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水人

有一次我与我们村的老猎人黑爷喝茶讲古,我给他讲了纪昀《阅微草堂笔记》里所记载的新疆红柳娃。

我以为黑爷会感到惊奇,谁知黑爷听完之后只是淡淡一笑。

黑爷说:“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全是我们人类的,只是人类多,人类强大而已,所以人类管着这个世界,你说对不对?”

我点点头问他说:“那您是相信新疆确实有红柳娃娃了?”

黑爷说:“我当然相信啊,这世界这么大,世间的东西人能知晓多少?你别说其他地方,就咱家乡这南沟里面,有多少奇奇怪怪的东西?”

黑爷的这句话我倒是无法反驳。

南沟太大、太险峻,森林又遮天蔽日,里面神秘的事物多了去了,就算钻山几十年的老猎人,也不敢说自己已经把南沟的脾气给摸清楚了。

黑爷接着说:“你今天不讲这事,我倒忘了给你讲一件事,我也曾在南沟和小陇山的交界处遇见过一种特别奇怪的东西,样子也非常像人类。”

我来了兴趣,让黑爷赶紧讲一讲。黑爷喝了一口茶,给我讲了这么一段往事。

黑爷说那时候他还年轻,脚力比较好,初生牛犊不怕虎,打猎摘菜的时候敢往南沟最深最险的地方钻。

现在他比起以前要老道得多了,对沟里的方方面面也更熟悉了一些,但是他反而不敢再去那些险地了。

这也许就是老司机越开越胆小这个道理吧!

南沟与小陇山的交界处,有一个深水潭,名叫黑龙潭。传说黑龙潭下有暗河,一直通到了黄河的大支流——渭河。

黑龙潭潭水很深,一池悠悠碧水平静而深邃,给人一种未知的恐惧。用黑爷的话说,每次靠近这黑龙潭,潭水总给人一种吃人不吐骨头的感觉。

黑龙潭周边林木繁茂,毒蛇很多,按理说并不是狩猎的好去处。

黑爷却说,这地方虽然路远危险,但是常有来潭边饮水的野羊野鹿,再加上鲜有人至,每次狩猎他都有收获。

有一年深秋,黑爷再次去黑龙潭边打猎。这是黑爷第一次在这个时节去黑龙潭。

黑爷说那次当他跋涉到黑龙潭边的时候,他隐隐约约听到潭边的树丛里有一种很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有点像婴儿发出的声音,奶声奶气的,哼哼哈哈一刻不停,好像是很多同类的动物在争吵一样。

黑爷很吃惊,他还从没听过有哪种野兽能发出这种声音呢。

黑爷举着火枪在山石后面悄悄绕到那林子附近,透过杂草,他看到有七八个一尺多长,全身淡绿色的“人”,正站在一棵野桃树下叽叽喳喳,好像在讨论如何把桃树上那晚熟的野毛桃摘下来。

黑爷很吃惊,觉得自己遇到了怪物,把手里的火枪攥得越紧了。

他屏住呼吸仔细观察那些“人”,发现这些“人”五官清晰,身上赤条条一丝不挂,头顶也光秃秃没有头发,样子说不出的怪异。

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些“人”的皮肤全都是淡绿色的,眼珠子也是淡绿色的。

这些“人”淡绿的皮肤就像半透明的毛玉石一样,隐隐还能看到他们皮肤底下的血管和肌肉。

看到这么古怪的东西,刚开始黑爷心里有点发毛,但是没一会他就镇定了下来。

他心想:“这玩意也就一尺长,还没肥一点的兔子大呢,瞎熊豹子我都打过,我怕这玩意干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放球他一枪再说!”

