诀别

本文参加亚搏娱乐网站七大主题征文S2,主题:期盼

图片来自网络

1

最近几个月是秦波一生中最灰暗的一段时间。

他在南方经营了一家公司,算起来已有十多年了,就在今年上半年,公司的资金链突然断裂,银行贷款迟迟审批不下来,公司难以为继,他迫不得已向黑社会借了高利贷,即便如此,几个大客户相继和他终止了合同。

债主像狗皮膏药一般无时无刻不在粘着他,跟踪盯梢、恐吓电话、催债邮件如同雪片纷至沓来;员工的工资也已经拖欠了两个月,他们几次三番把他堵到办公室讨要说法,更有甚者一纸诉状申请了劳动仲裁。

公司的现状就像一个遍布细纹的花瓶,哪怕是一阵轻风都会使它支离破碎,秦波谨小慎微,疲于应付。长时间的紧张、无助和绝望把他推向了崩溃的境地,他夜不能寐,寝食难安,惶惶不可终日。

终于有一天,他的心里萌生出一个可怕的想法。

他喜欢黄山,那里的风景让他着迷,他曾经戏说能在黄山安家是他最大的心愿,现在机会来了,他打算在天都峰一跃而下,结束生命。

这件事他筹划了很久,他受够了生活的苦辣滋味,他盼着这一天早日到来。

在此之前,他要回一趟老家,去看一眼家乡,去和老母亲诀别。

安顿好妻儿,他驱车踏上了返乡的路。

2

电话里他谎称出差路过,在家里过个夜就走,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母亲和大哥早早地等在了村头,见到儿子母亲老泪纵横,她拉着他的手不放,嘴里不住地念叨着:“儿啊,你可算回来了……”

秦波平时事务缠身,只有过年才有空回家探亲,娘俩聚少离多,能见上一面实在难得。岁月不饶人,母亲的年纪一年年渐长,她把每一次相聚都当成最后的团圆,对此格外珍惜。

娘仨寒暄了一阵子,一起回了家。

喝了水,吃了饭,一家人围着他有说有笑地拉起了家常。

说了好一阵子话,秦波站起了身,他冲着母亲轻声说了一句:“娘,我上山去看看爹,有话回头再说吧。”母亲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眼睛里瞬间没有了神采,她叹了一口气,悻悻地答应着:“唉,早去早回!”

3

两年前,一场意外夺走了父亲的生命,孤苦伶仃的母亲成了他唯一的牵挂,秦波有心想把她接到身边照顾,可是老母亲在城里住不惯,时常说着“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之类的话,秦波拗不过她,只能把她送回乡下,和大哥住到了一起。

北方的秋天来得早,山上的树叶大都枯萎发黄了,树下落了一层稀稀疏疏的落叶,一阵风吹过,几片叶子随风飘落,枯黄的山林更显萧索。

昨晚下了一场雨,山路崎岖湿滑,并不好走,此情此景让秦波的心情变得更加沉重,他们一路磕磕绊绊,来到了坟前。

父亲的坟安置在一棵松树下,坟头上杂草丛生,各色的树叶散落一地,一片荒凉落败的景象。

清理坟头是扫墓必须要做的事,每次清理都颇费周折。

清理完坟头,秦波点上香烛,一边烧着纸钱一边小声和父亲絮叨着自己的事。大哥埋头清挖着坟头周围的沟渠,明年开春下过雨坟头是要积水的。

纸钱在火堆里忽明忽暗地烧着,化作一阵青烟,留下一团黑炭。秦波看看那团火,又看看父亲的坟,心里五味杂陈。他觉得愧对父亲,他老人家没有享受到清福便撒手人寰,这是他心里的一个遗憾,可是当他想到几天后就能和父亲一起躺在这里,自己终于有机会能来照顾他老人家了,他的心里顿时有了一丝安慰。

4

吃罢晚饭,大哥忙着收拾餐桌,嫂子坐在沙发上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有滋有味地看着《延禧攻略》,侄子小强在一旁摆弄着玩具,玩得不亦乐乎。

