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的蓬勃样儿,染醉了诗心

文:清瘦的雨

春光正好,踏春正当时。

疫情逐渐好转,做好防控的同时,拥吻了这大好春光。

黄灿灿的油菜花,大片大片,晃得人眼睛直晕。粉嘟嘟的桃花,一树一树,犹如一群群翩然静坐的仙女。霓裳羽衣,风里流香。还有山野不知名的各色小花,都粉墨登场,抢不抢得到镜头是次要的,沾惹这份春泽,以绽放一生最美,最重要。


各色花朵赶趟儿似的竞相盛开,撑开了季节的衣扣,风光乍泄,醉了流风,更醉了初展愁眉的人们。

还有这醉酣了眼睛的绿。那柳芽儿嫩绿嫩绿的,欲掐出水儿;那冬青翠绿翠绿的,一股鲜灵样儿如待闺少女萌动的春心。甚至还有那山韭菜,泼墨一般冒着钻人心的绿气儿,怕是梦都要染醉啦。?

踏春的人都带着孩子出来透个气儿。孩子们的吵闹声,恰像春光的蓬勃样儿,卯足了劲儿地怒放。


卉木萋萋,莺燕欢啼。大好春光,怎可负?

生命之春几何,匆匆!年岁增,方悟韶华轻抛多可惜!

每一朵花,是否抢眼,都拥有自己精彩的完美绽放。愿我们生命之花,绽放最美的春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