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运行环境禁止了 JavaScript 的执行,请开启后重新打开该页面! 慢慢喜欢你 - 壁花L女爵 - 亚搏娱乐网站

慢慢喜欢你

那年初夏,他们相遇了。

那天,他躺在学校操场树下偷懒,他被三四个男生围堵,遭遇校园霸凌。

被欺负的他,下意识护着拉小提琴的手。

被吵闹打扰的他,低沉着声音说:“喂,有完没完了,都是成年人了,还来小学生那一套吗?”

带头的男生见来人,竟是导演系大三的萧帅学长,松开那只不懂得反抗的“小白兔”的衣领。

“这家伙出了名的狂,我们惹不起,走走走,快走。”

萧帅拍拍裤子上的灰,心说,这丫跑的真够快的。

只留下呆呆的小家伙。

萧帅走过去,捡起被刚才那伙人抢走丢到地上的小提琴包,递到他手边。

小提琴包没有小提琴的重量,抱着个空的小提琴包,应该是对他很重要。

萧帅这样想着,便对他的说:“喏,你的东西,是很重要的东西吧,好好保护才对嘛,以后再遇到那些人,打不过,躲着走总会吧?”

他小声说了句谢谢,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萧帅耸耸肩,挠挠头。

两个人再次相遇,是在学校食堂。

萧帅一眼认出在食堂帮厨的那个小子。

“小学弟,我们又见面啦,上次我帮你解围,要不要请我吃饭呀?”

几句平常不过的调侃,他却很认真的说,“我现在没那多钱,可不可以等我有钱了,再请你?”

这个学弟,有点难搞。

好友见他跟传闻里的男生搭讪马上阻止他。

“香帅你疯啦,你知道那是谁吗?”

萧帅摇摇头,表示自己对他一无所知。

“还记得两个星期前,音乐系有人跳楼自杀吗?”

萧帅仔细想想,“好像是有这么件事情,怎么了,跟他有关系不成?”

“关系大了去了,死掉的是音乐系的楚清朗,听说长得不错,好像已经被哪家演绎公司相中了,准备让他去做练习生呢。”

“那他自杀,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听我慢慢跟你讲呀,其实我也只是听说的,这个一看就人畜无害的小子,也是音乐系的,跟楚清朗是室友,好像叫什么子俊,因为长的太像女孩子,老被自己班上的男同学欺负,都是楚清朗一直在护着他,不久就有人传他们关系不清不楚,根本不是同学室友那么简单。”

萧帅看了一眼,唯唯诺诺的他,大概是在怕大家吧。

“就算他们俩有事儿,跟跳楼事件有什么关系?”

萧帅有些不耐烦,好友一直讲不到重点。

“当然有,楚清朗跳楼自杀之前,他们两个大吵了一架,大概是跟楚清朗出国留学有关,很有可能是要跟他分手,他不同意,两个人就在天台争吵起来,结果楚清朗就掉下来了,所以好多人在传是他把人推下去的,不过,警方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人事他杀的,反正现在没有人敢靠近他,都觉得他晦气。”

萧帅冷哼一声,大吼道:“就你这一句一个听说的,就把好好的一个人当成瘟神,你自己觉得合适吗,吴凡?”

“喂喂喂,咱还是不是兄弟了,你至于吗?”

吴凡不太理解萧帅为什么生气。

萧帅只是觉得无凭无据的听说,把好端端的人道德绑架,不太好。

那年暑假,他们在当地的一家民谣吧里,看到对方。

萧帅是和朋友一起去庆祝自己拍摄的微电影拿到大奖,而子俊是在找兼职。

吴凡提醒萧帅,看门口。

萧帅一抬头,看到背着小提琴包,在门外徘徊,一直犹豫要不要进店的子俊。

萧帅放下端到嘴边的酒,走到门外,双手放进浅色牛仔裤的口袋里,跟这个迷迷糊糊的小人儿打招呼。

子俊吓了一跳,准备逃走,却被对方拦住。

萧帅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拉着他进去。

吴凡见他把瘟神招了过来,有些抵触。

不太想跟流言蜚语里的主角打交道。

萧帅向非同校的小伙伴们介绍这个看起来一阵风能刮跑的小子。

一起制作微电影的朋友们说,他这个小学弟的脸在时下网剧里挺吃香的,问他要不要拍电影。

子俊很不习惯被人关注,只想赶紧离开这。

萧帅看出他的不自在,便对朋友们说:“都给我少说两句,看把人家吓的。”

