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诗仙救人

天宝十二年,李白遭朝廷奸臣排挤,被李隆基逐出朝门。

一气之下,他发誓永不涉足官场,开始游历名山胜水。

这年春上,李白慕名来到皖南的敬亭山游玩。

行至山下的古泉镇,他突然心血来潮,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游走四方的江湖郎中,要悬壶济世。

还扬言说,有谁出钱帮他在这儿弄一个好门面挂牌行医,三年内看病不收一文钱。

这当口,一个姓罗的年轻人出于好奇,想看看他的医术到底如何,就帮他在镇上的十字街口租一个门面,开了一家医馆。

但谁也想不到,这位姓李的郎中医术高超,专门医治疑难杂症,不知有多少睡在家里等死的病人,被他从阎王殿门口给拉了回来。

一时间,李白在宣城一带名声大振。

却说那姓罗的年轻人,名文轩,是镇上罗记绸缎铺的少掌柜,长得一表人才。

罗文轩的父母早亡,身边只有一个新娶的妻子,姓艾名娘,出身于名门,不仅知书识礼,多才多艺,而且生得唇红齿白,柳腰婀娜,姿色过人。

这对小夫妻十分恩爱,出门进门,几乎形影不离。

一天早上,罗文轩从床上起来,感到头昏,走路也是两腿轻飘飘,吃什么都不香。

艾娘看他没精打采的样子,问他是不是病了,要他找李白去诊断一下。

罗文轩仗着自己年轻身子骨好,没当回事,谁知当天晚上他就发起热来,头疼欲裂,脸上冒出不少黑斑。

第二天一早,罗文轩赶过去“咚咚咚”敲开了李白的门。

李白见他满头大汗,脚下踉跄,气喘吁吁,脸都变紫了,忙招呼他到身边坐下,给他诊断。

他先伸出一根手指头,抹了一点儿罗文轩额角上的汗,看了看那汗水的颜色,然后又伸出舌头舔了舔汗水的味道,突然问:“十年前,你是不是被一种名叫九纹龙的毒蛇咬过?”

罗文轩听了顿时一怔,十年前,他的确被这种蛇咬伤过,当时找人排过毒,事情过了这么多年,没有几个人知道,这李郎中是如何得知的?

他疑惑地点了点头:“是有这回事,先生如何得知?”

李白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把手一挥:“你先回家吧,让你妻子明儿上午来一趟!”

罗文轩一听可糊涂了,自己来看病,还没告诉他病情,叫妻子来干嘛?

他正要发问,李白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笑道:“罗掌柜,各行有各行的规矩,你不要多问,要想病尽快好转,就照我说的去做吧!”

罗文轩不好再追问什么,只得告辞。

回到家里,罗文轩把经过对艾娘说了,艾娘好奇地问:“这个李郎中真是怪,他没有告诉你叫我去到底有什么事吗?”

罗文轩说:“没有。你只管去吧,看看他这怪人到底有什么花样!”

像艾娘这样出身的女人,一般是不会抛头露面的。

可为了弄清丈夫的病因,次日一早,她还是收拾一番,去了医馆。

当艾娘看到李白时,不禁大吃一惊,只见李白面带悲痛之色,全身上下一身缟素,在医馆的中央还放了一口漆黑棺材,这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他有什么亲人离去了?

艾娘正惊疑间,李白将她迎到馆内坐下。

“罗夫人,”他给她倒了一杯茶,叹道,“实不相瞒,我这一身孝服乃是为尊夫所穿的,那一口棺材也是为尊夫准备的!”

艾娘一听,如晴天霹雳,差一点儿被惊倒在地,她颤声问:“李先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李白赶紧告诉她,给罗文轩诊断时,发现他得了一种怪病,不过三天,必死无疑。

他死前,全身会出现腐烂的症状,四肢百骸犹如虫噬蚁咬,疼痛难忍,随之身体还会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这种气味随着空气扩散开来,会感染其他人患上此病。

李白说叫艾娘过来,就是要将实情告诉她,叫她今晚想办法把罗文轩弄进棺材,趁早活埋。

“罗夫人,”李白说,“尊夫的病已到晚期,无人能救,一来为了尊夫不再遭受死前那种难言的痛楚,二来为了不累及他人,你一定要按我的这个办法去做啊!”

“天呀,这怎么可能?”艾娘顿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扑通”瘫在地上,“我的夫君怎么会患上绝症呢?”

李白道:“罗夫人,人各有命,这不是人力所能挽回的,你还是保重身体要紧,回家按我的吩咐去做,千万不要把真相告诉尊夫!”

说罢从怀里取出一个瓶子,递到她手中,叮嘱道,“这瓶子里装的是一种药,无色无味,你回去想法让他喝下,这样他就会昏过去,永远也醒不来。

趁这个机会,你可以把他弄进棺材里。

切记,你今夜就得将他埋葬,不论以后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去理会!”

