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十几岁的爱情

我仍忆那年落了凉的晚风,和藏匿于信封中央的盛夏心动。




关于我的少年时代,懵懂跌撞就像猝然被打开的那扇窗棂——积攒的数层灰尘。来不及躲避的雨浇碎了我的十八岁,恰似我不曾提起的那段情事,烈火灼原势如猛兽将我胸中火焰燃起,猝不及防地,洪水一般将它湮灭。铺了纯白背景的画布沾染了雨水痕迹,我再没兴致描绘她眸中星云,直至流星略过天际,我也无法提及那叫爱情。时间沉淀了数不尽的复杂情感,不得不讲的是故事和心情,眼里却早已无法泛起几点泪花。我用画笔撷取了纷繁世景,用字迹记录人间景情,用音律勾勒千姿百态。写圣托里尼的天与海蓝,写朗伊尔城的冰原极光,写巴黎的浪漫与炽热,写罗马的古老和诗意。将诗句谱进木吉他琴音,将情感融进热衷于描摹旧时巴黎傍晚远山天空的指尖,沾了极光颜色在青蓝光晕间晕染流水痕迹。我想我该写一本名叫青春的童话,这远比繁花似锦美得令人动心。





最终的风起于初春芽苞待放时刻,天色尚晚,差两分靛蓝色彩。下弦月打着画师的旗头把绽出些许的纯白月华铺洒,隐现的几点星影抵不过天际未落的红紫余晖。海峡吞噬了远方的某片陆地,淹没了荒芜岛屿。风掀起素白帘幕,吹落了我将要提起的笔,于是我打算给那位停在回忆中的少女回信。她也曾与我和解,在我沉醉于酒精与香烟之时与我握手言和。她从不倏然出现,眸里星云从不消散,不会穿着职业套装高跟靴,也不会带着柴米酱醋的油盐气息。似乎一切恰如那日骄阳似火,我的篮球也恰好没有回归我的书包。若是篮球下落未能打到她的左脚,故事发展就不会那么奇妙?我也曾想,或许我的高中生活就直接那样虚度,将躁动的血在六月份平息,梦遥路远的日子里,毫无挂念地顺利打怪升级,和朋友喝凌晨三点的酒,脑海翻动寻找九点钟偶遇的妞。少年时代的爱情幼稚却真心,没想到的是我也由于追女生而脑壳发昏。轰轰烈烈的爱情的确是十八岁的最佳体验,零零散散的时间里,短暂的相聚就如舌尖突然爆破的爆珠香烟,直冲大脑的薄荷味道这一生也难忘。





「路柏川,你最好和我在一起,不然你的篮球再也不会归你。」



「嘿,我们就不要这样在一起了吧。」





不清楚的是女生的心思转变得如此之快,她留在车站前面,劝我将她留在十八岁的末夏。我忆着她清淡的梨花香水气味,挥手向踏往远方的我道别,于是再也没有再见,我的爱情也再没开过花。



铺稿,提笔,抿唇落墨。



「写给2013年夏天:

? 我将我怀念了半生的青春还予你

? 以爱之名,你还愿意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