这时,民谣吧的老板走到来,跟他们寒暄几句。

“兄弟们吃好喝好玩好,酒够不够,不够,我让服务员再拿点。”

萧帅一行人,站起身,礼貌的说:“好的,胖爷,您忙吧。”

“对了,你来这干什么?”萧帅觉得这种地方不是小白兔会来的地方。

子俊很小声的说:“我来找工作。”

“什么?”

他声音太小,萧帅什么也听不到。

萧帅身体前倾,把耳朵凑近子俊。

子俊下意识向后躲了一下。

萧帅抬眸看看惊慌失措的他,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他长的确实怪好看的。

子俊推开他,抱着小提琴包落荒而逃。

萧帅后来才知道,这家伙原来是去找兼职的。

出于自己的小愧疚,把子俊介绍给了民谣吧的老板,让他在民谣吧里工作。

吴凡问过萧帅,问他为什么这么帮他。

萧帅自己也说不清楚,不知道为什么总放心不下他。

初秋的一个周末晚上,子俊正在民谣吧里认真工作。

被一个喝醉后,误将他当成女生的客人骚扰。

萧帅刚好出现,为他解困。

喝醉的客人借着酒劲,跟萧帅起了冲突。

有人报了警,很快相关人员被带去派出所。

“对不起。”

子俊小声道歉。

萧帅用舌尖舔了舔被对方打破的嘴角,说道:“你道什么歉,又不是你打的。”

“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受伤。”子俊紧皱着眉头,很苦恼的样子。

萧帅伸出手揉乱他的头发,“喂,你听着,我跟那个人打架,是因为我看他不顺眼,跟你没关系,不要有负罪感啦。”

子俊还是很愧疚,从派出所出来后,让萧帅等着他。

自己跑去24小时营业的药店去买消毒用品,给他处理伤口。

萧帅痛的呲牙咧嘴的说:“不是我说你,小学弟,你能不能试着反抗一下,在学校也是,被他们欺负,你就这么心甘情愿?”

“可是,他们说的也没错,那个人会发生意外,跟我确实有关系,这是我应该承受的。”

萧帅看着一直把自己摆在罪人位置的子俊,小心翼翼的问出口。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方便告诉我吗?”

子俊轻叹了一声,点点头。

原来他们很早以前就认识,楚清朗是他妈妈的学生,他们在一起学小提琴,他母亲去世后,楚清朗经常去陪他,时间久了,他们的关系越来越近。

楚清朗把这份比友情更浓郁的感情,视为珍宝。

渐渐的他对他的情感释放,越来越不像一个朋友,更像是要把他占为己有。

“他是喜欢你吧?”萧帅听到这里问道。

子俊没有回答。

“他对我而言就像兄弟一样,没有别的,可是他……”

子俊哽咽了一下。

楚清朗之所以会跳楼,是因为子俊拒绝了他的好意,他以死相逼,结果意外坠楼。

“他掉下去的时候,我是想去救他的,就差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我没有抓住他。”子俊落下泪来。

萧帅有些不知所措,没有说一句话,把这个受伤的小人护进怀里。

从那之后,萧帅有意无意的出现在子俊面前,替他解围,渐渐的没人再找子俊的麻烦。

冬天来临之前,他消失了。

带着他没有小提琴的琴包,再也没有出现。

萧帅只是听说他生了病,被家里人接回去了。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他没有对方任何的联系方式,仔细想想从一开始,就是他在自作主张的对他好,从来没考虑过对方有没有接受。

萧帅自嘲一笑,看着镜头里的世界。

寒假归家,三五成群的玩伴们商量商量,打算在过年之前去泡温泉,去去霉运。

面对好友们真诚邀请,加上他们真挚的表情,萧帅不得不答应。

“哥,能不能带我一个?”萧美闯进萧帅的房间,一脸期待的问。

正在收拾背包的萧帅吓了一跳,把毛巾丢到妹妹脸上。

“臭丫头,你是想谋杀亲兄吗,吓死我了。”