黑爷心念至此,举起火枪就朝离他最近的一个绿“人”放了一枪。

那时候的火枪,里面装填的是铅砂和火药,铅砂一出去就是一大片,呈一个扇形,杀伤力虽然不大,但是射击的面很广。

黑爷枪声一响,眼前那群怪模怪样的“人”中,显然有两三个被击中了。

这些被击中的“人”就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发出“嘭”一声巨响,紧接着溅起一阵淡绿的水花,瞬间就倒在地上。

那些没有被黑爷击中的“人”一看情形,立马转身朝黑龙潭逃去,连头都不敢回一下。

黑爷看到他们蹦蹦跳跳来到潭边,一个猛子扎进潭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不一会儿,黑龙潭的悠悠碧水就恢复了一片宁静。

黑爷放完枪,紧接着又把火药和枪砂装填好,他躲在石头后面观察了好一会,确定没有什么异样,这才走到被他击中的怪物边上。

他发现这些倒在地上的人除了一张空荡荡的皮囊之外,就剩一滩绿水了。刚才躲在石头后面看到的透明血管、内脏,统统都不见了。

黑爷把那几幅皮囊拎起来,皮囊上的枪眼中还在缓缓往出来滴绿色的汁水,闻起来就像死鱼的味道一样腥臭。

黑爷担心这些东西报复,不敢在黑龙潭水边多逗留,就把这几幅皮囊卷在一起,离开了黑龙潭。

出山之后,黑爷给村里的好些老猎人看了这皮囊,大家除了啧啧称奇,谁也说不出这玩意是什么东西的皮子。

黑爷把这几幅皮囊贴在土墙上,当时的村里人都纷纷来看稀罕,一个多月后,皮囊渐渐风干风化,就变成粉末脱落了。

黑爷说,可惜自己当时没有那份心思,没把这皮囊保存好,要不然可以给我看看。

我带着一丝不甘问他说:“那东西的任何东西您都没有留下一点吗?哪怕是它皮囊风干后的粉末?”

黑爷摇了摇头。

我又接着问他说:“那您再也没去过黑龙潭?再也没见过那种绿色的怪人?”

黑爷说:“黑龙潭本来就在深山,路途很艰难,我们杀生吃饭的人也有忌讳,邪乎地方是不能去第二次的,所以我至今再没去过。”

我说:“那有没有其他人去过黑龙潭呢?”

黑爷说:“这就不知道了,不过那地方毒蛇多,愿意去的人绝对是像我当年那么胆大不要命的人。”

看我有些遗憾,黑爷笑呵呵的接着说:“你这孩子,现在大家都能吃饱肚子了,政府也早就不让打猎了,这些东西就算是怪东西,也总是有他们存在道理,就让它们在那繁衍生息吧,你又何必非要见到它们,打扰它们呢?”

我觉得黑爷说的有道理,就没有再去追问他。不过我觉得比起纪昀笔下的新疆红柳娃,黑爷所见的这东西更加稀奇。

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我们也许不该说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只能说我们没有遇见过那样的人,那样的事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们村的老猎人黑爷说,以前他打猎,也并是不每次都要上小陇山,钻南沟。 去一趟这些地方太辛苦了,来回就得几天,风餐露...
    仙人掌刺扎脚趾缝里阅读 324评论 2赞 12
  • 你有关注过自己所居住的空间有多少物品吗?有多少是你经常用到的,有多少是你觉得以后会用到的?那些你觉得以后会用上的物...
    慢游小鱼阅读 44评论 0赞 3
  • .*具有贪婪的性质,首先匹配到不能匹配为止,根据后面的替换后,会进行回溯。.*?则相反,一个匹配以后,就往下进...
    李龙学阅读 570评论 0赞 0
  • 01 夏日的傍晚,清凉安逸,街面上三三两两的左邻右舍,扎堆似的聚在门前,欢趣着,闲聊着,仿若有着说不完道不尽的天南...
    zhuimengren阅读 43评论 0赞 2
  • 最近国庆期间有很多中介给我打电话,让我意外的是他们国庆都不放假的吗?之前我曾经写过看房子的经历,在杭州工作7年住过...
    大素素阅读 6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