听了这番话,艾娘的心就像被钢刀扎着一般。

当天晚上,艾娘按李白的吩咐,让丈夫喝下那瓶药水,昏昏沉沉地睡了。

这时,艾娘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酸痛,扑在丈夫身上放声大哭。

随后,她叫来店铺里的伙计,让他们从李白的医馆将棺材运过来,连夜将罗文轩收殓埋葬了。

谁知第二天一早,有个放牛的小孩路过罗文轩的坟墓时,发现坟墓被扒开,棺材盖掀在一旁,罗文轩的尸体竟不翼而飞。

那小孩跑回来,连忙把这事告诉了艾娘,艾娘听后跑到那儿一看,顿时两眼一黑,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艾娘醒来后,赶到官府报了案。

说来也巧,那宣城太守不是别人,正是李白的堂弟李昭。

李昭立即派人调查此案。

据举报者称,昨天半夜时分,好像是那个姓李的郎中,盗走罗文轩的尸体,往敬亭山上去了。

李昭立即叫捕快去医馆捉拿他。

可是,几个捕快赶到古泉镇一看,哪有李白的人影儿?

捕快又沿山搜索,终于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了他。

只见他将罗文轩的尸体倒吊在那儿,下面堆了一堆硬柴,生起一团火,正烤着尸体。

捕快相互使了个眼色,一拥而上,抖开铁链子,“呛啷”一声,将李白锁了。

李白被押到大堂上,李昭一眼就认出他来,大惊失色道:“天呀,堂下之人可是我的哥哥李白?你什么时候来了这儿,怎么一下子又变成了替人治病的郎中呀?”

李白顾不上与他打招呼,一个劲地埋怨道:“李昭啊李昭,我来宣城行医,不知治好了多少病人,这一次却失了手,你不但害我坏了医名,也连累罗掌柜废了一条腿啊!”

艾娘那会儿也在堂下,她和许多在场的人听了李白的话,都不明就里。

原来,李白的医术是他年轻时,从少林寺主持那里学来的。

他所学的这种医术与众不同,给人治病的方法也十分独特,有病人来时,他往往是靠病人汗液的颜色和味道来诊断病情。

那次罗文轩来找他治病,也是从他的汗液里分析出他十年前被毒蛇咬过,毒没有排干净,并在他体内淤积多年,一朝复发,导致有此绝症。

不过,李白想出了一种“活人死治”的法子,能治好他的病。

他叫罗文轩回去后,找来一口棺材,又配制好一瓶药水。

等艾娘来时,李白故意对她说罗文轩无药可救,而且他的病还能传染给别人,让她将他活埋。

罗文轩被活埋后,药力迅速发作,弥漫全身,到时李白再将他从棺材里挖出来,选择一个僻静的山洞,用一种浸过药汁的硬柴生火,对他进行烘烤,把他体内的病毒全部排出来。

李白原想把这种治疗的方法,直截了当地告诉罗文轩和他妻子,但他又考虑到这种治病的方法过于特殊,肯定不会被病人及其家人接受,只得瞒着他们。

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山洞里烘烤罗文轩的身体快结束时,被几个捕快闯进来,强行把他带到衙门里来了……

众人听李白讲完事情的经过,全都呆了,他们想不到世上还有这种奇异的治病法子。

艾娘没想到这个李白就是那个大诗人,她读过他不少诗篇,不想他会来到宣城,还懂得医术。

此时此刻,她迫不及待地问:“李先生,我夫君现在还有救吗?”

李白道:“不消片刻,尊夫就会醒来,他的病已经完全好了———只是,我刚才给他烘烤时,除了一只腿外,全身的毒液已被烘烤出来,那条腿恐怕从此会残废!唉,功亏一篑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堂下传来一片喧闹声,原来罗文轩正好醒过来了。

艾娘扑过去一看,只见罗文轩已精神抖擞,脸上的那些黑斑也不见了,但一条腿不得劲,走路一跛一跛的。

艾娘回过身,“扑通”一下跪在李白面前:“谢谢李先生,他能活下来,算是万幸,全是托先生的福啊!”

在场的人见状,直惊叹李白不仅是诗仙,还是医仙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天宝十二年,李白遭朝廷奸臣排挤,被李隆基逐出朝门。 一气之下,他发誓永不涉足官场,开始游历名山胜水。 这年春上,李...
    弈之奇闻杂谈阅读 334评论 1赞 21
  • 在Wnmp(windows+nginx+mysql+php)(上)主要讲了php配置完了nginx服务器,改篇讲述...
    地铁姑娘阅读 214评论 0赞 2
  • 雪阻寒山险归程,羁途宿酒且狂生。阶前醉慕双生草,尚可缠绵待春风。
    胡三多阅读 26评论 0赞 0
  • 其实我很想写出思路清晰,别人能够不知不觉就看完的文章。但总是很难。 这其实就是现实与理想的一个小对比。 我爱看说理...
    黑白007阅读 9评论 0赞 2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手账成了网红 一入手账深似海,当你想放松一下的时候 就可以拿来记录,阅读,涂画 手帐的意义就...
    礼姑娘官方阅读 11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