萧美并没有因为萧帅朝自己丢毛巾发火,竟乖巧的跟哥哥道歉。

萧帅享受着顶级按摩服务,说:“一群大老爷们儿,你去算什么,不行,万一你再出个什么事儿,咱爸咱妈非弄死我不可。”

“哎呀,好哥哥,你就带上我吧,实在不行,我叫上薇薇一起,你不是早就想追人家了嘛,我帮你呀。”

萧帅实在是拗不过妹妹,无奈之下,答应了妹妹。

到了度假温泉小镇,他们之前预订过房间的旅店老板早已恭候多时。

老板看上去应该有五十多岁,体形偏瘦,但有力,身姿挺拔,感觉像是在部队待过的退伍老兵,皮肤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正一脸笑容的看着这些来玩耍的孩子们。

他把萧帅一行人接上车,朝自家旅店出发,路上跟他们讲了很多周边比较好玩的地方。

他的旅店离温泉小镇出口不远,很快就到达目的地。

旅店老板先下车,把自己的孩子叫出来,帮他们拿行李。

萧帅一脸震惊的盯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小子。

子俊也着实吓了一跳,提上女生的行李,转身要走。

萧帅叫住准备转身离开的人儿,“子俊学弟,我们好久不见。”

子俊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径直离去。

旅店老板略显尴尬,笑了笑说:“这孩子有点怕生,不怎么爱讲话,真不好意思。”

“没事,叔,我已经习惯了。”

萧帅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突然玩失踪的人。

跟子俊爸爸闲聊的时候,萧帅得知,子俊根本不是生病请假,而是发生了意外,现在仍在康复期间。

“怪不得,总觉得他走路怪怪的。”

萧帅莫名的想发火,自己也说不清,大概是自责吧,那段时间,他们几乎每天都打照面,他发生意外,他不应该第一时间知道的吗。

子俊爸爸欲言又止的喝了几口茶水,才问出口,说道:“你是俊俊的朋友吧,他在学校的时候,过得好不好,这孩子受伤之后,我赶去医院,警察告诉我,他们怀疑是有人故意开车撞的俊俊,可是问他吧,他什么都不说,所以……”

“什么?”萧帅脑子懵了一下,站起身,有些大声的说,“叔,什么意思,子俊是被人故意撞伤的?”

子俊爸爸连忙站起来,把萧帅往沙发上按,慌忙的说:“小声点,你别急,警察也只是怀疑,现在肇事司机还没有找到,我见你对我家子俊的态度,应该是朋友,所以才想问问。”

看样子,子俊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他家里人是不知道的。

萧帅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我是子俊的学长,我们不是同系的,我是导演系大三的,他经常在食堂帮工,所以我们在食堂老见面,时间久了,就认识了,子俊人缘很好的,学校的老师呀,宿管阿姨呀,图书室的管理员呀,就连学校的保洁阿姨伯伯们,都很喜欢他的。”

子俊爸爸听萧帅这么说,放心不少,“那,他跟同学的关系怎么样,你也知道,子俊不怎么爱说话,所以我怕他跟同学的关系不好。”

“他是不怎么讲话,但不妨碍我们喜欢他。”

萧帅露出笑意,说着善意的谎言。

喜欢?

大概只有他的家人是真的爱他了吧。

子俊在厨房后门往屋里一瘸一拐的搬着新鲜的食材。

萧帅见状上前把他手里的蔬菜筐夺过来,说:“这,放到什么地方?”

“把菜筐还我!”

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回事,好像在故意躲着他。

萧帅没有理会他,把蔬菜筐放进厨房。

子俊刚要离开,萧帅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把他逼到墙角,有些火大的看着面无表情的人儿。

“喂,你怎么回事,突然不见不说,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不说,好不容易又见面了,连跟我说话都不想。”

子俊挣扎着说:“你放开我!”

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抗拒他。

本以为之前那些种种,他们应该很熟悉了,等到这家伙开始在自己面前笑了,怎么会这样。

“你到底发生什么事儿?”