母亲拉着秦波的手,张家长李家短的,讲着那些她永远说不够的陈年往事,这是他们娘俩每次见面的必修课,不知怎么了,这次她说得格外动情,她的眼睛里时不时眼泪汪汪,说到伤心处,秦波也跟着一阵心酸。

那天晚上娘俩说了大半夜的贴己话,家的温暖将他拉回到另一个现实里,一种久违的亲情充斥在他的体内,那些糟心事被他抛到了脑后。

晚上秦波睡得格外香,这是公司出事以来他睡的最踏实的一个觉。

5

第二天一大早,秦波早早地起了床,他要继续他的下一个行程——黄山。

母亲和大哥为他准备了很多农村特产,大包小包把后备箱塞得满满当当,母亲特意为小孙女缝了一双布鞋,嘱咐他一定要带回去给孩子穿,她说手工做的鞋养脚。

车子早已发动了,他们在家门口拉拉扯扯,没完没了。离别时母亲的话总是格外多,她抹着眼泪,一遍一遍地说着:“过年的时候你们全家一定要回来啊,我今年特意养了十只鸡,到时给小孙女补补身子……”

秦波看着这些东西,听着母亲的唠叨,他的心里不是滋味,他嘴上应承着,不断地向他们摆手,示意他们回去。

临行前,大哥塞给他一个木匣子,神神秘秘地对他说:“这是我和娘给你的东西,你路上打开看看……”一个老实巴交的汉子此时眼里隐约噙着泪水,他猛地吸了一口烟,咳嗽了几声。

6

车子在乡间小路上行驶着,从老家到黄山有五个小时的路程,此时路上没有什么人,窗外凉风阵阵,寒气正浓,路两旁种着很多树,黄绿相间的树叶在风中摇摆,沙沙作响,一副秋日的肃杀景象。

车子在一棵杨树下停住了。秦波把那个木匣子抱了过来,仔细端详着。

那个木匣子是母亲陪嫁的物件,跟着她老人家已经五十多年了,上面雕龙刻凤,很显古老。他抽出了木匣上面的木板,一张白纸出现在他眼前。

纸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几行字,那是大哥的笔迹。他拿起那张纸,好奇地读了起来。纸上写道:

小波子,昨天上坟时你和爹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人活一辈子谁还不遇到几个坎啊,我和娘知道你现在遇到了难处,想想小时候,那时我们家穷的揭不开锅,可如今我们不是照样过得很好吗?遇到难处不要怕,咬咬牙,挺一挺,刮风下雨是暂时的,天总有晴的时候。

哥没什么本事,这两年在镇上卖油条攒了一些钱,你拿去应应急,娘那里还有15万现金,那都是你每年春节给她的,娘一分钱没花,她放在那里给你留着,娘说这些钱是从你这里来的迟早要还给你,现在正是时候。

小波子,不管是富日子还是穷日子,一家人团团圆圆、开开心心就是好日子,我和娘都盼着你能平平安安,你可不能做傻事啊,娘还指望着春节给小孙女炖鸡肉、发压岁钱呢,你千万别伤了她老人家的心啊!

没等他看完,豆大的泪珠扑扑簌簌掉了下来,在纸上画出了一朵一朵动人的桃花。

读完了信,他的目光移到了木匣子里。

木匣子的一边是一摞用一块红布裹着的纸币,那是母亲的15万。另一边是用油纸包着的一沓厚厚的钱,有三捆100的,更多的是50、20和10块的,还有一些硬币散落其间,这些钱皱巴巴的,上面油渍斑斑,带着油条特有的香气。

他知道,和他欠下的债务相比这些钱显得微不足道,但是这却是母亲和大哥所能给他的全部。

他的眼泪像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出,他趴在方向盘上肆意地哭了起来。

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太阳跃出了地平线,将耀眼的霞光迸射出来,在云层中形成了无数道又粗又大的七彩光柱,虽然窗外寒气逼人,可是这些光照得他心里暖烘烘的,亮堂堂的。

他抹去了眼泪,抖了抖精神,调转车头,向着南方飞驰而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