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哥谭之王 041背叛者必将再次背叛

背叛者会再次背叛

“晚上。”阿莫听着佐恩叙述,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弱肉强食,失去了约束变得更赤裸裸而已。

“……好……好的,阿莫先生!”佐恩把整件事情叙述完以后,听到了一个简短的回答。

阿莫回到车上,娜拉和波轮才放下心来。

“阿莫……”娜拉有些紧张,虽然阿莫从来不会表现出慌张这种情绪,但是一个1米9开外的大汉冲过来砍人,这种事情还是有点吓人。

“嗯。”阿莫并没有解释,只是冲着娜拉微笑了一下,然后指了指放在后排座椅上的车载冰箱,跟在身后的佐恩立即拿出工具检查,很快就修复了故障。

“吱吱!”冰箱启动后,很快就有凉意传来,灰松鼠将冰袋顶进冷冻那一格,佐恩看得有点发愣,这么聪明的灰松鼠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于是,阿莫带着娜拉和波轮继续行程,任何事件都有其进程和因果。若不是佐恩在弥留之际,冒出那句“像个婊子似的乱抖”,现在可能就是一具尸体;而怀特之所以会倒在大约翰身上晕过去,是因为阿莫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

同样,对于“第一个休息日”这样的大日子,即便有小插曲,但都绝非是改变行程的原因,世人很多时候都弄混了意义和因果的关系,所以才会有无尽的烦恼

当阿莫驱车到达三角区的沙滩时,恰是景色最迷人的时间,沿途和公路并行的铁轨,被众多植被覆盖,仿佛是穿梭于丛林间的魔法隧道;

荒废的5号码头各类起重机械林立,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好似掩藏在水面下的阿特兰蒂斯露出了身影;临近海岸随处可见鲜艳的花草和藤蔓,在明媚的阳光下格外绚丽。

娜拉和灰松鼠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景,大呼小叫着冲下车,融进整个图画里。阿莫手里捏着霍伊特守护,打发了四只不长眼的野兽,顺便增加了点食材。

时间过得飞快,临近黄昏时,半个太阳没入地平线,海天都被染成绚烂的橙黄色,云霭伴着夕阳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海面,蔓延到脚下的沙滩,仿如宙斯的神国降临世间。

跑累了的娜拉趴在阿莫腿上,灰松鼠翘着尾巴一摇一摇地在沙滩上刨坑。

“阿莫,真想一直待在这里,好美啊!”

“吱吱……”

“……”阿莫揉了揉娜拉的脑袋,没有说话。

夕阳把阿莫和娜拉的影子拉得老长,印在浪花翻涌的沙滩上。


夜晚的“Auto Mall”(汽车购物中心)显得更加萧条怪异,形状迥异的塔灯矗立在空旷的停车场上,像是古罗马时代的刑罚柱般阴森;破破烂烂的标语和旗帜在风里颤抖,抽打在空气里发出“踢踏踏”的呻吟。

福特专卖店千疮百孔的墙壁,被各种橱柜和木板堵的严严实实,蜷缩在里面的渔民们正在为晚餐争吵。

“卡特,晚餐怎么只有一条鱼?!”

“蠢货,白天在海边只打到这么多,还要留下一半过冬!”

“可是我们吃不饱明天没力气下海!”

“那也没办法,蠢货!冬天你能下海吗!!”

“白痴,你才是蠢货!”

“我打了五条鱼,怀恩根本一条没有打上来!”

为了锅里还没熟的鱼,渔民们分成几拨互不相让,接着迅速演变成了一场武斗,展示厅里棍棒和刀叉齐飞,很快就有人倒在地上。

“都闭嘴!”阿斯特克·伊恩特斯狞笑着放下手里的刀叉,推开面前堆满食物的盘子,带着身后的三个打手站了起来。

阿斯特克拎着1米2长的砍刀,用刀背拍开了两个扭打在一起的壮汉,指挥打手冲进人群,拳打脚踢控制住了场面。

“你刚才说,谁今天没有捕到鱼?”阿斯特克睁着独眼瞪着一个大嗓门的渔民。

“……是……是怀特。”

“好吧,看来今天晚上有节目了。”阿斯特克狞笑,对回到身边的打手说,“把怀特扔出去,看看今天晚上小可爱们会不会来。”

“不!明天我一定能捕到鱼!最少5条……我出海能抓到更多!”怀特是一个消瘦的黑发墨西哥裔,他操着浓重的口音惊恐大叫,阿斯特克嘴里的“小可爱”是三只变异野狼。

“真的吗?”阿斯特克狞笑,几年来从没有渔船敢出海,“我最恨撒谎,把他扔出去喂狼!”

“去打开门!”一个打手喝到,立刻有讨好的渔民去开门。三人拎起抖成筛糠的怀特,不管墨西哥裔的挣扎和哀求,向大门走去。

“扔出去!扔出去!”

“哈哈,晚上有好戏看了!”

渔民们短暂忘记了饥饿,开始兴奋地期待血腥的画面,仿佛古罗马角斗场边的狂热观众。三头变异野狼体型巨大,是三角区的顶级猎食者。

“砰!咣当!”还没等门打开,大门就被人一脚踹开,厚实的松木门板砸在地上。

阿莫收回脚,现在他终于体会到了属性里“体力3.22”是什么意思,绝对超过普通人3.22倍。

他身后的两个人,高大的北欧吸血鬼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佐恩吓得手里的枪差点掉在地上。在他们的想法里,还要想办法潜入或者炸开大门,竟然……只需要——一脚?!

“啊……”门板砸伤了开门的渔民,他摔倒在地上发出尖叫,原来是左腿被压成了骨折。

“谁?!”阿斯特克推开受惊吓逃走的人群,就像驱赶一群鹌鹑似的,“拿起刀,蠢货们!”

“别冲动……咳咳……”他身后跟着影子般的瘦小红发男子,小声提醒,“……这几个人有问题。”

“怕什么,特里福德!这里我说了算!”阿斯特克倒拖着长刀,迎向阿莫三人,“他们只不过三个人,我们有几十个。”

“你就是阿斯特克?”高大的斯考特摘下了手套,扭了扭手腕,灰眼珠扫过迎面而来的人群——他知道阿莫是个不喜欢多话的人。

“你是谁?”阿斯特克扫了一眼,惊异地看向修理工,嘴角露出狞笑,“佐恩,又见面了,你这只蟑螂,伤已经好了?!”

——所有的真理都要经过三个阶段:首先,受到嘲笑;然后,遭到激烈的反对;最后,被理所当然地接受。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