子俊却像受到某种强烈的创伤刺激,开始大叫起啦,竟然昏了过去。

他在梦里拼命的大声呼救。

殊不知他喊出声的名字主人就坐在他床边。

萧帅很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旅店老板给了他一串手机号码,“这是负责子俊案子,黄警官的手机号,你最想知道的,他会告诉你。”

萧帅立马拨通了号码,然后静静的听对方讲从接到报警电话赶到事发现场见到的一切。

“他不只是被人撞伤,在被车撞之前,他已经受到了可能这辈子都无法从记忆清除的创伤。”

萧帅谢谢黄警官把这一切告诉他。

一言不发的呆坐着。

他的眼水已经夺眶而出,他赶紧擦干它们。

PTSD。

创伤后应激障碍一种精神心理疾病,是在受到各类伤害后出现的精神障碍。

在医学院大三的萧美,轻而易举的说出子俊的病症。

“得了PTSD的患者,几乎无法治愈,可能听到相关的词或者是看到有关的人,都会触发他的不良情绪。”

“就像老哥你刚刚那样,他就会在脑子重现当时所有的画面。”

萧帅不知道该怎么,自己无心的举动,居然让他……

萧美看着眼前的光景,小心翼翼的试探,“呃……你们,你们两个,不会是……”

萧帅后知后觉的松开子俊不安的手,尴尬的离开床边,挠挠头说:“今天天儿不错,走走走,出去转转,让子俊好好休息。”

萧美被哥哥推着离开阁楼的房间。

心说,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的,你打哪看见天好了。

这两个人肯定有问题。

临近过年,萧帅他们也已经在温泉小镇留宿一周了。

这一个星期里,他想尽办法再次拉近他们的距离,可,都是徒劳无功。

临走前,萧帅把自己的号码留给了扭扭捏捏的子俊。

让他记得有事打电话。

过年了。

萧帅跟家人一起,回了老家,一大家子人围坐在餐桌上吃年饭。

传说中的七大姑八大姨们上阵,先是说他的专业以后不好混饭吃,然后是让他赶紧找个女朋友,最好是一毕业就能结婚。

接着是说萧美,一个女孩子要那么高的文凭干嘛,大学毕业赶紧嫁人,说什么女人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天天往外跑什么。

两个人在一边进食一边迎合长辈们点点头,笑眯眯的说知道啦。

饭后,他们随便编了个现成的借口,溜出家门。

萧美坐在村口的石墩上,说:“可算逃出来了,哥,我们非要每年过年都回来吗?”

“不回来怎么办,咱爷爷奶奶年年就盼着这几天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在一起呢,再说,咱爸咱妈不在家,你会做饭吗?”萧帅点燃一根烟,递给萧美一支。

“我们可以点外卖吃。”萧美接过香烟,只是闻了闻没有点火。

萧帅正准备说什么,手机响了起来。

是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喂,你好。”

“你好,是……萧帅吗?”

“叔?”

萧帅听出来对方的声音后,站直身子。

子俊爸爸很不好意思的吞吞吐吐的跟萧帅说:“新年好,这大过年的,我本来不想打扰你的,可是……”

“叔,您客气了,怎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子俊爸爸叹了口气,说,“你们走了之后,子俊已经好久没有开口讲过一句话了,前些天还能吃点东西,可是这两天啥不吃,就是坐在店门口发呆,今天实在撑不住了,已经发一天烧了,嘴里一直喊着你的名字说梦话。”

萧帅一边说一边往家走,说:“叔,你别着急,我这就过去,大概两个小时。”

“喂喂喂?”子俊爸爸话还没说完呢,萧帅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看着发烧的迷迷糊糊的儿子。

“唉,这可怎么办。”

萧帅跟萧美解释发生了什么,拉着她一块儿去。

萧帅对老爸老妈说,他开车带萧美去城里转转,说好久没回来了,想去看看变化大不大。

“这大晚上的,不行,明天白天再去。”萧母不同意,怕这两个好不容易养大成人的大儿子大闺女出什么意外。

萧美向母亲撒起娇,说:“妈,您别怪我哥,是我,我不想睡炕,才闹着我哥带我去城里住酒店呢,你又不知道您闺女我皮肤多嫩呀,您也不想我浑身过敏吧。”

“行行行,就你鬼主意多,但是不能乱跑,听到没有?”

