了?在上海这不好吗?”

沥川握着小秋的手,说:“我身体检查的时间快到了,想着这次让赫尔曼医生好好地看看。再有就是……”沥川说到半截,停住了。

小秋抚摸着沥川的前胸,温柔地说:“沥川,还有什么呢?我想知道,你快点告诉我吧!”

沥川嘴角上扬,眼睛里充满了爱意。小心翼翼地说:“小秋,我想把咱们的婚礼办了。以后你再也不用担心我会跑了。是不是啊?”沥川用食指刮了一下小秋的鼻子。

小秋微笑着对沥川说:“沥川,我终于快等到这一天了。能做你的妻子,太幸福啦!”小秋深情地吻着沥川。

沥川把小秋抱在怀里,体贴地说:“那我们后天走吧,这两天,收拾东西好了。你看呢?”

小秋听完沥川的话,喃喃地说:“沥川,定置整理是你的强项,你帮我一起收拾吧!要不那么多的东西,箱子装不下,我还会丢三落四的。好不好嘛?”小秋一边说着,一边晃着沥川的胳膊。可怜巴巴地看着沥川。

沥川看到小秋可爱的撒娇模样,真是没有办法。点点头,平和地说:“那你给我打下手吧,咱们一起干好了。以后你要学会自己整理东西哦!”

小秋吐了一下舌头,心里想着自己的小计谋得逞了。高兴地摸摸沥川的胡子。

两天以后,沥川小秋坐上了飞往苏黎世的飞机,准备开始一段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