“是,谨遵亲妈教诲。”

萧帅在路上一刻不敢耽搁。“你说你不就行了,非拉上我干嘛。”萧美极不情愿的说。

“谁让你是医学院的学生,有人生病,你不来,我也不懂呀。”

萧美想了想问道:“哥,你是不是喜欢子俊?”

萧帅支支吾吾的没有正面回答。

嗯,是喜欢。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已经不记得了。

他其实已经有打算去告白,结果人不见了。

雪花慢慢悠悠从天空飘下来。

萧帅看着躺在床上虚弱不堪的子俊,又急又气。

“应该只是单纯的感冒发烧而已,用点退烧药,多吃点有营养的食物,提高免疫力。 ”萧美简单的查看了一下子俊的情况。

子俊爸爸着急的说:“现在问题是他什么都不吃。”

萧帅端起刚熬好的白粥,说:“我试试。”

子俊听到有人在叫他,抬起沉重的眼皮。

他没想到眼前竟是他心心念念的人。

子俊用仅存的一点点体力想坐起来。

萧帅赶紧放下盛满粥的碗,扶他起来。

“慢慢来别急,来来来,喝点粥,把药吃了,再睡。”

子俊点点头,乖乖的喝了粥。

萧美陪着子俊爸爸悄悄的离开房间。

次日清晨。

萧美对正在认真铲雪的萧帅说:“哥,我先回去,你在这好好照顾子俊,爸妈那边,我随便找个理由。”

“谢啦,我的好妹妹。”萧帅揉了揉萧美的头。

萧美直呼肉麻。

走之前,萧美很认真的问自家老哥。

“哥,你是gay吗?”

“说什么呢,我当然不是啦,只不过我慢慢喜欢的人,刚好,也是个男的而已。”

萧美其实只是一句玩笑话,萧帅却很认真的回答。

他之前已经做好了决定,他不需要迟疑。

“我的傻哥哥呀,你能这么想,证明你一点也没有惧怕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不说别的,就咱爸咱妈,他们都不一定能接受,自己的儿媳妇是个男的,不过,我相信老哥,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萧美对哥哥的态度狂点赞。

“放心吧,还有我呢,我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我也会劝咱家二老接受现实的。”

萧帅把妹妹送上回去的大巴车,返回旅店照顾子俊。

子俊的身体状况慢慢好起来,紧绷的神经也随着萧帅的陪伴渐渐放松。

每天他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和做好的但没什么卖相的早餐。

萧帅会一脸阳光灿烂的笑着,说:“早啊,子俊。”

子俊会躲进被窝里,从被子发出闷闷的声音,说:“出去!”

萧帅无奈的摇摇头,走出房间。

他喜欢他,从第一次他出手相救开始,他在一点一点的喜欢着他。

出事的时候,他也想联系他,那个时候他才发现,都是他主动在接近他,他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他,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去联系他。

他被整的很惨,惨到令他精神出现问题,可不能告诉任何人,因为伤害他的人提过萧帅,他不想他有事。

他被那些人折磨了大概三天之后,在一条他从来没去过的马路上,把衣不蔽体的他扔下来,开车的那个人冲他笑着,一脚油门撞在他身上。

子俊从噩梦中逃出来,惊出一身冷汗。

寒假过后,子俊大病初愈返回学校。

对他嘘寒问暖的也只有在学校里工作的老师、管理员、保洁员等等。

不同的是他会腼腆的笑着对他们说谢谢,而不是躲开对他好的人。

发现他居然有这种转变的人,在暗处咬牙切齿,似乎很不满他的回归。

子俊坐在学校图书室靠窗的位置上,看着外面长出新枝的嫩柳,心情很好。

萧帅把考研的书籍砸在子俊头上说:“发什么呆呢,再不好好学习,你可要留级了。”

子俊委屈的嘟嘟嘴,小声嘟囔着,“我才不会留级呢。”

“哎呀,还学会顶嘴啦。”萧帅一把捏住他有点肉感的脸蛋,“老子,把你养肥了,你就这么报答我吗?”

子俊一脚踩在他限量的AJ上,顿时眼泪直流。

他不是脚痛,是心在痛。

“这是我刚买的,第一次穿。”说完,装作昏厥,把自己身体的重量压在子俊身上。

子俊有些喘不上气,拍着桌子,用尽可能不影响其他同学的音量说:“萧帅你快给我起来,我难受。”

“不行,我现在被你打伤了。”萧帅耍赖,不愿起来。

“快点起来,我没办法正常呼吸啦。”

子俊难受的张口出气。

萧帅在他耳边说:“那好办,我给你人工呼吸,这样你也能抢救我呀。”

子俊的小脸一下子红到脖子。

萧帅趁其他人没注意,一口咬在子俊脖子上。

子俊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推开了萧帅,以自己最快的速度离开。

这下子,引起了图书室里所有人的注意。

萧帅憨憨的笑着说:“不好意思,大家继续,继续。”

子俊跑到学校的小树林里,瘫坐在地上,抱紧浑身发抖的自己,尝试着平静下来,调整呼吸。

这时,他身后出现了他噩梦的源头。

女生阴阳怪气的说:“做那种事情,你居然还有脸待在香帅身边,你还真够不要脸的。”

她把事先准备好的一叠照片丢在他身上。

“你说这些照片要是让香帅看到,你会怎么样?”

“什么照片?”

萧帅认出了这个说话恶毒的女生,“这是林伯伯家的大千金吗,你怎么在这?”

女生看到萧帅变得娇滴滴的说:“萧帅哥哥,什么千金不千金的,叫我妙妙呀。”

萧帅扶起心境即将崩塌的子俊,撇了一眼地上散落的照片。

“别叫我哥,我有妹妹,再说我们根本不认识。”

萧帅横着抱起一直在发抖的人儿,对林妙说:“在我没有报警之前,赶紧滚蛋!”

林妙从来没有被这么对待过,这就像自己被人扒光身上的衣服,被人直视,那样的屈辱。

“子俊你给我等着。”

林妙的报复,来的很快。

那些不能被人发现的秘密,被贴满整个校园。

子俊住进了医院。

这次不是身体的伤,而是心灵创伤。

子俊的精神科主治医师,是萧美的同校学长,为人正直,对病人格外爱护。

为什么说爱护,因为他的病人受到的伤害不是用针线缝合,就能愈合的。

萧帅不敢把子俊的事情告诉子俊爸爸,所以他担负起治疗子俊的一切。

易浩扶扶眼镜问道:“子俊有什么喜欢的吗?”

“他应该很喜欢小提琴吧,不过,他父亲说,从他母亲去世之后,他再也没有拉过小提琴,子俊爸爸说他就像是为小提琴而生的一样。”

萧帅看着病房里靠药物安静熟睡的子俊。

易浩摸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说:“如果是你对他讲想听他的小提琴,你觉得他会同意吗?”

“这么做,对他有好处吗?”

“当然,兴趣疗法,让患者从事感兴趣的活动,可以减弱他的一些不良情绪,说白了,就是分散注意力,需要你的配合,他现在很难让陌生人接近他,所以你必须要陪伴着他。”

易浩说完拍拍萧帅的肩膀。

萧帅明白接下来是场硬仗,只能赢。

子俊坐在车里,一言不发。

萧帅笑笑说:“今天天气真不错,很适合户外运动,易医生,说你状态很好,特意让我把你接出来,你猜我们要去哪?”

子俊没有回应。

萧帅还是笑着。

那是并不开心的强颜欢笑。

萧帅带着他来到提前打过招呼的琴行。

老板是位刚刚大学毕业的音乐系学生,在大学里主修小提琴。

子俊一进门,老板开始演奏,以此拉近他们的距离。

这个方法还是很有用的,子俊慢慢放松警觉,去触摸展示架的小提琴。

萧帅很感谢琴行老板,说道:“宝哥,真的太谢谢你了,以后还要麻烦你呢,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别这么客气,子俊也算是我的学弟,他的情况,我已经跟老师说过了,原来苏老师跟子俊妈妈是大学同学,知道怎么回事以后,苏老师决定免费教他。”琴行老板说完,萧帅有些激动的抱了他一下,一直说谢谢。

琴行老板轻咳两声,让萧帅淡定。

“不过,修琴的钱可一分都不能少。”

原来萧帅几日前,联系过子俊爸爸,让他把子俊妈妈生前一直用的小提琴寄过来,他想让子俊重新奏响它。

萧帅提着各种各样的营养品,领着子俊来到苏老师家。

按响门铃,出来开门的是苏老师的爱人。

苏夫人是位舞蹈家,举手投足彰显出她舞蹈家该有的优雅气质。

苏老师很严肃,但是在开始跟子俊讲话的时候,态度变得温和起来,语气也变得轻柔。

大概是怕子俊会受到惊吓吧。

苏老师问子俊会什么曲子。

子俊紧紧的捏着萧帅的衣角,躲在萧帅身后,很小声的说:“Gone with the Wind。”

“好曲子。”

苏老师说完,拿起小提琴演奏着凄美动人的爱情,他的运弓饱满且极富倾诉力,能从他那炉火纯青的演奏技巧中感受到力和美。

苏夫人端着水果来到琴房,对萧帅说:“是不是很震撼?”

萧帅点点头,说:“音乐,我不懂,但是苏老师的小提琴真的是太有感染力了,太美了。”

“当年我就是被他这副样子迷住了,疯狂的追求人家,终于还是到手了。”苏夫人一脸迷恋的看着挥洒全部热情的苏老师。

苏夫人对舞蹈的热爱也不亚于苏老师对小提琴的热情,一直奔走于各大公演舞台,所以他们夫妻俩一直没有孩子。

萧帅跟他们熟络之后 有问过他们,为什么没有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

苏老师说他这辈子照顾好他的太太就很知足了。

苏夫人说苏老师就是她的一切,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需要一个孩子来维系。

“帅帅,你和子俊难道不是这样吗?”苏夫人见两个孩子形影不离的待在一起,他护着他,他依着他,“你们这个样子,就是很多人口中爱情最美的样子。”

萧帅眼睛里在用琴声告诉全世界我还好的子俊,跟苏夫人眼中的苏老师别无二样。

嗯,他很爱他。

国庆节放假前几日的某个傍晚,萧帅和子俊在苏老师家吃过晚饭,苏夫人告诉了他们一个秘密。

萧帅沉默了好久,好像做好了什么决定。

子俊国庆放假前,病情得到有效控制,易浩同意他出院。

萧帅买好飞往成都的机票,他们要去旅行,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当晚,在幸福摩天轮的最高点,萧帅深情表白。

子俊一脸嫌弃的说:“又不是在演偶像剧,你这也太爱演了吧。”

萧帅装作不高兴的样子,哼了一声说:“你以为我想呀,看攻略的时候,很多人推荐这里,说什么表白成功率高达99.9%,什么嘛,你这一点也不感动,嘁,早知道我就不通宵研究什么攻略了。”

子俊以为他真的生气了,自己拿过那枚情侣对戒,让萧帅帮他戴上说:“这个戒指挺好看的,给我戴上。”

“遵命,我的小少爷。”

两个人从游乐场出来之后,手拉着手的去提前预定过位置的餐厅享用烛光晚餐。

音乐餐厅里鹅黄色的灯光透出温馨二字,子俊借故去洗手间离开座位。

萧帅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一直躲避人群,生了病的男孩,竟拿着自己的小提琴,走上舞台,说了很多感谢他的话,餐厅的所有人为他鼓掌,他鼓起勇气用他最爱的小提琴表达出他对他的爱慕。

子俊在餐厅的这段表演,被在场的客人录下来传到了网络上,一时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子俊演奏小提琴时忘我的神情,难度极高的曲子,他轻松、准确、快速的用手指在琴弦上舞蹈。

深秋的一天,一封来自卢卡音乐学院的邀请函寄到萧帅和子俊的出租公寓里。

子俊想也不想,直接打算拒绝这雪中送炭的学习机会。

“为什么,多好机会,再说你现在也不可能回学校了,趁着机会,换个环境,至少要把学业完成吧?”萧帅不明白子俊为什么不想接受他一直梦寐以求的学府寄来的入学邀请函。

子俊嘟着小嘴巴,皱着小眉头说:“出国学习,那要多少钱呀,而且意大利很远的。”

“意大利不远呀?”萧帅突然明白了什么,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说,“你是不是怕以后不能天天见到我了?”

子俊避开萧帅炽热的眼神,结结巴巴的说:“谁想天天见到你呀,天天在我耳边嗡嗡的说个不停,我都快烦死了,巴不得你离我远一点嘞。”

“那好呀,你就接受邀请。”萧帅坏坏一笑。

心说,还让你嘴硬。

谁知人家梨花带雨的说:“你是不是后悔了?”

萧帅不知所措的说:“我后悔什么呀,好好好,怕了你了。”

子俊擦掉眼角的泪,心情大好的哼着小曲,去回电子邮件。

萧帅暗暗下定决心,不能再对这个家伙心慈手软了。

“你真不想去吗?”萧帅站在子俊身后一只手放在他的椅子上,另一只手撑在书桌上问道。

子俊合起汉英对照词典,抬眸看着一脸郁闷的萧帅说道:“你放心我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吗?”

被他的小模样撩到的某人别过头去,说:“谁跟你说是一个人去了,我想去还不简单吗。”

“真的?!”子俊期待的望向差点忘了自己是富二代的萧帅。

萧帅关掉电脑显示器,拨通正在解剖室里盯着尸体流着哈喇子的萧美的号码。

“喂?”萧美正准备大骂打扰她欣赏新鲜尸体的萧帅。

萧帅先开口说道:“好妹妹,忙我个小忙。”

六年后。

萧帅一边系领带,一边对还在倒时差的子俊使用叫醒服务。

“臭小子,别睡了,快醒醒,今天晚上的颁奖典礼,你是开场啊!”

子俊躲进被窝里,翻了个身,继续睡。

萧帅随手把自己的毛巾朝子俊砸去,然后无奈的亲自服务,把人从被窝里拉出来,丢进浴缸里,给他洗澡洗头发。

子俊睡眼惺忪的任由萧帅摆布。

萧帅叼着刚刚点燃的香烟,帮瘫坐在地毯上毫无生气的子俊吹干头发,说道:“真是服你了,既然这么累,为什么还要答应接今天晚上的工作呢。”

子俊慵懒的用沙沙的嗓音说:“不行,今晚我必须去,不能是别人。”

“哎,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长大,也就我,能忍你这小孩子脾气。”萧帅说着气话,却宠溺的揉着子俊的头发。

萧帅荣获实力最佳青年导演奖项,获奖感言里多次提到为颁奖典礼开场的艺术家对他的事业作出的贡献。

窝在沙发里观看这场典礼电视直播的苏家夫妇依偎在一起。

苏老师看着镜头在爱徒和萧帅之间不断切换的画面,想到当年的一件事情。

“那年,你跟这俩孩子说了什么,萧帅那孩子跟咱家俊俊告白了?”

苏夫人魅惑一笑说道:“没什么,就是告诉这两个小家伙,我们怎么走到一起的,我为了你苏教授的名声,受了多大罪而已。”

“这还没什么,再说你可别讹我啊,你突然不见了,我还以为你自杀了呢,为你伤心了那么长时间,你倒好把自己变成女的回来了。”

苏夫人用拳头捶在苏老师胸口说:“你还好意思说,你一直不说你喜欢我,我还以为你只喜欢女生的,为了得到你,我只有遭点罪啦。”

“行了行了,我错了,我错了。”苏老师把苏夫人揽进怀里。

萧帅帮子俊整理了一下仪表。

“萧导演,子俊老师看这里。”

记者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这一时刻。

那年夏天,他们遇到彼此。

“子俊,你姓什么呀?”

“我姓子。”

他们坐在操场的大树下躲艳阳。

子俊因为萧帅这个傻问题,扬起花一般的笑容。

萧帅看着这样的子俊,露出迷人的酒窝。

最长情的是陪伴,最美的誓言是不离不弃。

(以上纯属本人胡编乱造,如有雷同,我只能说真巧,愿你们此生无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